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概股游戏公司私有化,借壳上市开启大IP战略

史玉柱高位私有化巨人:业内称回归A股诱惑大

• 2013年11月30日09:10 • 华夏时报

  巨人网络宣布私有化!

  11月25日晚间,巨人向外宣布了这个略显突然,但又让所有人觉得情理之中的消息。根据巨人的公告,史玉柱将联合霸菱亚洲投资旗下的一个附属公司组成财团,以每股11.75美元的价格收购巨人网络(11.23,
-0.03, -0.27%)所有流通股,总交易价格约为28.2亿美元。

  半年前,史玉柱辞任巨人网络CEO,宣布退休,还将微博名改为了“史玉柱大闲人”,但是,退休后的史玉柱显然还没有彻底闲下来,最起码,还没闲到他所说的“主营业务是玩,副业是搞些公益”的地步。此番重新出山,主导巨人的私有化,史玉柱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错过最佳时机

  私有化一事,史玉柱怕是早就动了心思的。

  从阿里到盛大再到分众,TMT行业里,目前为止的几次大公司的私有化,史玉柱都不忘发言力挺。甚至对于老对手陈天桥,史玉柱都不吝言辞,赞其“威武”,称已经创造多个第一的陈天桥完成盛大私有化,是为了再创造新的第一。

  也正因为如此,外界一直将巨人列为最有可能私有化的公司之一,加上网游股在海外估值过低、巨人股权集中度高、史玉柱个人持股近半等因素,巨人私有化的难度和阻力也并不大。

  “不过,单纯从成本方面来考量,巨人还是错过了最佳的私有化时机。“一位熟悉美股的投资界人士表示。

  回顾巨人的股价表现不难发现,在2011年年中的中概股寒冬袭来后,巨人股价曾两个月内便遭腰斩,从7-8美元下滑到3-4美元,此后虽略有回升,但整个2012年都在5美元左右徘徊。在此期间,同样股价受挫的盛大率先启动了私有化,随后,连遭浑水做空的分众也选择了私有化退市,但是,力挺同行撤出华尔街的史玉柱自己却没有行动。

  到了2013年,中概股在美国的信任危机逐渐消退,股价开始集体回暖,近一年,巨人的股价更是走出了一条单边上扬的曲线,一路从年初的6美元,上涨到了10美元以上,涨幅达到七成。这也意味着史玉柱目前私有化的代价要远大于一年以前。

  “可是把时间拉得更长一点看,史玉柱其实还是赚的。”上述人士分析说,“盛大和分众的私有化虽然是在自己股价的低位进行的,但终归还是比当年的发行价高,巨人当年发行价15.5美元,现在回购还不到12美元,不仅从资本市场要来一大笔无息贷款,投资人还每股都倒贴了好几块钱。”

  至于错过最佳时机,一位熟悉巨人的游戏界人士表示,“私有化毕竟还是需要一大笔钱的,前两年史玉柱拼命增持民生银行,应该消耗了大量资金,未必有多余的精力来操作私有化。”公开资料显示,史玉柱在今年6月5日,还在又一次增持民生银行后,以8.5元左右的价格减持了巨人网络的股份,套现1.28亿美元,以补充资金。

  巨额投资上哪儿要回报

  尽管巨人私有化的价格并不算高,但是,从绝对值看,此番私有化毕竟还是要消耗史玉柱超过13亿美元的现金,相当于一次巨额投资。如果考虑回报率,那么回归A股可能是最理想的方案,因为相比于游戏公司在美国的不受待见,A股对于游戏公司简直是爱到疯狂。

  今年,游戏概念股更是上演了一轮又一轮的疯涨行情,到目前为止,A股最典型的两只游戏股,掌趣科技(300315)和中青宝(300052),动态市盈率分别达到了200倍和250倍,这和巨人、盛大、畅游(28.16,
0.44,
1.59%)等在美国上市的游戏公司10倍左右的市盈率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换言之,退市的盛大、巨人如果能转战A股,市值势必要比在美股市高出许多。

  “虽然从市盈率的差距上来考虑,回归A股确实是有诱惑,但短期内难度还是很大,A股对游戏公司本身是卡得很严的,而且今年行情好,明年就未必能有这样好的行情了。”易观国际分析师薛永锋分析说。

