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瑾荐书:《异类》这本“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

• 作者 王瑾 •
2013年09月16日09:47 • 速途网

  (王瑾荐书第10期)有人说,若是因为成功学而读《异类》,是水中捞月;若是因为成功学而不读《异类》,是漏了大鱼。一个诙谐的比喻,却巧妙地说出了《异类》这本书的内容基调:讲成功的事,但没有成功学。

  在时下国内为人熟知的互联网大佬中,要找出几位爱看书的人,周鸿祎算一例。他在读过《异类》这本书后,也若有所思,给出了这样的评价:“任何伟大的事情都是由很琐碎的、点点滴滴的事情组成的。要把事做成,就要在一个地方形成足够的压强,持之以恒地把一个事情做得非常深入。什么是持之以恒?简单地说就是重复。有一本书叫《异类》,我建议没读过的都买一本看看……”

图片 1

  (《异类》2009-6/中信出版社 速途网配图)

  《异类》这本书的标题很有意思。翻开书,稍读几章就能发现,书中讲到的人都是比尔·盖茨、乔布斯以及体育冠军这些大众价值观里最主流的成功人物,书名却偏偏叫“异类”,还辅以“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这个副标(书全名:《异类: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那么它究竟有什么“不一样”之处呢?这就不得不说一说书的作者其人——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

  格拉德威尔是美国《纽约客》杂志的专栏作家,以写商务专栏为主,其特点是写作思路总能令人耳目一新,以小见大,波澜起伏。他自封这种风格为“观念的冒险”(adventure
of
ideas)。我们之前所熟悉的写成功人物传记的方式,基本上从结果到源头,即在已知他是一个精英的前提下,去追溯他成长过程中的种种优秀表现。当然不能说这种方式不对,但不免有纵向、单一之嫌,也给人“成功人士从小就是天才”的偏颇印象。而来自格拉德威尔的“冒险”,正是打破了这种讲述模式,给出另一种新的思考。

  他把比尔·盖茨取得的成功放在时代发展的大背景中,指出那个时期正值IT产业萌发期,一股IT创业浪潮滚滚而来,精通计算机编程的比尔盖茨生逢其时,跳上这股巨浪,充分施展他的智慧与才华,成为IT时代杰出的弄潮儿。格拉德威尔还不吝笔墨强调,比盖茨早出道和晚出道的人,都不能像他那么成功,因为错过了黄金时期。比盖茨早一步的人,IT产业还不到引爆点,这个时候创业收益小;而晚来一步的,浪潮已退,也没什么机会了。这个观点和中国传统思想里强调的成功需具备“天时地利人和”意思差不多。

  再回到前文提到的周鸿祎的那段读后感,“要成功就要持之以恒,在一个地方形成足够的压强”。这本书在强调“天时地利人和”的同时,也直击痛痒地说了个人修炼这个问题。作者认为,不管哪一行,要想熬出头,专业本领一定要过硬,基本功必须要扎实,就像学钢琴的人要成为钢琴大师就得苦练“10000个小时”。这也就是周鸿祎的“压强说”。

  笔者不敢说这一定是一本好的讨论成功的书籍,但在听过千篇一律强调“天才是成功的必要因素”后,看看格拉德威尔的“异类”解读,不禁让人感到思想又打开一扇窗般的通透。天生聪慧和真才实学固然有绝对优势,但是,且不要忘了“真才实学也要靠外在的机缘才能造就。你总以为自己修炼不够,其实还未将大局看透。”(王瑾)

 【读者分享,请私信《王瑾荐书》官方微博: 】

在国内IT界,差不多每年都会有一两本传看度很广的畅销书,比如说凯文·凯利的《失控》、吴军的《浪潮之巅》、克里斯·安德森的《长尾理论》、克莱·舍基的《未来是湿的》、保罗·格雷厄姆的《黑客与画家》。想要在圈内混,就必须跟上这个节奏,要不然等同行们都开特斯拉了你还在开宝马,还怎么继续做朋友。在此温馨提示,根据业内大佬的新书推荐,年度IT界必读书目已经出炉——马尔科姆·格莱德威尔的《异类: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

王瑾荐书:全民“冲浪”季怎可错过《浪潮之巅》

• 作者 王瑾 •
2013年08月12日10:49 • 速途网

  (王瑾荐书第5期)《浪潮之巅》这本书出版于2011年夏天。当时,作者吴军还是谷歌研究院的科研人员。书中从IT科技与商业经济的视角,把美国硅谷众多IT名企的兴衰沉浮写得比较细致,因而被视为一部IT产业发展史。

