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之死:曾经辉煌成绝唱 Lumia能否拯救诺基亚?

• 2013年01月25日15:10

腾讯科技 郭晓峰 1月25日报道

历经十多年风雨春秋,塞班走到了尽头。昨日晚间,诺基亚在2012年的第四季度财报中指出,去年发布的808
PureView将是最后一款塞班手机,这也意味着诺基亚官方正式宣布塞班系统的死亡。受此影响,诺基亚当日纽约股价开盘重挫,下跌0.34美元,至
4.31美元,跌幅高达7.22%。

没有了塞班,诺基亚的未来只能指望基于微软WP平台的Lumia,但诺基亚需要摆脱顽固于曾经的硬件为王产品哲学,跳出企业惯性,寻求适当时机推出满足、甚至超越用户需求的产品。

曾经辉煌

Symbian操作系统是Symbian公司为手机而设计的操作系统,它包含联合的数据库、使用者界面架构和公共工具的参考实现,它的前身是
Psion的EPOC。1998年,在爱立信、诺基亚、摩托罗拉和Psion的共同合作下成立塞班公司。第二年,塞班公司推出Symbian
OS
v5.x操作系统。再之后,全球第一款Symbian系统手机爱立信R380正式出售,不过真正把塞班一步步成功推向市场的是诺基亚。

如8210、7650、N-gage、7200、6600、6681、7610、N70、N73、N86、N93i、N95等这一连串耳熟能详的数
字背后,伴随着无数人的成长,承载着无数人的回忆,如今已是英雄迟暮。但在手机的任何历史和故事,诺基亚已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且都无法绕过塞班系统。
人们也不得不承认,在易用性和人性化上,塞班做得最好。

而借助Symbian系统,诺基亚当时逐渐发展为全球第一大手机厂商。据了解,从1996年开始诺基亚手机连续15年占据手机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
在诺基亚最巅峰的1999年,公司市值超过2700亿美元,2004年诺基亚收购了塞班创始者Psion公司在塞班的所有股份。诺基亚凭借当时十分出色的
塞班系统,统治了新兴的智能手机市场。

2012年是诺基亚进入中国市场的第27个年头。按照诺基亚历年财报中提到的中国部分测算,目前中国消费者中使用诺基亚品牌的仍高达两亿五千万左右。

如今塞班没落、甚至会随着相关产品的停产而将消失于市场,但请记住它曾辉煌过。

走向迷失

新生者的崛起。就在全球业界都看好诺基亚的同时,2007年1月,苹果公司正式公布了旗下智能手机:“iPhone”,由此开启了新的智能手机市场
格局,而苹果公司时任CEO史蒂夫·乔布斯宣布其“重新发明了手机”之后,也让全球业界对智能手机进行了全新的理解和定义。而诺基亚公司所拥有的
Symbian则不再适用于当时的市场,甚至连是否属于智能手机系统也遭到质疑。

2008年,谷歌(微博)公司发布了旗下智能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成为了市场新的变革,由iPhone和Android引导的智能手
机风潮成为市场主流,诺基亚公司连续15年占据手机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被终结,排名到了第三;而诺基亚在2011年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已经从2010年的
33%降至14%,远低于苹果和三星。诺基亚公司不得不寻求新的出路。

草率的战略部署。押宝Windows
Phone平台,过早宣判塞班“死刑”则被认为是诺基亚走向低谷的“罪魁祸首”,也同时影响了塞班健康发展,这一点从腾讯科技早先对话的塞班开发者和国内一些诺基亚发烧友口中也得以佐证。

2011年12月21日,诺基亚官方宣布放弃塞班(Symbian)品牌。2012年5月27日,诺基亚宣布,彻底放弃继续开发塞班系统,取消塞班
Carla的开发,最早在2012年底,最迟在2014年彻底终止对塞班的所有支持。虽然诺基亚宣布未来一段时间仍支持塞班,但塞班的安乐死已经确定。

塞班平台经典Twitter客户端Gravity的开发者JanOleSuhr因拒绝开发Windows
Phone版Gravity客户端,正被诺基亚的开发者计划踢出局。JanOleSuhr表示,他所有的钱都是在塞班平台上挣的,他不指望在
Windows Phone上的付出能够有所回报。

