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秦再度推迟年报提交时间 股价重挫28.93%

网秦高管拟回购400万美元股票 股价大涨6.3%

• 2015年01月08日11:00 • 速途网

  昨日,网秦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董事长、联合创始人兼代理CFO史文勇及其他高管已于本周一回购了总值接近100万美元的股票,受此影响,网秦股价上涨6.3%收于4.39美元。

图片 1

  网秦在公告中披露,史文勇及其他核心管理层成员在12月31日制定了一份10b5-1计划,在交易窗口开放期间购买价值400万美元的股票。根据此项计划,他们已经与本周一以每股4.14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总数为23.95万股的股票,总价值达99.1万美元。因网秦外国私人发行者的身份,不能使用Form
4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其高级管理人员购买股份一事。

  网秦同时称,根据先前宣布的股票回购计划,公司在公开交易市场的交易窗口开放期间,能够用超过1000万的本金购买股票。

  去年12月23日,网秦曾宣布一项上限为8000万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对此网秦也表示,未来所有公司高层的股票交易都将在每个季度的财报中被公布。

作者:庆凡 微信公众号:略大参考

网秦再度推迟年报提交时间 股价重挫28.93%

来自 腾讯科技 2014-05-16 深度

摘要:2016年11月10日晚,网秦创始人林宇走在回家路上,突然五六个大汉冲出来,从林宇身后熟练地用布盖住头,将林宇拖进车后疾驰而去。事情发生不过几秒。此后是13个月的囚禁。

[ 转载自 腾讯科技 ]

图片 2

5月16日消息,网秦(纳斯达克股票交易代码:NQ)周四股价大幅下跌,原因是该公司称其将再度推迟年报的发布时间。

当日,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4:56(北京时间16日2:56)为止,网秦股价在纳斯达克市场的常规交易中下跌2.62美元,至7.61美元,跌幅为25.61,此前曾触及7.21美元的低点,逼近52周最低股价。过去52周,网秦的最高股价为25.90美元,最低股价为7.05美元。

网秦在周四早些时候宣布,该公司需要更多时间来完善其年报,称其目前正努力开展相关工作,争取尽可能快地提交这份报告。此前,网秦曾在4月30日宣布将把提交年报的时间推迟15天,当时该公司称其需要更多时间来完成针对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所提出之欺诈指控的调查,并对来自其审计机构的财务报告进行审查。

美国投资公司Canaccord分析师对网秦今日宣布的这一消息作出回应,宣布暂停对这只股票的评级及目标价。

浑水在去年10月份指称,网秦正在从事一场“大规模欺诈”活动。网秦在4月11日宣布,该公司发现了一个会计错误,这个错误涉及到2013财年第三季度及前三个季度中股权奖励支出遭夸大陈述的问题。

01

2018年9月10日,林宇被解救出来半年之后,将这段骇人的经历一切公布于世,引起轩然大波。除了有北京朝阳警方的立案,这段经历主要来自林宇自己的描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权威第三方予以证实,而涉及到的另一人史文勇,对这些描述给了完全相反的说辞,罗生门就此上演。

时间拨回到2016年11月,距林宇上一次出现媒体视野中已经过去了一年9个月。上次一次是2015年春节,网秦的官网博客上显示,突然辞去董事长职务小半年的林宇已经回到公司办公,但是那个时候他没有担任职位。

网秦并不是籍籍无名的公司——2013年10月因在美股遭遇了浑水做空成为极大的丑闻,加之董事长林宇的突然辞职,外界对此颇为关注。辞职之后的林宇一直没有在公共场合露面,被外界称为“失联”。

林宇辞职之后,他的高中同学,多年创业伙伴,也是网秦创始人之一的史文勇接下他全部职权。

▲图:网秦创始人团队。林宇

2015年春节林宇短暂回到公司时,腾讯科技立马前往采访,当时一名高层匿名表示,林宇身体状态不太理想,还在休息,要等身体完全恢复后才会正式回到公司上班。

但按照林宇表示,自2014年12月在自己不知晓的情况下被网秦宣布辞职,林宇的董事长兼CEO职位被史文勇接替,他在此期间不断向合伙人史文勇要求返回岗位。

史文勇曾答应在2016年底将公司归还给他,按照林宇自述,早在2016年11月10日,他就被绑架了。

林宇和史文勇之间斗争还未有定论,但是林宇忽隐忽现的那两年,即便从公开资料也不难看出网秦在做着资本腾挪——售卖资产以及借壳上市

网秦曾经做过一系列并购,包括飞流九天、国信灵通等,两年间,网秦急于出售这些子公司。

2014年12月,正是林宇被辞职的时候,网秦与香港上市公司野马国际签署了一份无约束力备忘录,出售所持有的游戏子公司飞流九天的全部股权,作价5.7亿美元至6.3亿美元。

