央行禁止辖内支付机构提供服务,虚拟货币遭遇政策最高压

央行禁止辖内支付机构提供服务,虚拟货币遭遇政策最高压

• 作者 黄志平 •
2018年01月19日14:20 • 速途网

  
近期,央行营业管理部发布红头文件《关于开展为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付服务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据悉,该《通知》要求辖内各法人支付机构自文件发布之日起在本单位及分支机构开展自查整改工作,严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支付通道用于虚拟货币交易。各单位应于1月20日将自查情况、已采取措施等上报营业管理部。

  此外,《通知》还要求各单位应加强日常交易监测,对于发现的虚拟货币交易,应及时关闭有关交易主体的支付通道,并妥善处理待结算资金,避免出现群体性事件。

图片 1

图片 2

  于此同时,继昨日虚拟货币市场稍稍缓和之后,今日再次全线下跌。 

 图片 3

  以往,国内监管对于区块链和虚拟币的态度比较模糊,甚至在这些概念火起来之前监管并未过多的介入。直到去年9月份,央行等7部委禁止ICO,并将定性为投机、非法融资。随后,整治小组约谈火币、OKCoin币行等数字货币交易网站,各家之后也关闭了人民币交易渠道,但法币交易仍没有被限制。

  或许也正是由于这种留有余地的禁令并没有对币圈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以比特币为首的各类虚拟货币在大跌之后持续上涨,比特币最高涨至近20000美元。不过,虚拟货币市场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调节之后再次迎来监管风暴。

  元旦刚过,就有消息称,央行召开闭门会议要求限期关停比特币矿场。虽然最终被辟谣,但监管部门确实在考虑通过限电、取消用电优惠来逐步限制矿厂的发展。据悉,限制矿厂主要是考虑到资源浪费以及潜在的金融风险。

图片 4

  作为矿厂产量占全部比特币产量70%的中国,对矿厂的限制无疑是釜底抽薪,传闻国内的矿厂正考虑迁移至国外。但国外的环境同样并不友好,尤其是韩国,不仅开始对三大虚拟货币交易所进行税务审查,而且正在酝酿对匿名交易采取处罚以规范虚拟货币交易市场的实名制。而韩国对于虚拟货币的“限制令”曝光不久,比特币即出现大幅下跌。

  此次,央行再次宣布禁止通过银行进行虚拟货币交易很大程度上表明了监管部门的态度,而虚拟货币或许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徘徊在灰色地带,虽然不至于万劫不复,但重新翻身恐怕还需要视监管部门的态度而定。

  虽然虚拟货币被监管得越来越严,但是作为虚拟币技术支撑的区块链,国内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政策。

  如果说《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白皮书(2016)》算是一种官方态度的话,那可能说明监管机构或许想引导区块链在其他领域的应用,而非在发展完善阶段就触及极为敏感的金融领域,这个领域的波动对于整个国家的影响笔者不说想必各位心里也应该清楚。

