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民任命林文新为CEO 引入中金战略投资

• 作者 浩宇 •
2012年04月18日16:59 • 网易科技报道

  4月18日消息,国内老牌安全厂商江民今日宣布,任命职业经理人林文新为CEO,并引入中金控股的战略投资。

  林文新本月初上任,他是江民公司首个出任CEO的职业经理人。王江民之子王营仍出任董事长。

  此番调整,除了人事层面,还有资本层面:江民还在两个月前引入了中金控股的战略投资,金额及持股比例不详。

  另外,江民还透露将启动上市计划,计划在三年内上市。国内另一家安全厂商瑞星也在不久前表示正在筹备上市事宜。

“我唐骏一定要做榜样”

乐居财经 林振兴 发自北京

2008年05月15日17:07 来源: 董事会 作者:叶檀发表评论(0)支持(0)反对(0)

一则人事变动公告,曾在“万通六君子”冯仑手中被捧上资本市场的网红企业万通地产再次闯入大众视野。

唐骏,以自己的信念、才能、职业操守,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构筑着标杆;唐骏的生存空间,折射着中国职业经理人的生存空间。

12月29日,万通地产发布公告,53岁江泓毅因“工作原因”,不再担任公司董事,同时辞去董事长、总经理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职务。这则公告似曾相识,与5月王忆会辞任时的说辞惊人一致。

4月3日,盛大网络宣布,唐骏不再担任公司总裁,其将转任公司CEO顾问、继续担任盛大董事。盛大董事长兼CEO陈天桥表示:“唐骏先生在担任盛大总裁的四年时间里,圆满完成了公司赋予他的职责和使命,为职业经理人作出了榜样,也在盛大成长发展的关键时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感谢唐骏先生的工作,并祝愿他在新的领域取得更大的成就。”

更有意思的是,兜兜转转,万通地产董事长的交接棒又回到了王忆会手中。

就像2004年2月离开微软总裁位置一样,唐骏此次离开盛大同样引起巨大的媒体效应,这位刻意坚守打工皇帝身份的人,使人们探查到中国职业经理人的生存空间。

离开微软,很辉煌,也有不得已。微软新的人事任命箭在弦上,打工皇帝当然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体面地离开是最好的选择;离开盛大同样如此,虽然唐骏一直强调与陈天桥的合作亲密无间,但是盛大的浓厚的家族色彩,以及项目上的意见分歧,恐怕也不能忽略。

万通地产是王忆会地产烙印的起点,从2002年算起,他和万通已走过了17个年头。

唐骏最大的价值,在于向转型中的中国经济提供了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范本。

万通地产的借壳主体是王忆会在1997年创办的先锋股份。2002年,冯仑携万通星河入主先锋股份期间,通过股权转让、分置改革等手段逐渐成为先锋股份第一大股东,并完成“先锋股份-万通先锋-万通地产”的更名。

金牌职业经理人,需要有信念;创业激情、管理手段、与股东的协调能力;职业操守——正是这一切成就了唐骏。

直至2007年,万通顺利完成借壳先锋股份的整体上市。在此期间,王忆会在公司的影子逐渐慢慢被抹掉。

他在解释离开微软加盟盛大的原因时,表示只与陈天桥谈了三个小时,“真正涉及他想让我出任总裁的内容,前后加起来不到20分钟,我们连待遇问题都没有作任何讨价还价就拍板了,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理念”。两人在盛大找到三样东西的交汇点,软件和民族、朝阳产业,没有其他企业能够给唐骏如此的想像空间。在微软的老大帝国中,唐骏的身份颇为尴尬,按部就班、叠床架屋的组织架构让管理者尤其是不被充分信任的管理者失去空间。毫无疑问,坐在美国宽大的办公室与在中国市场一线打拼,两种管理者的冲突将非常激烈。因此,唐骏表示,微软是辆运行平稳的车,而盛大是在加速疾驰的车,后者的挑战更大。

风水轮流转,因为玩起工业地产,万通地产陷入了转型困境。2014年,冯仑开始寻求资本援助。同年4月,王忆会卷土重来,通过嘉华东方控股出资3.7亿元买下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4.79%股权,以白武士的姿态再次出现。