  写“活人活物”的史无疑是危险的。两年后,书中所描述的几家互联网公司,以及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发生了令人颇为感慨的变化。所以,吴军不得不写续集作补充。两个月前,《浪潮之巅》的第二版上市了。

图片 2

(《浪潮之巅》 速途网配图)

  第二版较第一版增加了Oracle(第一版中甲骨文的缺席正是被人诟病的症结),增加了雅虎事件(杨致远离开雅虎、雅虎和阿里巴巴的交易等),续写了后乔布斯时代的苹果,和风头正劲的硅谷黑马Facebook。当然,微软、Google、苹果近年的竞争也是谈及硅谷不能不提的话题,吴军也做了新的阐述。比较意外的是,居然会增加创新工场和中国天使投资的内容。不知道是为了还李开复作序的人情?还是“恶趣味”?抑或是吴军本人已转战国内互联网的关系?

  吴军是硅谷江湖的亲历者,他写这本书,不太像史,更像是一个人回忆自己激荡的“弄潮”经历,所见、所思、所感。笔触难免主观情绪重,或者说少了点科学家的严谨与冷静。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难得科学家没有像写科技论文一样写这本书。不然谁看啊。

  坦白地说,这本书在网上的评价还真是毁誉参半。但是笔者仍然诚意向广大TMT从业者推荐读一读这本书,特别是想在IT界闯荡的年轻人,必看。甚至非TMT的人,如果有意愿了解自己身处的这个全民生活离不开互联网的时代,了解是哪些人、哪些事在操纵互联网,《浪潮之巅》会是不容错过的信息源。

  最后,引用一段书中话,结束本次荐书:

  “今天,旧金山附近恐怕已经找不到一块金矿石了,‘旧金山’这个名字只能代表它过去的历史。也许有一天,硅谷没剩下一家半导体公司,那时大家会说这里曾经有过半导体工业。但是它绝不会像底特律和匹兹堡那样从此衰落下去,而仍然会是世界科技之都。因为硅没有了而创新留下来了。硅谷的竞争仍然会很激烈,不断会有旧的公司消亡,旧的产业衰退,又不断会有新的公司创立和成长,新的产业诞生和繁荣。硅谷过去曾是、今天正是、明天依然会是年轻人梦开始的地方。”(王瑾)

【读者分享,请私信《王瑾荐书》官方微博: 】 

12月初,在号称为了告(quan)别(fen)的谢幕演讲上,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反省了自己在过去6个月里做错了什么之后,就拿出了《异类》这本书说:“我最近从理论方面反省了我为什么这么好斗,我多年前演讲推荐过一本书,叫《异类》,是我比较喜欢的美国作家叫马尔科姆·格莱德威尔写的,这人学识很渊博。在异类这本书的文章我当年看有所感悟,没有想进去,近期想了感到非常羞愧,在这本书里面,提到了荣誉文化。什么叫荣誉文化呢?在人类社会的某些地方存在这种现象,有一种群体的人特别容易被激怒,常常为了荣誉这种东西大打出手,打得你死我活的。”随后他甚至用东北方言表演了一段酒馆斗殴,逗得现场一片欢笑。

(罗永浩又一次以其高超的相声艺术水平博得了无数的掌声,以华丽的煽情技巧获得了极高的赞誉,这场演讲是否能够促进下一代锤子手机的销售还有待观察,不过他所推荐的几本书销量已经噌噌噌地往上涨。抛开两本关于工匠精神的书不谈,《异类》、《逆转》这两本刚好来自同一位作者——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

但在老罗之前就有IT界名人推荐过这本书,早在去年6月,奇虎360的CEO周鸿祎就在博文《与88后的座谈》中这样写道,“什么是持之以恒?简单地说就是重复。有一本书叫《变异》(原文确实写错了,后来在微博上更正),我建议没读过的都买一本看看。这本书提出‘一万个小时定律’,他分析了很多有名的成功人士,发现无论是比尔·盖茨,还是打高尔夫的泰德·伍兹,要想成为高手中的高手,在某个领域成为杰出的专家,一万小时是最基本的投入。”

而百度CEO李彦宏今年9月出席《阅读丰富人生》读书会活动时,他就讲起了自己买书时的趣事,上一年他在硅谷出差时和助理趁空逛了逛斯坦福的书店。刚进书店,敬业的助理就拎了一个塑料筐,李彦宏绘声绘色地复述起自己当时的话:”我说别拿筐,我进书店从来不买书。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跟别人讲,我不读书,我是搞互联网的,想要知道什么东西的话,只要百度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但是那次进书店之后,刚好有一些书是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我一看题目很有意思,拿起来翻了几页之后,我就说这本书我得买。然后看旁边还摆着这个作者的另外几本书,一下就又买了好几本。”而这位作者就是马尔科姆·格莱德威尔。