  而且,在看重公司未来前景的资本市场,盛大、巨人所在的端游企业对于投资者的吸引力恐怕也是有限。根据易观的数据,整个客户端网游的市场规模近四个季度的环比增长都只有5%左右,和移动网游今年上半年环比135%的增速不在一个量级。行业共识是,端游处于稳定发展的阶段,高增长时代已经过去。而巨人最新一季的财报也显示,其该季度净营收为5.90亿元,同比增长为8.6%。

  前述游戏界人士表示,“端游是典型的现金奶牛,虽然增长率不行,但是盘子大,利润率很高,极其赚钱。他们的主要问题不是缺钱,而是有钱花不出去。因为不是再砸一笔钱就能做出一款和老款一样赚钱的客户端游戏的,所以上市融钱确实意义不大。”

  一盘很大的棋?

  从2007年上市开始,巨人的收入就一直极度依赖《征途》系列,其间虽然也尝试过其他游戏项目,但都效果平平,史玉柱辞任时,巨人终于推出一款战略级大作《仙侠世界》,但由于项目9月才刚开始公测,盈利能力仍旧是有待观察。

  薛永锋表示,“在端游企业的转型中,巨人的转型速度确实比较慢,至今在手游领域也没有太多建树,对于转型期的企业来说,退市往往会更利于自己进行大的调整。”

  前述游戏界人士还表示,这种业务调整可能不仅仅是游戏业务,“上市公司这个身份,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利于融钱,却不利于花钱,因为所有的投资都要向投资人披露和负责。对于现金奶牛来说,手里有巨额的资金却不能充分盘活,是件比较吃亏的事儿。”在他看来,无论是巨人还是盛大,虽手握重金,但此前在互联网领域的投资却都没什么突出表现。

  有意思的是,巨人的投资建树不多,史玉柱本人倒是个投资高手,2011
年他更是因为78次增持民生银行,账面浮盈60亿元而被众多股民封为“股神”。

  “史玉柱是个资本高手,涉足产业也不少,下属产业之间说不定会有协同的可能,巨人的退市或许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薛永锋评价道。

盛大游戏之后,会掀起私有化浪潮吗?

2014年01月28日 来源:张书乐 作者:wb_xxl 搞趣网官方微博

盛大、巨人私有化的关键,多数评论者往往只从行业大势的角度去分析,却忽略了一个关键性的因素——领导者的个性。而这或许将说明,在同样的大背景下,同行们会不会采取相同的策略。

图片 1

在27日晚间,盛大游戏宣布已经收到由控股股东牵头的一家财团的私有化要约,价格为19亿美元。此时距离盛大网络宣布启动私有化,相隔2年零3个月。

盛大游戏启动私有化,就和早前巨人网络决定私有化一样,有些出人意料。按照一般业界的看法,走上这条路的关键在于,虽然眼下是中概股海外上市窗口期,但海外对中国网游企业的模式依然没有认可,网游企业在快速循环与规模化后,市盈率和股价也不断下降。私有化的成本可能比当初向银行借款还要划算。

于是乎,以客户端游戏为主打的那些游戏公司们,将从集体上市向集体私有化急转弯的言论盛嚣尘上。真会如此吗?

端游公司不差钱

从本质上来说,盛大游戏也好,巨人网络也罢,其私有化,只是商人的一种手段,目前资本市场看起来不太好,就先撤出来,等春暖花开了,还可以再回去。

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以大型客户端游戏成名于游戏行业的盛大游戏和巨人网络的私有化背景还是有所不同的。盛大是在2002年到2004年期间,从《传奇》开始了中国网络游戏的创富神话后,就逐步从宝座上滑落,而巨人网络2006年游戏市场格局划分初定之时,半路出家,以一款《征途》逐步撬开市场,并逐步进击入游戏厂商一线阵营之中。

从表象上看,两者的退市是相似的。尤其是去年上半年的情况,尤其让人觉得寒心。盛大游戏的半年报净利润超过6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3.6亿,中青宝还不足其1/20。可中青宝的市值已经超过了人民币100亿元,市盈率高达734倍;盛大游戏市值只有11.0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不到70亿元,市盈率仅为6.6倍。