国内类似于盛大这样新型企业的诞生,为唐骏这样的职业经理人提供了广阔的舞台。除了将盛大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市场,在盛大被投资人看淡的关键时刻,唐骏再次远赴华尔街,向海外投资者解释盛大的网游模式,并大获成功。这显示出唐骏加盟盛大的主要功能,那就是帮助盛大在纳斯达克上市,同时让国外投资者理解并且接受中国的网游产业。这是唐骏对盛大最大的功绩,当职业经理人既定的阶段性使命完成后,当唐骏实现了把盛大从创业企业带上较为成熟的企业之路的时候,也就是华丽转身的时候。

四个月后,万通董事会改组,嘉华控股入主,嘉华控股实控人王忆会找来的职业经理人江泓毅、李虹、马健分别当选董事长、董事。

如果唐骏继续留在盛大,在战略层面会与陈天桥产生冲突,在执行层面上,会与自己一手带出的盛大的其他职业经理人产生冲突。唐骏对自己的定位十分清楚,“我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我很清楚自己的职责。从加入盛大的那天起,我就十分明确,这个公司是陈天桥的,我所要负责的是对他的辅佐和执行,我不可能违背他的意愿”。

2016年,嘉华控股收购万通股份,收购完成后持股比例达35.66%,冯仑全面退出万通地产,拿到万通控股权的王忆会,顺理成章成为了万通实际控制人,也开启了王忆会的万通时代。

唐骏不是艾柯卡,他所立足的职业经理人的土壤与美国不同,他不可能获得艾柯卡那样的权力,不可能将自己的战略与管理意图贯彻始终。实际上,意图收购新浪与实现家庭战略并没有成功,盛大的核心竞争力仍在网游方面,他们将遭遇到强大的竞争,此时,只能由陈天桥主导新一轮战略。这是陈氏企业,而不是控股者隐身之后打上唐氏烙印的企业。

2018年1月,王忆会被正式任命万通地产董事长。然而不足一年的时间,他于2019年5月递上一封辞呈,卸下万通地产董事长的头衔,从台前迈到幕后。但他仍然保留着实际控制人的身份,目前持股29.24%。

唐骏得到的回报是财富。在带领盛大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后,唐骏共获得约266万股盛大期权。据纳斯达克F-144表格显示,唐骏从2005年6月开始执行期权、抛售股票套现。在2005年6月和8月两次大规模减持7.5万份、17万份ADR股份。之后,他在2005年11月和2006年5月共三次抛售了共约11.7万份ADR股份。除去期权成本约3185万元,其五次减持共实现净收入5254万元。

王忆会为何退居二线?业内人士指出,王忆会入主万通地产本来的计划是让万通转型,但是之前规划的转型也都没有成功,最后只能放弃原本的计划。

唐骏清楚作为职业经理人和东家的利益关系,“我们的利益是捆绑在一起的,如果盛大股票升值了,陈天桥受益最大,而我也是一个受益者;相反,盛大业绩不好,他的损失最大,而我也是一个损失者。我与陈天桥从最初携手就已达成共识,我们的利益也随即系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回顾万通地产董事长更换之路:江泓毅-王忆会-江泓毅-王忆会,老板和经理人交替掌权,且江泓毅是王忆会找来的职业经理人,不存在股权斗争?那为何二人要来回交替?

这就是职业经理人的选择,认清自己的定位,得到自己的财富,该走的时候,挥一挥衣袖,无爱也无恨。起码表面上必须如此潇洒。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分析称,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涉及重大交易事项,老板为把控过程与风险,可能会直接到前台来;二是涉及重大责任,经理人往往承担不了,老板只好自己出来承担。

国内职业经理人的舞台仍然有限,在民企层面,他们会遭遇家族文化的挑战,会遭遇到强有力的控股股东的挑战,这就决定了职业经理人必须在听命与开拓之间左右为难;在国企层面,他们会遭遇到强有力的行政统制惯性的挑战,他们不得不听命于行政官员,并且不得不忍受较低的薪水。

此次与江泓毅同天辞任的还有冯冠豪,他在6月13日空降万通,成为万通董事会董事,以及万通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及审计与风险控制委员会委员。