根据备忘录,野马国际计划以发行新股的方式向网秦支付收购费用。如果交易达成,网秦这个子公司飞流则可以实现借壳分拆,在港上市。

但在签署备忘录8个月后,网秦又宣布,已经和清华控股和另外一第三方签署“具有约束力的框架协议”。根据协议,买方以不低于40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飞流100%股权。此协议宣告飞流借“野马国际”上市的计划破灭。

飞流九天在资本市场上名声在外——数次遭大股东甩卖。

网秦在当时急于出售的资产并不只是这一笔。在此次之后,网秦再次推动旗下北京天亚科创软件有限公司的交易以再次借壳上市,但在2015年12月,交易案终止。

屡战屡败,但同样是在2015年12月网秦终于实现了一次套现——签署股票出售协议,将在国信灵通的所有权益,以8000万美元现金出售给国信灵通创始人和CEO侯树立。

与此同时,网秦不停地寻找出售飞流的路径,彼时A股市场对于科技题材非常感兴趣,一些传统行业公司急于并购此类子公司,这是不错的套现路径。

2016年2月,网秦发布公告称,正在同金信融达、A股上市公司*ST皇台商谈将飞流100%股权注入*ST皇台进行资产重组的交易。皇台是一家酒业公司,而飞流是游戏公司,二者业务并无关系,但在市场题材和套现上,毫无疑问彼此存在需求。

但一个月后,*ST皇台宣布终止收购飞流,计划再次流产。

到了2016年5月,网秦再次准备将飞流脱手,以50亿人民币价格将全部股权卖给了A股上市公司王子新材。从名字就能够知道,这是一家材料公司。尽管王子新材一再修改重组方案,停牌7个月后,王子新材仍然宣布中止收购飞流九天。

一直到2017年,网秦还在“卖卖卖”——2017年3月,网秦以总价33.2亿元将飞流63%的股份与旗下直播公司秀色秀场的65%股权,卖给了清华同方旗下同方证券的关联基金同方投资基金。

而网秦一直在努力出手的飞流九天,按照林宇的说法,中间涉及史文勇伪造他的签名,“2016年的10月我发现,2016年1月史文勇涉嫌帮我签字,帮我把北京飞流78%的股权转走了”。

林宇说,2016年10月他正请律师提起法律诉讼,到了12月,他就被人绑架并且囚禁了。

02

林宇说,他经历了13个月的折磨,直到2017年12月28日被解救。

对于这13个月,林宇用“生不如死”来形容。

“每天戴着20多公斤的手铐,只有在横竖两米的范围内活动,而且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得我全身是伤。”林宇说。

林宇的体重也在13个月里减少了三分之一,“他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一位过去曾采访过林宇的人士在看到林公开在网络上的照片时颇为吃惊。

但是被解救后,网秦已经不是林宇所熟悉的那个网秦了。作为美股上市公司,它在2018年1月改名叫“凌动智行”,股票代码从“NQ”更改为“LKM”,主营业务智能汽车,跟以往的手机杀毒软件业务、游戏业务、直播业务八杆子都打不着。

但林宇看上去像跟不上节奏,在他的9月10日宣布自己“回归网秦”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的言论中,还在称公司为“网秦”。

▲图:林宇在微博上宣布“回归网秦”

不难看出新马甲下的网秦——凌动智行在资本市场仍然行为不矩。

2018年5月,由于自查发现会计的重大失误,不能按时提供2017年年报,当日股价暴跌50%。至今2018年财报尚未发布。

2018年7月,凌动智行以1.425美金定向增发B类普通股给China AI Capital
Limited,获2000万美元战略投资。但不难估算出,这个发行价远远低于账面上的现金等价物,相当于贱卖。

而在公开市场之外,网秦管理层之间存在不少流言蜚语,矛头仍然指向飞流九天的买卖——2018年5月16日,网上流传一份网秦公告称,史文勇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纳刘颖丽等,使用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作为其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同时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所有职务,由郭凌云担任董事长。

按照这个公告的数据,5.12亿是“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也就是说,史文勇购买飞流股份估值作价是46.545亿元,但最后飞流卖出售价是50亿元。如果公告所说属实,史文勇没有能够从这个套现行为中获利。

9月11日,林宇把这段经历公布于世时,史文勇立即给出了回应,双方各执一词。

林宇表示史文勇是绑架自己的犯罪嫌疑人,并宣布了董事会和管理层人员的调整安排,林宇给出的最重要证据是朝阳警方的立案说明,并称史文勇已经逃往海外。

但史文勇回应自己未收到公安调查或问询要求,董事会调整是假新闻,而林宇是在恩将仇报。史文勇给出的最重要的驳斥是,如果林宇是在12月28日被解救,警方不会到2018年8月3月才立案。他说:“一般像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立案都非常快,不可能搁了8个月才立案。”