目前,诺基亚正在大力将Windows
Phone推向市场,希望将更多的塞班用户揽入Windows Phone怀中,如果Windows
Phone平台上也有塞班的经典应用的话,那塞班用户转投Windows
Phone平台的机会就多一些。

丧失了激情的开发者。据一位从事塞班应用开发的人士之前向腾讯科技透露,由于诺基亚对塞班的提前“死刑”宣布,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其对于塞班应用方
面的开发已经停滞,原因是随着诺基亚对塞班的逐步放弃以及其终端出货量的不断下降,单个应用在诺基亚Ovi上的下载量相比以往大幅下降,从原来每天平均上
千次下载下滑到现在几十次,所带来的收益也几乎趋于零。

据IDC数据显示,2012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中,Andorid和iOS两者占总出货量的85%,创下历史新高。而塞班已降至5%以下。面对这样的情形,超过90%基于塞班平台的诺基亚Ovi商店中,相关应用数量也在急剧下降。

另一相关从业人士也表示,现在的应用开发已主要倾向Andorid和iOS两个平台,诺基亚是希望一些老的塞班开发商能够继续支持Windows
Phone平台,不过目前该平台产品还未规模上市,用户基数也不多,处于观望阶段是大多人的态度。

脱离运营商不是好事。就系统本身来讲,诺基亚此前的一个很大失误是没能和运营商展开合作,没能真正“开源”,而这也是塞班为何走下坡路的重要原因。
不过,现在看来诺基亚已经意识到了,全新的Lumia
920在国内首发首次选择了与运营商中国移动(微博)合作。目前销量可谓供不应求。

转嫁未来

事实上,在转投WidowsPhone以后,诺基亚仍存有很大竞争力,但需要恰当的时机,且当务之急是重回销量正轨。

诺基亚有一个甚至比苹果更全面的服务组合,它的服务范围囊括了从典型的应用程序商店到音乐服务的所有形式,包括基于位置的服务和自己的广告网络。其
庞大的客户规模以及在移动终端方面的深厚经验仍然让其他厂商难以比拟。特别是在中国很多用户对诺基亚的品牌度依旧依赖程度很高。

目前,诺基亚仍然有一部分忠实粉丝,并且诺基亚的手机品质好、不容易坏、待机时间长等都是为人所称道的。尤其是在中低端的功能机这块,一些年纪偏大
的用户更爱买诺基亚。年轻人习惯的智能手机下载软件等功能,年纪大一点的客户并不习惯使用。此外,还有一些新潮用户则是一只苹果手机配一只诺基亚功能性手
机。

昨日诺基亚2012年第四季度财报也显示,其设备总销量达8630万台。其中,低端手机贡献了超过一半的销售额,92%的销量:手机净销售额为25亿欧元(合33亿美元),共售出7960万部,其中930万为针对新兴市场和新用户设计的,是成本较低的Asha系列。

当然诺基亚的重中之中应该是Lumia系列,毕竟这是其未来翻盘的筹码,基于该筹码诺基亚的一系列应用组合才会发酵,引发新的质变。

行业分析人士表示,随着个人终端产品业态的变化,诺基亚需要更好地扩大在其他产品线的布局,从而适应整个客户端产品业态调整的现状。诺基亚不仅仅要在智能手机上布局,还应同时进入其他领域的终端产品和解决方案,例如移动互联网等。

企业启示

诺基亚的轨迹,让所有通信巨头不敢掉以轻心。如今,诺基亚堪称企业的警示柱,令人反省。商业如戏,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企业惯性成为隐形杀手。每个企业都会有自己的企业惯性,企业越大,惯性更强。一个行业的领导型企业,在经历市场的攻城拔寨,占领绝大多数市场份额之后,会逐渐形成自己成功的心得。作为一种沿袭既往企业行为模式的组织趋势,企业惯性容易导致企业对环境变化反应迟钝或失当。