但这并非关键,关键在于不差钱。正如我早前在评论巨人退市的时候的观点,端游是典型的现金奶牛,虽然增长率不行,但是盘子大,利润率很高,极其赚钱。他们的主要问题不是缺钱,而是有钱花不出去。因为不是再砸一笔钱就能做出一款和老款一样赚钱的客户端游戏的,所以上市融钱确实意义不大。

少一点资本掣肘,或许得到的收益会超过损失。

领导者的个性很重要

但大多数评论者往往只从行业大势的角度去分析,却忽略了一个关键性的因素——领导者的个性。而这或许将说明,在同样的大背景下,同行们会不会采取相同的策略。

盛大的陈天桥和巨人的史玉柱是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但在另一种程度上来说,两者却有一个共同点,近乎偏执的坚持。

史玉柱自不必说,走过大起大落的他,从IT业跳入保健品,再杀进游戏行业,步步惊心不说,奇迹也是不断,而顽强则是我对他事业的观感,尤其是最初的《征途》,没有人看好,而他却用有悖于当时游戏传统的手法,以免费畅游的方式,硬是将一款技术上不咋地的游戏变成了下金蛋的鸡,甚至改变了行业的风向标,如此种种,在史玉柱操盘的巨人行事中,还有许多,许多事起初都被人诟病,之后又被人追捧。

而陈天桥的履历中,对于家庭娱乐中心的坚持,亦是极其坚强。从盛大盒子的折戟沉沙,到极度铺张的文学、影视、周边、可穿戴智能设备等等,盛大早就不是一家游戏公司,而是陈天桥眼中创新力极强的家庭娱乐中心制造工厂,尽管毁誉参半,尽管距离梦想还很遥远,但近十年来,这个理念,他一直在坚持,从没摇摆过,而且正是他的坚持,让自己离目标更近。

和其他游戏大佬们总在变换着自己的身段不同,陈天桥、史玉柱有股子离经叛道的“蛮横”,而这种个性,亦使得他们对资本市场的指手画脚,难免心生厌倦。盛大和巨人的私有化,恰恰都有某些项目推进中,被外界横加干涉,而让领导者难以如愿的导火索。

私有化浪潮会来吗?我只想说,新年快乐,痛快游戏吧!

【责任编辑:wb_xxl】

文中图片引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

3/4中概股游戏公司私有化,借壳上市开启大IP战略

来自 钛媒体 2015-06-15 资讯

[ 转载自 钛媒体 ]

图片 2

本文原作者:showalk

2007年底,南方周末一篇名为《系统》的文章,将重新站起来的巨人史玉柱惹怒了。

这篇文章揭露了巨人网络的明星产品《征途》的游戏规则:弱肉强食、恃强凌弱。它需要玩家投入真实的金钱以求在虚拟的游戏世界里生存,并由此升华到对整个免费网游的批评与反思上去。

在一些人眼里,网游被视为毒害青少年的“精神鸦片”、“洪水猛兽”。从盛大代理的《传奇》开始,网游公司就在争议中前行,在多重政策监管和社会舆论声中战战兢兢摸索。为了符合国情,甚至在一段时期内出现了中国特色式的网游《抗战》。弘扬主旋律,也成就了日后的妖股中青宝。

至今,外界对网游的褒贬仍然不一。但这并不妨碍,网游是互联网里最成功的商业模式之一。当新浪、搜狐、网易、腾讯为首的四大门户开启了网络广告时代后,盛大、九城、巨人、完美世界等开创了新的盈利模式——时间收费和道具收费。

时移世易。网游公司早已不再是华尔街的宠儿。盛大、巨人、完美、中手游、淘米相继开启私有化。九城正拟通过旗下子公司借壳厦华电子完成私有化退市。老牌网游公司里的久游也通过电广传媒实现管理层MBO。