目前史文勇并没有出现在公司,《第一财经日报》采访一名内部员工称,上周史文勇就出差在外,但具体所去地区属境内还是境外,她并不知情。

林宇在9月10日将此前遭遇在腾讯科技和凤凰网上发布,引起轩然大波,在采访中,林宇也发布了自己一些计划,包括调整管理层,在战略上也会有新的部署。林宇还通过媒体发表了公开信,称欢迎老员工回归。

但《第一财经日报》在昨日前去采访时,发现林宇被保安限制进入园区。

就在双方各执一词时,2018年9月11日,凌动智行发布了第三方调查报告。

执行这个调查的是独立法律顾问Loeb&Loeb
LLP,他们表示,在2016年因为一项调查引起公司内部监管问题指控,网秦的独立董事聘请他们来执行这个第三方调查,并成立特别委员会。

这份报告称,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2014年辞去职务的辞职信是未经其本人授权或批准的。

2014年是这个争端的起点。

“完整的故事实际上是从2014年我被辞职开始,当时我不在公司,同事在我的辞职介绍上敲了我的签字章,并不是我本人辞职。就相当于他代替我辞职,这是2014年”,林宇在2018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Loeb&Loeb
LLP调查认为,公司的一名雇员拥有林宇签名印章保管权,她曾借此在辞职信上盖章,在史文勇的指示下,该员工很有可能这样做。

03

目前诸多证据偏向了林宇“被绑架”“被离职”,但这并不能抹去一个重要的事实——即便是林宇在任时,网秦作为上市公司,绝不是一个名声清白的好公司。

林宇2005年创立了网秦,2006年邀请史文勇加入,以手机杀毒软件起家。2010年9月,收购了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33%股份,发展手游。

网秦在2011年5月美国纽交所上市,是第一家成功登陆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在IPO之前,网秦和飞流这两款手机软件都火了——在2011年的央视3.15晚会上,被贴上了“恶意软件”的标签,网秦串通飞流下载软件恶意扣取手机用户费用,联手坑害消费者。

▲图:央视曝光网秦串通飞流坑害消费者

不过这并不影响网秦笑傲资本市场,凭借着出色的财务表现,网秦的股价在2013年迎来了巅峰——达24.62美元,市值比挂牌初增长了100%还多。

好景不长,公司很多层面都显得漏洞百出。天眼查企业背景显示,公司上市之后网秦工商信息变更记录多达15次,包括经营范围、注册资本、法定代表人、住所等,甚至董事、经理、监事系列岗位。

这样的公司很容易被做空机构盯上,毕竟这是美股市场重要的获利方式。

2013年10月24日,浑水发布长达81页的调查报告,指责网秦严重夸大其营收和中国市场份额等等问题,将其称为“大骗子”,将其股票评级列为“强烈卖出”,目标股价为1美元。当天股价从前一天收盘价的22.88美元下跌到12.09美元。

当时网秦就开展了绝地反击,调整产品策略,甚至祭出了险招,延迟财报/年报发布——这个招数在后来数次被网秦使用。到了2014年一季度,股价成功反弹。

浑水死咬不放,2014年4月份,网秦公布2013年四季度财报,浑水立即发布了第二份质疑网的报告,指出网秦在继续作假,网秦的股价再次如雪崩一样不断下滑。浑水不断出击,先后发布9份关于美股上市公司网秦的报告。

因为浑水的纠缠,网秦更大的漏洞不断显示出来——因为2013年第四季度财报,和第三方审计普华永道爆发纠纷,独立审计方普华永道要求执行额外的审计流程,扩大对公司的审计范围,但网秦公告称解聘普华永道。

这种纠纷非常罕见,说明审计师对管理层的不信任,而作为上市公司而言,这意味着审计高风险。而随着浑水做空而来的股东集体诉讼,网秦更多不规矩的资本运作手法也被揭露出来。

诉讼指责公司于2014年进行了一系列有预谋的秘密并购交易,这些交易稀释了公司股东的股份。这两次交易包括后来又被网秦卖掉的秀色娱乐和一派天下,两次交易价格都比市场价格高,而网秦并没有向股东公告这些交易。

股东认为,无论是业务结构还是其他方面,都看不出这些并购对于网秦有任何益处。

除此之外,网秦递交2013年Form
20-F文件背后,股权结构出现大变脸——多出2亿股新股,原有股份被大大稀释。

可以说,当年是网秦让中国市场彻底认识到了美股市场的做空机构,就在市场几乎将这个公司忘记时,创始人之间的纠纷又再次把公众注意力吸引回来。

无论从公开信息、一面之词还是第三方报告来看,这都是一家坏公司。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