其实,诺基亚提出智能手机概念机比iPhone早了10年,触控技术比苹果早3年,Ovi比苹果App
Store早了1年。在创新方面,诺基亚曾经是个巨人,但问题是不持久,不持久便源于企业惯性所致。

消费者需求你把准脉了吗?消费者的需求处于不断变化中,与经济发展水平和市场阶段息息相关。一家成功的企业,必然是精准的把脉了消费者需求。而这几年的诺基亚有些“背道而驰”。

曾经诺基亚的手机抗摔、耐用,不死机等等有太多用户所津津乐道的好处,但随着3G时代到来,消费者一直在变化,需求在快速的升级,但诺基亚并没有表现出应该有的灵敏度,顽固于曾经的硬件为王产品哲学,没有能够同步智能时代消费者对于手机软件操作系统的需求。

如今,移动互联网的价值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手机不在是个简单的通话工具,用户赋予了它用更多人性上的期望,谁最先把握住、仰视到消费者的这一需求,谁便是真正的玩家。

本月9日,微软宣布将于今年12月9日完全终止对Windows 10
Mobile的支持,届时,Windows 10
Mobile的用户将不再获得安全更新、修复补丁、辅助支持和在线内容更新,而在Windows
10 Mobile的生命周期彻底结束之前,适用于微软Lumia 640/640 XL的Windows 10
Mobile 1703的相关支持也将于6月11日提前哈哈。

关于微软和诺基亚的故事,一篇文章恐怕难以尽言,这段时间,小编做了大量的功课,而关于Windows
Phone的败因,小编也和身边的MVP朋友有过讨论,虽说万事俱备只欠写文,不过文章总是要一篇一篇写的,今天的这期文章,我们要聊的话题是,那些年的诺基亚,曾走过一条怎样的路。

诺基亚这个名字,源于古芬兰语的“nois”或者“nokint”,我们所熟知的“nokia”,实际上是“nois”的语言学众数,这是一种栖息在诺基亚河两岸附近的欧洲河狸,而作为地名,“Nokia”指的则是“诺基亚领地”,后来,“Nokia”也被用来指称住在Pirkkala教区的人们。

1865年,诺基亚公司成立于在距芬兰第三大城市坦佩西15公里处的诺基亚河畔,从那时起,当地人便开始以“诺基亚”来指称当时欣欣向荣的诺基亚工业区,为了表彰这家当地最大的企业,原本于1937年正式建镇的Pohjois-Pirkkala在次年更名为“诺基亚镇”,1977年,诺基亚镇升格为诺基亚市。

▲诺基亚芬兰总部的呵呵呵

诺基亚公司近河,最初以伐木造纸为主业,此后亦从事橡胶、电缆甚至电视的生产,是一家业务广泛的传统工业企业。

▲诺基亚早期的logo

1992年,诺基亚精简了绝大多数的业务线,甚至砍掉了拥有欧洲最大电视机生产厂之一的电视生产业务,毅然向计算机、消费电子和电信产品方向转型,虽然转型之初,诺基亚面临经济亏损,但时任CEO奥利拉推行以移动电话为中心的专业化发展战略的决心非常坚决,这也成就了此后诺基亚的巅峰,2000年,诺基亚的市值已达2500亿美元,仅次于麦当劳和可口可乐,自1997年超越摩托罗拉,诺基亚曾连续14年蝉联全球销量冠军,被冠以芬兰巨人的荣誉称号。

2007年,随着初代iPhone的推出,智能手机被苹果“重新发明”,此时的诺基亚,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这种冲击其实并非直接来自苹果,而是来自Android。

▲全球首款Android手机HTC G1

在研发的初期,Android本是一款专为按键机打造的操作系统,iPhone发布之后,Android迅速转变战略方向,整个系统在用户界面和操作逻辑的设计上完全推倒重来,成为一款触屏操作系统。

▲Android原本是为按键机设计的,图为原型机“Sooner”

Android当年是否涉嫌剽窃了苹果的创意,这篇文章我们先不讨论,不过Android走对的两步路,确实改变了它的命运。

首先,Android从按键机操作系统到触屏机操作系统的及时果断的转身,让它得以和iPhone
OS共同引领未来移动设备的发展趋势;