3/4中概股游戏公司私有化

2011年10月17日,盛大网络公告称,收到CEO陈天桥的建议书,提出以每ADS41.35美元的价格将公司私有化。

这无疑向互联网投了一枚炸弹。就在半年前,淘米网络刚刚登陆纽交所。还有诸多的游戏公司翘首以盼,等待上市窗口期的打开。外界纷纷猜测,这是否会引发中概股的退市潮。

时间是最好的答案。

2013年11月,巨人网络发起了私有化邀约。紧接着,2014年1月,盛大游戏宣布收到盛大网络和春华资本的私有化提议。而在这期间,总共有26家中概股宣布从美国资本市场主动退市。

在盛大、巨人之后,完美世界终于启动了私有化程序。今年1月份,完美世界宣布,收到公司董事长池宇峰于2014年12月31日发出的每股20美元的私有化提议。

令人唏嘘的是,三家客户端网游时代的霸主以退市的方式淡出公众的视线。如今,留下九城、畅游坚守在美国资本市场。而九城更是因为失去魔兽后身陷囹圄,如今股价更是长期徘徊在1美元左右,市值跌至5000万美元以下。

一次瑞士银行的分析师会上,原摩根史坦利亚洲董事总经理季卫东说起中国网游的遭遇时表示,网游股在美国并不受到投资者待见,虽有可观的盈利,稳定的现金流,但未来的增长空间有限,市盈率只能给到5倍左右的水平。

在游戏从业者看来,美国以预付费模式为主流,对道具收费模式等并不普及。即便是被全球玩家视为hero的动视暴雪,近期的市盈率也只有20倍。相比较国内一些并不起眼、营收规模也很一般的游戏公司,市盈率却动辄百倍。

凭借代理暴雪游戏《魔兽世界》而登陆纳斯达克的九城,通过昔日旗下子公司上海火瀑云计算机终端科技有限公司,与A股上海市公司厦华电子达成重组协议,目前还未有实际完成。这就是九城创始人朱骏嘴里的“不同模式的私有化”。

私有化的游戏公司远没有结束。

5月16日,showalk曾撰文“中手游私有化”一文后,该公司3天后宣布,董事会已接到东方证券附属公司Orient
Hongtai投资管理公司的初步非约束性私有化提议。而中手游在A股借的上市公司的壳已经准备好。

6月1日,儿童社区游戏起家的淘米网络也宣布进入私有化程序。截至目前,总市值1.41亿美元、股价在4美元不到的情况下,淘米网的换手率只有0.25%,在美股交易市场的意义并不大。

这5家公司算上地地道道的游戏公司,盛大、巨人、完美代表了传统客户端的网游企业,淘米则为社区网页游戏代言,而中手游则是移动游戏的第三代。

不过,如果按照应收构成来算的话,人人的主营收业务依然来自人人游戏。人人也在6月10晚间,公告已经收到公司董事长兼CEO陈一舟和COO刘建的非约束性私有化提议。

除了畅游、乐逗外,其他在美上市的游戏公司基本都在退市中或者已经成功私有化了。

借壳上市,新一轮资本游戏

由于现金流充沛,营收规模和净利润良好,退市的游戏公司选择借壳上市的居多。截至2015年5月28日,A股市场共有397家上市公司正处在停牌中。

6月11日,中银绒业发布关于控股股东部分股权质押的公告:中银绒业于2015年6月9日将其所持本公司20,250,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22%)质押给江苏金茂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至此,中银绒业共计质押867,624,444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8.07%。

资本市场给予这个信号的解读为,一是说明盛大游戏借壳会成功,二是实质性消息会很快会出来。盛大游戏内部人士也在期待公司重启A股上市,“最快可能要到明年了。”

去年年底,盛大网络将持有的盛大游戏股份全部出让给宁夏中银绒业和亿利盛达控股。值得注意的是,亿利盛达的唯一股东,就是盛大游戏董事长张蓥锋和宁夏中银绒业所拥有的公司宁夏亿利达。截至2014年12月31日,宁夏中银绒业以及其关联公司总共持有盛大游戏24%股权和40.1%投票权,张蓥锋以及关联公司持有盛大游戏9.1%股权和34.4%投票权。

回归A股,无论是对标中青宝、掌趣科技,还是中手游,盛大游戏的营收规模和用户规模都能“秒杀”对手。当中青宝一年的营收不足盛大游戏一个季度的时候,前者获得资本市场的市盈率已经是后者的50多倍。