唐骏能否走出职业经理人转型不顺的泥潭?业内人士都给予了美好的祝福。蓝港在线CEO王峰说,“即使唐骏转型传统行业,凭借他的国际化背景、管理经验和社会资源,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IDC高级分析师黄涌涛认为,在中国本土成长起来的经理人,一方面具备经验优势,一方面是管理优势。在中国,管理大型企业,职业经理人的优势是不受行业限制的,跨行业不是难以逾越的事情。

今年2月,普洛斯8.21亿元收购万通10%股时,曾表示”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席“的位置要由普洛斯CEO梅志明出任。半路杀出的冯冠豪,是毕马威中国区的原副主席,对上市重组、跨境并购有着丰富经验。

唐骏表示会将职业经理人的路走下去,他的职业目标就是要将职业经理人做到极致,“做一个完美的职业经理人”。他声明不做网游、互联网产业,以免“伤害”到盛大。完美的职业经理人,必定看重操守。

此外,业内人士进一步指出,“普洛斯入股万通不仅仅是一场简单的财务投资,而更多将通过合作等方式,介入万通地产的战略经营层面”。

唐骏对职业经理人的坚持有着强大的信念,或许我们应该为之鼓掌:“在创业还是职业经理人之间,我选择职业经理人。因为在中国,希望能通过我的努力,树立一个职业经理人的标杆,改变中国人过去的看法,中国人一说职业经理人,就觉得是打工,认为是贬义词。我唐骏一定要做榜样:打工有前途,也可以受到社会尊敬,也会很有钱。”事实上,唐骏,这个中国较为优秀的职业经理人,以自己的能力和职业操守,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树立了标杆。

此次江泓毅和冯冠豪双双卸任,是否预示万通地产将迎来大动作?

离职的唐骏收到了众多公司的邀请,其中包括大的跨国公司。唐骏4月8日谈到做国企老总的可能,在被问及是否有出任国企老总的规划时,他说,“现在还不好说。目前我们的国企领导更像官员。也许三四年后会看看这样的机会吧。”

如果唐骏能出色地做个国企老总,那无疑会极大地拓展其作为职业经理人的生存空间,也将意味着中国职业经理人的某种“飞跃”。我们对此表示期待。

眼下的王忆会不像冯仑那般决绝,即便万通地产已千疮百孔,他还是没有选择彻底离去。但是他所要面临的压力却不容小觑,万通地产业务不断收缩,战略转型之路多年推进不畅。

4月15日,新华都集团宣布唐骏加盟,出任总裁兼CEO,唐骏获得10亿元的“转会费”,新华都董事长陈发树表示任用唐骏的合同中没有聘期——唐骏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今年前三季度,万通地产指标出现大幅下滑,实现营业收入7.1亿元,同比减少74.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39亿元,同比减少29.3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净亏损1.57亿元,同比下降251.87%。业绩数据难以与“房地产开发”上市公司地位相匹配。

与此同时,前9月,万通地产累计实现销售面积2.34万平方米,实现销售额约5.94亿元。更为值得注意的是,在年初失去了最后一块土储的万通地产,至今仍未进行拿地,换而言之,也就是无新增土地储备。

零拿地的背后,是公司现金流持续恶化。2017-2018年,万通地产经营现金流分别为9.8亿元和3.3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经营现金流量净额巨降至-6.4亿元,同比大幅下滑333.38%。

11月13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了53家疑似失联机构,其中北京阳光正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赫然在列,据企查查显示,阳光正奇是万通地产的子公司。全资私募暴雷,母公司自然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这次回来,王忆会带着自救计划。任命当日,万通地产拟以2.5亿到5亿元回购3799.39万到7598.78万股公司股份,用于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或股权激励。

回购的主要目的为增强公司股票长期投资价值,维护投资者利益,增强投资者信心,提升对公司价值的高度认可和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进一步完善公司长效激励机制。

从股价来看,万通地产最新收盘价为5.16元,回购价格不超过6.58元,较最新收盘价的溢价为27.52%。公司股价近三个月上涨超过35%,创一年新高。

除了回购股份用于员工持股计划,万通地产还出资1亿元认缴金镒铭股权投资基金份额。据12月29日公告显示,该基金目标募集规模为30亿元。合伙期限自2018年3月5日至2038年3月5日;基金的存续期限自基金的成立日起算,至首次交割日的第8个周年日为止。

然而,王忆会的回归,真的能阻止万通地产继续走“下坡路”吗?

乐居财经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