第二,和iPhone
OS的闭环生态不同,Android源代码开放、生态开放的特点给它带来了强大的生命力和扩张能力。

▲开放手持设备联盟的创始成员

据诺基亚前CEO埃洛普的说法,当时,诺基亚正处于一个“燃烧的平台”,事实上,对这个“燃烧的平台”来讲,2007年初发布的iPhone只是一颗引火石,它其实并不足以让诺基亚的平台燃烧,可在它的启示之下,Android日渐崛起,最终让诺基亚陷身于星星之火连成的火海。2011年,连续蝉联14年全球销量冠军的诺基亚,被苹果和三星双双超越。

面对来自iPhone
OS和Android的冲击和挑战,诺基亚必须做出改变,此时,诺基亚的前面有四条路可走:

开发全新操作系统并重建生态;

投身Android阵营;

选择Windows Phone。

面对第一条路,诺基亚推出了兼容全触屏的塞班S60V5,不过,强行将触屏体验塞到原本为按键机设计的S60系统中并不是个好主意,为此,诺基亚又陆续推出了塞班^3、塞班安娜和塞班贝拉,这时的塞班,其体验和功能其实已经并不落后于起步不久的Android,若诺基亚坚持这条路,塞班说不定能和Android打场激烈的好仗。

▲诺基亚末代塞班机Nokia 808

面对第二条路,诺基亚选择和英特尔合作,共同推动MeeGo系统的开发和生态建设。结合其在诺基亚N9上的体验,这款系统的设计理念和操作逻辑其实十分超前,若其生态能够得以发展,MeeGo或能带给iPhone
OS和Android巨大的压力。

面对第三条路,诺基亚确实可走,不过当时,塞班系统仍有市场,MeeGo项目积极推进,Windows
Phone系统正在向其招手,作为一个守擂者,未能预见到Android日后必成燎原之势的诺基亚似乎无法说服自己投注于一个大气未成的系统,况且,若选择Android系统,诺基亚在生态上很难拥有自主权,若和其他厂商平起平坐,其产品便无法做到明显的差异化。

▲同为当年的手机巨头,摩托罗拉选择了Android

最终,诺基亚选了第四条路。

2011年2月,诺基亚宣布与微软达成合作,塞班和MeeGo系统不再是诺基亚的战略核心,Windows
Phone系统正式上位。

至于诺基亚选择第四条路的原因,很多用户将其归结于“木马”埃洛普的阴谋,其实,如果我们站在诺基亚的角度,设身处地地思考,也许我们会发现,Windows
Phone几乎是当时诺基亚最合适的选择。

不选Android的原因我们前面已经讨论过,考虑到诺基亚当时的体量和地位,做出这个决定也是情有可原。

而诺基亚之所以放弃塞班,绝不是因为塞班当时已经落伍,事实上,作为一个能在有限的硬件资源上长时间稳定运行的微内核系统,塞班非常优秀。

▲经典的塞班机皇诺基亚N97

为了保证系统的稳定运行,塞班采取了非常严格的内存泄漏控制措施以及抢占式多任务调度,开发塞班应用所采用的Symbian
C 对开发者的约束也非常严格,这是塞班系统的优势,同时也是塞班系统的劣势。

例如,塞班系统一旦检测到内存泄漏,会立即让应用程序被动崩溃,要命的是,塞班系统的Leave机制会让内存泄漏稍有不慎就会发生,开发者想要写一个高质量的Symbian
C
,事实上是非常不容易的,除了开发之外,塞班手机的碎片化,也让塞班应用的调试成为一件麻烦的事情。

▲采用双滑盖设计的诺基亚N95

作为一款开发门槛较高的操作系统,塞班在当时已经很难讨好开发者,而对于一款操作系统来说,应用生态是重中之重,面对应用开发简单友好的iPhone
OS和Android,塞班在开发者面前已经很难保持其吸引力。考虑到这点,诺基亚选择放弃第一条路。