(李彦宏应读书会要求推荐了5本书,分别是:《眨眼之间》、《异类》、《一网打尽:贝佐斯与亚马逊时代》、《信息简史》、《奇点临近》(关于这本书也有很多故事,有机会再八),前两本均为马尔科姆·格莱德威尔所著。)

10月在南京大学的演讲中,当李彦宏被要求给在座的90后学生推荐几本书的时候,他推荐的还是格莱德威尔的《眨眼之间》和《异类》,当谈到《异类》的时候他是这样介绍的:“这本书列举了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富有的人的名单,把其中的美国人挑出来,发现这些美国人基本上都出生在1840年到1850年,就是那一段前后不到十年的时间。大家分析说是为什么,因为那个时代美国开始有了铁路、银行。那一段时间是美国经济真正爆发,赶上那个时间就是赶上了好时候,可以做出来非常伟大的事情。错过这个时间,天资再好也不一定能做出这些事情。”

被名人名家推荐的书并不鲜见,邀请几个微博粉丝数超过100万的人写上一句两句吹捧对方顺便抬高自己的漂亮话,做成一个精致浮夸的腰封套上,已经成为了出版界的标配。但格莱德威尔不是,接二连三地在公开场合被IT界大佬(如果罗黑不介意的话)推荐和引用,《异类》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本年度IT界必读书。要知道在这样一个出版物大爆炸的时代,推荐书是一件多么考验逼格的事。

如果,你还没有看过这本书,现在是不是已经有了一丝淡淡的危机感?别怕,贴心的我已经火速研读了这本炙手可热的书,特此来跟大家来八一八。

所谓异类(outliers),就是统计样本中的偏离平均值很远的那个数值,用在书中的语境就是那些成功到开挂,甩普通玩家十几条大马路的天之骄子。作为一个的记者出身的作家,格拉德威尔列举了大量的案例,对社会中这种异常的成功人士进行了翔实地分析,让读者看到了一连串颇感意外的统计结果:英超联赛大部分球员都在9月至11月出生;比尔·盖茨和史蒂夫·乔布斯都出生在1955年;纽约很多著名律师事务所的开创者竟然都是犹太人后裔,并且他们的祖辈大多是在纽约的服装行业谋生。

(这个爆炸头的英裔加拿大人就是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在几年的时间里出版的数本书都极其畅销,2005年,他更是创造书市神话——两部作品Tipping Point(中文译作《引爆点》)和Blink(中文译作《眨眼之间》)同时位居《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精装本和平装本第一名。而在当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人物的评选中,他的排名比通用的杰克·韦尔奇、苹果的史蒂夫·乔布斯、微软的比尔·盖茨等人都要靠前。)

格拉德威尔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对成功的理解还非常简单粗暴——我们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去看名人传记,去研究个别成功人士自身的原因,而忽视了个体所处的时代、家庭、文化的影响。跳过天时地利人和,光谈方法论都是搞传销。正如他在另外一个例子所说的,如果没有机遇和环境的熏陶,即便是智商达到195的人(爱因斯坦的智商是150)也只能做一份年收入6000美元的保安工作。《异类》其实是一本披着成功学封皮的负能量故事会,他所提出的成功启示录都是超越个人所能控制的外部因素,他甚至残忍地戳穿了成功学大师反复鼓吹的个人奋斗论——时机不对,永远事倍功半。

有趣的是,同样一本书在罗永浩、周鸿祎、李彦宏眼中的看点竟然完全不同——“荣誉文化”,“一万小时定律”,“时代机遇”。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林黛玉,而这一千个林黛玉背后折射的就是这一千个读者的内心世界。这三个看点大不同的《异类》,像一面风月宝鉴,照出的是他们截然不同的真实欲望。

当他们在谈论《异类》的时候,他们在谈论什么?