  更何况区块链的显著特点就是去中心化,要接受这种设计以及验证其可行性总需要一定的时间。

原先探讨吃喝玩乐和西二旗八卦的互联网群,话题只剩下了买币,什么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新零售仿佛都成了古典互联网话题,唯有炒币才能跟上这波时代潮流。但很快,这波潮流就戛然而止。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提示,近期一些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幌子,行非法集资、诈骗之实。同日,蚂蚁金服对外表示,支付宝对于商户涉及虚拟货币交易的,会坚决予以清退,情节严重的将永久限制账户收款等功能。而在8月21日晚间,腾讯方面就已经有所行动,全面封禁一批区块链自媒体公众号,同样在支付渠道上,也限制个人虚拟币交易行为。曾让无数人为之疯狂的虚拟币,ICO(首次发行代币)彻底凉凉了。防范虚拟币打着“区块链”幌子行非法集资诈骗之实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央行、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声明并提示风险:一些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侵害公众合法权益。此类活动并非真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借炒作区块链概念,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而这些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的非法集资、诈骗行为还具有以下特征:1、网络化、跨境化明显。依托互联网、聊天工具进行交易,利用网上支付工具进行交易,风险波及范围广,扩散速度快。还有不法分子通过租用境外服务器搭建网站,实质面向境内居民开展活动,并远程控制实施违法活动。甚至有人在聊天工具群组中声称获得了境外优质区块链项目投资额度,可以代为投资。这些不法活动资金多流向境外,监管和追踪难度大。2、欺骗性、诱惑性、隐蔽性较强。通常会利用热点概念进行炒作,编造名目繁多的“高大上”理论,有的还用“大V”站台背书,宣称“币值只涨不跌”“投资周期短,收益高,风险低”,具有较强蛊惑性。但实际上这些虚拟货币都是通过幕后操纵虚拟币价格走势,设置获利和提现门槛等手段牟取暴利。3、以ICO、IFO、IEO等花样翻新的名目发行代币,打着共享经济的旗号以IMO方式进行虚拟货币炒作,隐蔽性和迷惑性较强。4、不法分子通过公开宣传,以“静态收益”(炒币升值获利)和“动态收益”(发展下线获利)为诱饵,吸引公众投入资金,并利诱投资人发展人员加入,不断扩充资金池,具有非法集资、传销、诈骗等违法行为特征。监管层认为,上述打着“金融创新”噱头,实质是“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资金运转难以长期维系。而在去年9月,监管层将初创公司利用ICO进行募资行为定性为非法,国内彻底禁止ICO,但依然有虚拟币交易平台将服务器放在国外,大量发行代币。时报君此前就多次报道过,ICO出现了一种新玩法——投票上币。出海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里面,币安、火币Pro均在自家平台发行了平台币,分别是BNB、HT,推出了“免费投票上币”的路数。阿里、腾讯全面封杀炒币交易腾讯早有所行动。8月21日晚间,一批涉区块链微信大号被封,其中包括火币网资讯、深链财经、金色财经、币世界快讯、每日币读等。腾讯官方透露,此次封停为永久封停,原因为“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今年7月9日,腾讯已经采取对虚拟币交易账号作出限制,具体包括两个方面:首先,限制平台收款账号的收款功能,禁止使用微信支付进行虚拟币交易收款;其次,限制个人卖家账号的收款额度,仅满足日常社交业务使用,限制虚拟币相关交易收款。8月24日,蚂蚁金服对外表态,支付宝对于个人账户涉嫌虚拟货币交易的,会根据情节采取限制账户收款功能甚至永久限制收款等处理措施。目前支付宝排查并关闭了约3000个从事虚拟货币交易的账户。蚂蚁金服表示,蚂蚁金服和支付宝高度重视虚拟货币交易的潜在风险,一直坚持不向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收单服务,并持续对通过个人账户进行虚拟币交易坚决打击,接下来支付宝和蚂蚁金服会继续严密排查涉及虚拟货币的场外交易行为,对重点网站和账户建立巡查制度,并对用户举报的情况第一时间采取措施。不仅腾讯、阿里出手全面封杀,8月22日,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社会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也发布了《关于禁止承办虚拟币推介活动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显示,为保护社会公众的财产权益,保障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防范洗钱风险,维护金融系统安全稳定,根据全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进一步开展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的通知》的规定,要求各商场、酒店、宾馆、写字楼等地不得承办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介宣讲等活动。如知悉相关情况,各商场、酒店、宾馆、写字楼等地要及时向区“处非办”报送。事实上,在今年1月17日,央行营业管理部发布《关于开展为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付服务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下称“整改通知”),《整改通知》要求辖内各法人支付机构自文件发布之日起,在本单位及分支机构开展自查整改工作,严谨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并采取有效措施方式支付通道用于虚拟货币交易。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称,为巩固专项整治工作成果,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下一步相关部门将进一步采取针对性清理整顿措施:  1、对124家服务器设在境外,但实质面向境内居民提供交易服务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采取必要管控措施,下一步将加强监测,实时封堵。2、加强对新摸排的境内ICO及虚拟货币交易相关网站、公众号等处置。3、从支付结算端入手持续加强清理整顿力度。虚拟货币普遍下跌根据Bitcoin网站显示,截至记者发稿,比特币价格为6527.87美元,市值为1124.6亿美元,目前价格相较比特币历史高位已跌去67%。而以太坊价格目前为1918.58
元,较历史高位跌幅超80%。受主流虚拟货币下挫影响,山寨币更是一路狂泄不止,近日专注于统计“死亡”虚拟货币的网站Deadcoins列出了最新的“死亡清单”,数据显示,迄今为止,已经超过1000个虚拟货币项目呈现出“死亡”特征,也即是价值归零,市场的暴跌让他们瞬间变成一串毫无意义的代码。目前随着虚拟货币狂潮逐渐降温,虚拟货币“墓碑”正在不断增加……  Deadcoins对死亡币的定义为:虚拟货币如果是一个被荒废的、被遗弃的骗局,网站荒废、没有节点,社交网络停止、成交额极低、钱包存在问题的项目,即可以将该虚拟货币判定为死亡,无论是毫无名气的项目还是臭名昭著的项目,只要具备其中一个或几个特征,就被宣判“死亡”。