面对来自苹果和开放手持设备联盟的强烈冲击和严峻挑战,诺基亚肯定不会只准备一套方案,同样作为一套开源的操作系统,MeeGo的对标对象非常明确,就是Android。

对于当时的诺基亚来讲,他们需要一个操作系统来应对来自iPhone
OS和Android的冲击,而对于当时的英特尔来讲,他们需要一个操作系统来为其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开疆拓土,两者一拍即合。

自从与英特尔的合作达成以来,MeeGo的开发持续推进,可是当时MeeGo的开发面临一个严重的问题——进度过慢。

当时的诺基亚虽然预见到触屏系统未来必将大放异彩,可他们并没有把新系统的开发放到一个合适的优先级。在iPhone
OS和Android的步步紧逼之下,诺基亚所面临的形式已经非常严峻,面对市场占有率仍然可观的塞班系统,诺基亚在它上面继续投入人力和财力,费尽心思地把触屏特性塞到塞班系统里,以至于最终导致了MeeGo项目的推进速度过于缓慢的后果,2011年,Android系统已经在智能手机市场攻城略地,而第一款搭载MeeGo系统的手机诺基亚N9却直到那年的年末才正式发布。

MeeGo系统的失败,错并不在MeeGo系统本身,而在诺基亚没有早些放弃塞班、全力推进MeeGo项目,等诺基亚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诺基亚放弃MeeGo系统的时候,想必肯定是忍着剧痛的。

关于诺基亚不选择塞班、MeeGo和Android的原因,上文IT之家已经和大家进行了讨论,就当时来说,诺基亚剩下的选择,几乎只有Windows
Phone。虽然那时Windows
Phone的前景还难以预见,不过作为全球最顶尖的操作系统开发商之一,微软不仅在Windows桌面市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其曾经的Windows
Mobile也有过非常可观的应用生态和市场占有率,因此,那时的微软未尝不是个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

▲搭载Windows Mobile系统的手机手机

用过塞班手机的同学可能知道,当年的诺基亚并非是一家单纯的硬件设备制造商,同时,他们也是一家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其所提供的Ovi地图、Ovi邮件、Ovi文件、Ovi分享等服务也与Google类似服务构成直接的竞争关系,如果诺基亚和摩托罗拉一样,加入开放手持设备联盟,Google显然不会同意诺基亚将Google服务替换为Ovi服务,退一步来说,就算谷歌同意诺基亚服务入驻Android,考虑到Android系统的开放性,诺基亚的独家应用也可以轻易地通过技术手段提取出来,在所有Android手机上运行,而与此同时,正在向诺基亚招手的微软则承诺能够给予诺基亚较之于Google更大的支持力度,诺基亚的互联网服务也能够无阻碍地在微软的Windows
Phone平台上落地。

▲基于Windows CE的Windows Phone 7

作为手机行业当年的巨头,诺基亚显然不甘于沦为简单的设备制造商,如果选择Windows
Phone,对于这套操作系统,诺基亚则能够和微软一起,掌握Windows
Phone系统的共同领导权,这就是诺基亚选择Windows Phone的原因。

Yours Sincerely, Nokia.

Yours
Sincerely中的“Sincerely”,其含义本是“真诚的、诚恳的”,在书信中,这句话的作用其实和中文里的“此致,敬礼”差不多,只是一句约定俗成的客套话而已,并没有什么实际含义。

不过,在对待Windows
Phone平台的态度上,当“Sincerely”这个单词从诺基亚的口中说出的时候,大家要知道,此时的“Sincerely”已经绝对不是口头上的客套话,而是实实在在地发自内心了。

确立了和微软的合作之后,诺基亚下调了塞班和MeeGo的战略地位,并逐渐将其放弃,全身心地投入到Windows
Phone生态的建设和Lumia设备的研发和生产中来。

▲诺基亚首款Windows Phone设备Lumia 800

软件方面,HERE地图、HERE城市万花筒、MixRadio、诺基亚专业拍摄等特色功能的优秀体验,相信已经无需IT之家赘述;硬件方面,诺基亚生产的Windows
Phone设备不仅在设计上独具美感,在先进技术上,诺基亚也是不遗余力地创新。