作为盛大游戏昔日的老对手巨人网络也在积极筹备再度上市。巨人网络的总裁纪学锋也在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巨人肯定会再上市,不会等到二三年那么久。

事实上,在资本市场上,巨人借壳万通地产的事情已经传开。而巨人内部员工告知,公司可能最快要在明年上市。

这两家公司创始人还颇有渊源。万通地产原董事长冯仑和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都是泰山会的成员,也有共同的好友马云,三人交情甚笃。湖畔大学也是由马云、冯仑、史玉柱等一众好友发起创办的。

近年来,万通地产市场份额逐步萎缩,已在房地产行业排民50名开外。根据万通地产的年报显示,2013
年万通地产的净利润为3.81亿元,而2014年继续跌去了一半以上。地产界人士评价,“万通已经落后了,在市场地位越来越显得微不足道。”

在万通地产的停牌公告里,披露了通过现金收购的方式购买基于互联网的娱乐、文化业务。这似乎向外界释放了一个信号。在私有化的中概股里,游戏公司便是泛娱乐的互联网概念。接近万通地产的人透露,巨人可能会借壳万通地产登陆A股。而巨人内部人士也正是公司正在积极筹划上市事宜。

如果盛大游戏、巨人网络都通过借壳上市成功,那么无疑将给其他游戏公司私有化再上市提供样板,以及估值对标。而之前被资本市场热捧的游戏概念股,可能会面临新的一轮市值重估,届时在A股市场的洗牌将重新上演。

整合并购,开启大IP战略

在A股讲多大故事,这要取决于既有业务的布局和老板的决心。

目前来看,已经退市的盛大游戏和巨人网络,在A股重新上市的布局并不明显。值得注意的是,盛大网络已经清空盛大游戏的股票,这也意味着陈天桥终于不再碰游戏了。盛大网络继而真正转型为一家投资集团。而史玉柱宣布退休后,也多半不再参与巨人网络的日常运营。未来,两家公司上市后是否多元化布局,目前还不清晰。

然而,已经启动私有化的完美世界,确实在A股市场布局明显。

早在2011年8月,完美世界董事长池宇峰就将旗下影视业务从上市资产里剥离,与石河子快乐永久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签订出售协议,做价3.6亿元人民币。池宇峰本人就持有快乐永久90%的股份。

池宇峰随后渐渐淡出完美世界的管理,重心转移到完美影视上来。随着投拍的影视剧热播,完美影视的营收也蒸蒸日上。2013年完美影视实现营业收入99008.62万元,同比增长68.44%,2014年1-4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600.49万元。

终于在去年8月29日,金磊股份公告称,拟通过资产置换的方式置入完美影视100%股权,公司主营业务也变更为影视剧制作或发行,公司控股股东变为由池宇峰实际控制的石河子快乐永久股权投资有限公司。

池宇峰第一次通过借壳上市的方式,实现了影视娱乐的A股上市。故技重施,完美世界的退市亦可借壳完美影视重新上市。这两家公司业务本来就是一体,特别是同对IP要求高的业务,影视、文学、动漫、游戏可以为IP产业链的“四大金刚”。四者正在加速行业整合,形成文化娱乐产业的闭环。

A股市场完美世界并非先行者。华谊兄弟、光线传媒、游族网络等都是经典案例。

影视起家的华谊兄弟、光线传媒,通过投资并购游戏做长产业链。2013年7月,华谊兄弟以6.72亿元、15.87倍的溢价收购银汉科技50.88%的股权。而早些时候,华谊兄弟更是投资掌趣科技,与巨人网络成立合资公司。

游族网络是典型的从游戏行业跨界到电影领域围绕大IP布局的典型。2013年10月,游族网络借壳梅花伞成功A股上市。2014年11月,游族网络涉足影视业务,成立游族影业。游族拿到了《三体》改编版权后,电影、网剧、手游、页游、动画、话剧、周边等一系列产品就能够开发起来。

无论是完美世界、还是游族影业,都给了游戏公司登陆A股后一个极大做强泛娱乐文化产业布局的样板。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陈航认为,围绕文化产业的整合和并购,将使得中国在未来5-10年会出现更多的文化产业骨干企业,也使得中国在文化软实力方面突飞猛进。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