1月19日,有媒体报道,近日央行营业管理部发布《关于开展为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付服务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辖内各法人支付机构自文件发布之日起在本单位及分支机构开展自查整改工作,严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支付通道用于虚拟货币交易。

这个消息加深了币圈的焦虑情绪。“怎么办?是不是要崩盘了?”“今天上午都愁死了。怎么办?”得知消息,多位玩家急切地向网易科技询问。

然而,在更大的范围内,这个新的通知却并没有掀起波澜。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告诉网易科技,央行营业管理部的管辖范围并不是全国,而仅仅是北京,再加上此次仅仅是要求支付机构“自查”,恐怕威慑力有限。网易科技在中国人民银行官网查询,证实了这一点,官网上对该机构的介绍是:“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是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在北京的派驻机构。在辖区履行贯彻执行国家货币信贷政策、维护金融安全与稳定、提供金融服务、外汇管理等各项工作职责,并以此支持首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发展。”

不过,央行对虚拟货币的监管,近期确实动作频频。

一脉相承的规定

早在2013年12月5日,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即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强调比特币不是货币,仅为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能在货币市场流通,金融机构不得开展相关业务。

在上述通知中,还专门强调了不得为客户提供比特币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服务。该通知原文为:“现阶段,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以比特币为产品或服务定价,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买卖比特币,不得承保与比特币相关的保险业务或将比特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比特币相关的服务,包括:为客户提供比特币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服务;接受比特币或以比特币作为支付结算工具;开展比特币与人民币及外币的兑换服务;开展比特币的储存、托管、抵押等业务;发行与比特币相关的金融产品;将比特币作为信托、基金等投资的投资标的等。”

至于为何专门发文通知支付机构自查,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猜测,可能是由于之前执行不到位造成的。

虚拟货币交易将迎全面打击?

《关于开展为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付服务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可能是央行近期一系列对虚拟货币监管行动的一部分。

1月16日,路透社报道称其获得了一份政府内部会议记录,会议记录显示,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提议应该禁止虚拟货币的集中交易,同时禁止个人和企业提供相关服务。也就是说虚拟货币的交易或将受到央行的全面打击。

潘功胜表示,国家和地方政府应查封为虚拟货币提供集中化交易的场所,从根本上断绝虚拟货币的交易。潘功胜认为还应该禁止那些为这类货币的集中化交易提供做市、担保、清算服务的个人和机构,例如在线“钱包”服务提供商。按照潘功胜的话来讲就是“与实体经济无关的伪金融创新不应获得支持。”

潘功胜还表示,政府应该封杀本土和国外网站,并对提供虚拟货币付费服务的平台进行处罚。他还呼吁地方政府调查那些帮助人们向海外汇出资金的服务。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挖矿来源,但潘功胜表示,政府应该采取措施禁止这种行为。他建议地方政府使用电价调节、土地使用、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引导从事这类活动的企业“有序退出”。

与此相应,已经有地方对此开始采取行动。中国比特币矿厂最为集中的地区之一是鄂尔多斯,据媒体报道,鄂尔多斯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1月4日发出《关于引导我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有序退出的通知》的通知。该通知分发至各旗区,市经信委、国土资源局、国税局、地税局、环保局,表示为限制虚拟货币“挖矿”产业与实体经济无关的伪金融创新,请辖内各部门多措并举,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引导相关“挖矿”企业有序退出,鼓励转型到国家支持类的云计算企业。

监管具有相当难度

不过也有观点对虚拟货币的全面监管抱有忧虑。

“虚拟货币现在已经是星火燎原,如没有系统治理与国际合作,恐怕很难禁绝。”北京网络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鹞向网易科技表示了这样的担忧。

他举了个例子,比如,鄂尔多斯多措并举,引导相关“挖矿”企业有序退出,但是由于巨额经济利益的诱惑,这些企业完全可以转站海外。

目前,虚拟货币的活动是在全球范围内展开的。以日本、德国、加拿大等国家对数字货币不仅完全支持,还推行各种政策推动该行业发展。

难以监管的问题在支付中也存在。网易科技发现像火币网这样的网站有显示推荐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蚂蚁金服向网易科技表示,此类虚拟货币的交易网站并没有调用支付宝或者微信的支付接口,只是场外支付,也就是双方达成交易意向后,互相转账汇款。在这种情况下,蚂蚁金服能监控的只是两个人之间发生了转账行为,但并不知道他们交易了什么。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