就Windows Phone 8时期的标杆机型Lumia 920来说,其所搭载的PureMotion HD
技术、无线充电技术、PureView技术、光学防抖技术和Super
Sensitive技术,即便放到今天,也不落伍于时代。可以这样说,对待Windows
Phone平台,诺基亚的态度甚至比微软自己还要专一。毕竟,Windows
Phone若成了,那诺基亚也就成了,Windows
Phone若不成,那损失最为惨重的,肯定是诺基亚,而对于桌面霸主微软来讲,手机系统最终就算失败,他们也只是少了一个并不核心的业务而已。

▲Lumia 920:万众瞩目,真正创新

概括地说,微软和诺基亚的这次合作,诺基亚已经拼尽全力,真诚至极,而微软则是含含糊糊,慢慢吞吞,以至于IT之家的很多同学都非常惋惜地说,微软当年坑了诺基亚。

虽然Windows
Phone的败因不是我们今天这篇文章的讨论重点,不过作为结果,Windows
Phone确实让诺基亚应对冲击和挑战的行动最终以失败收尾。

在投身Windows
Phone阵营之前,诺基亚仍是拥有一定体量的芬兰巨人,而投身Windows
Phone阵营之后,诺基亚仅用了三年的时间便迅速衰落。

2011年,诺基亚宣布采用Windows
Phone操作系统,在Lumia手机面世初期,消费者和开发者热情高涨;

2012年,诺基亚宣布万人裁员、出售店铺、变卖包括总部大楼在内的“非核心资产”;

2013年,微软宣布以54.4亿欧元收购诺基亚的手机制造业务、设备和服务业务、Lumia、Asha品牌以及10年期的非独占专利许可证。

诺基亚这三年的经历让人唏嘘,同时拿到诺基亚手机业务的微软,也正如同捧着一块烫手的山芋,日子并不好过。

▲Microsoft Mobile推出的Lumia 950 XL

在与诺基亚之间的交易完成后,微软的智能手机业务一直处于亏损之中,据IT之家了解,当时的微软每销售出一台Lumia手机,即亏损36美元,面对“卖一台亏一台”的局面,2016年,Microsoft
Mobile以3.5亿美元的价格将Nokia功能机业务出售给鸿海旗下的富智康以及芬兰公司HMD
Global
Oy,Lumia手机的商标和部分专利虽未售出,但随着智能手机业务的停摆,对于现在的微软来说,这些从诺基亚处收购而来的资产,已无合适的用武之地。

是的,微软坑了诺基亚,不过同时,微软也坑了自己。

2013年9月3日,微软收购诺基亚的手机业务及相关专利的消息正式公布,当天,诺基亚的美股股价猛涨了31.28%。扔掉手机业务的这些年,诺基亚的市值已从2013年9月初的146亿美元涨到了今天的340亿美元。再次起飞的诺基亚,已经重新成为芬兰巨人。

如果当年选了Android

在HMD带诺基亚品牌的智能手机重回市场之前,面对“如果诺基亚当年选了Android”这个假设,小编的态度其实并不乐观,因为作为活生生的例子,同样是当年手机巨头的摩托罗拉就算及时投身Android阵营也没能摆脱衰败的魔咒,经历了两度易手,如今作为联想子品牌的摩托罗拉早已成为移动电话市场中的边缘角色。

▲联想推出的Moto P30

不过,看到诺基亚品牌智能手机“回归”之后的市场表现,小编突然发现,当时自己的想法可能是错的,选择了Android系统的诺基亚,其市场表现竟然如此乐观。如果当年加入开放手持设备联盟厂商不是摩托罗拉,而是诺基亚,那今天的我们,或许看到的就是另一幅景象。

▲诺基亚6是诺基亚品牌智能手机“回归”后的首款Android手机

2019年,时过境迁,今天的智能手机市场早已不同于当年,有些同学可能会说,“如果诺基亚当年选了Android”,这个假设本身就是不值得讨论的,因为历史不容假设。

此言差矣。如果历史真的不容假设,那我们研究历史,还有什么意义呢?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