周鸿祎对这本书的推荐语还是落脚在传统成功学的坚持和刻苦上,他以一个资深程序员身份来告诫年轻人:”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程序员,怎么也要写个10万到15万行以上的代码。如果你连这个量级的代码都没有达到,那说明你还不会写程序。在学校里你写点几千行代码的课程设计、一万行代码的毕业设计,这都不算什么。”

从阴谋论的角度来看,这简直就是要禁锢年轻人的创造力嘛!特别在2013年第二季度奇虎360的收入和利润率都取得了创纪录的成绩之时,老周抛出这个一万小时理论和文章最后那句“不要怕重复,我和大家一样,都是360推轮子的人。”也像是在告诫年轻人戒骄戒燥安心给70后打工的意思。善良一点的猜测是周鸿祎真的信这个——一万小时理论是他对比自身的经历后所产生的强烈共鸣,由于父母同为测绘工程技术人员的工作之便,周鸿祎很早开始接触计算机。虽然当时的他还不懂什么编程,就是觉得好玩。但是从那时起,他就开始积累自己的一万小时,而从1995年到1998年的三年时间里,周鸿祎在方正集团,从程序员做起,到项目主管再到部门经理、事业部总经理,最后做到方正研发中心副主任,即便按照最标准的8小时法定工作时间也有6000多个小时的时间投入,但码农哪有什么法定工作时间?

(微信之父张小龙也是《异类》一万小时理论的信奉者,不仅是他,整个团队都有“1110军令”—阅读1000条用户反馈,阅读100个产品博客、做10个用户调查的要求,每个产品经理必须遵守。)

相比较之下,热爱文学的李彦宏阅读理解能力就要比老周强得多,他的关注点更加切合作者的本意,当然这跟他自身的经历也是息息相关的,当他在上世纪90年代的美国学习计算机系的时候,正值克林顿和戈尔鼓吹信息高速公路的时代,而他恰好在1993年获得了在松下实习的机会,所从事的是正是光学字符识别领域的研究。随后加入网景、入住硅谷则是第二个恰到好处的机遇,那时的硅谷已经是高科技的同义词,每天都会有新公司上市股票价格一路飙升的故事发生,据说一片树叶落下,都会砸到三个VC(风险投资人)。1998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来宾有二分之一都与搜索引擎有关,在那次会议上还在向李彦宏请教搜索相关问题的两个毛头小子在三四年后创建了Google,那是一个搜索崛起的时代。1999年10月,中国政府邀请了一批海外留学生回国参加“国庆典礼”,李彦宏是其中之一,当看到国人名片上印了e-mail地址,路人穿着印着“.com”的T恤,他断定互联网在中国成熟了,那是回国创业最好的时候。

后面的故事已经不用多说,李彦宏作为一个被时代所眷顾的宠儿,自然会对着90后的大学生们煲鸡汤、打鸡血,感慨时势造英雄:“其实我们这一代人,包括我包括你们,都赶上了很好的时代,中国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国力日渐强盛,现在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且在非常高速地增长。那么,只要增长就不断有新的机会出来,只要基数够大,市场就有足够多的人,愿意放足够多的钱支持你做有意义的事情。我们生活在了一个充满机会的,有很多创新的时代,我们就不要辜负这样一个好的机会,通过我们的努力在历史上留下我们的身影,留下我们的足迹。”

而罗永浩文学水平之高已经达到了包装再利用的段位,他在演讲中引用荣誉文化的目的性非常明确,他说,”这种文化有很强盛的生命力,很多年过去之后当地人还保留这些东西,导致非常文明的时期,虽然不一定动手打起来,但是在网上很容易被激怒,在文化好一点的地方不会被激怒,但是我很恶劣,网上有人挑衅我就会骂过去,这个作为企业家来说是很严重的。”当初他就是因为这种分分钟开嘴炮的彪悍态度才吸引了第一批坚定忠诚的罗粉,但曾经的他或许有假装不介意评价是优是劣的胆气,但是当他作为一个企业的CEO,突然发现过去的做法变得不再那么好用了,他迫切地需要改变自己的形象,来扭转过去6个月的负面评价,为新产品的发布重新打基础。所以他再次搬出了大师的结论来加以掩饰,甚至将这种简单粗暴低级的情绪表达美化成为一种文化传承。他狡猾地将自己的冲动好斗归咎于出生在大砍省所造成的必然,并为这种必然寻找一个理论依据,而《异类》只是他捏在手里最称手的一块砖。而结果也正如老罗所预想的,在一声哄堂大笑之后,他对媒体的恶语相对,他在微博上的极端言辞都变成了过去式,被轻轻地揭了过去。

其实,罗永浩更像是那个徒有195IQ的保安,天资不差、运势不济——当老罗知道当英语老师可以发家致富的时候,新东方学校已经占据了北京约80%,全国50%的出国培训市场,而积累资本和人气创办自己的培训学校更是2008年之后的事情了。博客2004年因为木子美老师而兴起,各大门户网站纷纷布局颇有些今时今日布局移动互联网的架势,可老罗直到2006年才开始进入这个红海。至于手机那更是晚了好几拍。如果当年他不去做网站直接杀入手机市场,现在还有没有小米都难说。但老罗这一路走来自诩是理想主义的创业者,却总是跟在风头最劲的项目屁股后头,每每被罗黑嘲讽为追名逐利的伪情怀。但如果按照这本书的观点,老罗的先天不足在于他比俞敏洪小了10岁,比李彦宏小了4岁、比雷军小了3岁,原本这区区几年的差距并不是那么不可逾越,况且他早早退学,完全有机会可以后天补足的,只可惜他把1990年至1994年的黄金时间花在了筛沙子,摆旧书摊和走私汽车上。不过这些经历恰好锻炼了他插科打诨的技能,让他顺利在相声界新老交替、青黄不接的时候满足了部分群众听笑话的需求。

好的,我知道颜控们根本没功夫关爱罗胖健康成长,你们关心的是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成为下一个异类。面对上千双90后学子纯粹炙热的眼睛,李彦宏信誓旦旦地说,”其实我们这一代人,包括我包括你们,都赶上了很好的时代”,但若回到《异类》这本书,按照格莱德威尔所总结出来的成功必要元素:天时、地利、人和,李暖男更像是不负责任地发了一张好人卡——你们根本不是一个时代,你去美国留学的时候90后的小屁孩才刚出生好吗!

当他们谈论《异类》的时候,我们该听到什么?

2014被称之为“中概股年”,这一年里8个中国科技公司相继登陆美帝,开盘市值加起来高达2721亿美元,瞬间新晋土豪无数,首富之名易主,曾经还对我爱答不理,如今已高攀不起。创业已经取代彩票,成为屌丝逆袭梦中的金手指,稍微有点想法的人都巴望着做个APP、忽悠个VC、搞定A轮、B轮、C轮,然后成功IPO,登顶纳斯达克。但人性的短视之处就在于——选择性地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却对不利因素视而不见,这一年中概股的神话究竟是个人的成功还是时代的机遇?这些上市成功的公司是从那一年布的局?BAT三足鼎立花了多少年的时间?再往前推,你知道李彦宏、马云、马化腾都出生在哪一年吗?

(陌陌的上市为2014年中概公司的融资之旅画上了句号,但在大盘屡创新高,中概公司IPO风起云涌的背景下,新贵们的表现令人失望,对未来中国公司赴美融资非常不利。)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1988年出生在中国的男孩成为异类的可能性有多大?

80年代是中国第三个人口高增长阶段,1988年的出生人口是2307万 ,所以他此生都会面临和同龄人的激烈竞争。而在教育资源上,2007年有1010万人参加高考,录取率56%,也就是他有一半的可能性上不了大学,如果家庭富裕能够支持出国也算逃过一劫。可等到他大学毕业,差不多是2011年,那一年的全国毕业生人数是660万,即便是海龟也没有太大的优势,万一脑子进水去读个研就得赶上2013年最难毕业季了。在这样一个学历贬值地比通货膨胀还快的年代,就业还是只能靠父母。如果他侥幸打败了3千万的同龄男性,找到对象准备结婚了,但当时的房价已经飙升到了一个峰值,可以说如果他购买一套70后在2000年买入的二手房,其中的价差就相当于被剥削了10年的劳动成本。而如果刚好家道中落不如往昔,那结婚这事儿也得缓缓。80后的那一辈,比起早他10年出生的70后大叔,或者晚出生10年的90后小鲜肉,一出生就进入了hard模式。

这样一分析,出生在85到95年的有志青年就只能放弃治疗了吗?愚人破坏规则、凡人遵守规则、牛人利用规则、强人制定规则。成功启示录已经白纸黑字印在眼前,所有的法则能正推就可以反证:马太效应下BAT确实会越来越强势,但新手玩家也有他自己的玩法,当大公司纷纷患上肥胖症,小个子却能自由奔跑、随心所欲(这部分可以参看格拉德威尔的新书《逆转》);80年代的人口大爆炸确实给年轻人带来诸多压力,可同时这也是一个庞大的消费群体,而且他们是网生代、他们是伸手党、他们是脑残粉,这些特征中就有无限的商机:通识教育贬值,那就去做小众培训;就业难,那就去颠覆求职模式;两性需求结构性失调,那就去做婚恋……

确认位置、找对路子、删减掉不切实际的欲望,88年的男孩也能成为异类。

是的,我说的就是国民老公王思聪么么哒。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