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更应挑起电子商务平台责任?

• 作者 朱翊 •
2009年11月24日09:35 • 朱翊博客

文/朱翊

 

  如果不是看到淘宝打算用1亿人民币来打假的新闻的话,我都差点忘了今年2月份的时候,马云也曾表示过要打假但最后却不了了之的事情。不过,此次淘宝官方宣布用1亿人民币来打假的新闻日期是11月18日下午,而早在11月1日的时候,品牌整合营销传播网CEO黄相如就已经成立了一个“网络打假团”,这前后相差半个月的时间,不会是淘宝的行动刚好落在来自民间的“网络打假团”吧?

 

  要说两者仅仅相差半个月的时间属于巧合的话,我还真不相信了。淘宝之所以在沉寂9个月之后重新表态要打假,十有八九是面对万千网民对打假的欢迎给了淘宝巨大的压力,因此淘宝才不得不掏出1亿人民币来打假。从这点上说,如果没有品牌整合营销传播网CEO黄相如和其成立的“网络打假团”,那么淘宝网也不可能会像现在一样突然对网络打假来了兴致,因此可以说,是品牌整合营销传播网CEO黄相如和其成立的“网络打假团”的实际行动,让淘宝不得不正式面对万千淘宝用户的合法权益。

 

  在当前的互联网环境下,无论有着多么完善的法律法规,但电子商务交易中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虚假欺骗。虽然各种各样的欺骗事件中当事人的双方都应带会有一定的责任,但作为承载买卖双方交易主体的第三方平台,淘宝同样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之前面对媒体的质疑,淘宝相关人员还拍胸脯保证说淘宝上没有假货,但现在淘宝官方自己却站出来要打击假货了,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典型做法?假若淘宝真的没有假货,那现在淘宝淘钱打击哪里的家伙呢?

 

  随着互联网对个人日常生活的影响日趋加大,越来越多的用户习惯了选择在线交易,因此作为第三方平台来说,如何保证这个平台的健康、干净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如果这个平台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黑暗与污垢,那么这样的平台只能自己走向灭亡。作为国内最大的在线交易平台,淘宝的网络打假还有待更切实的行动,纵然淘宝是最大的在线C2C交易平台,但如果淘宝对于这个平台的干净程度不予以重视的话,那么其被其他竞争者超越进而死亡也是未知数。

 

  作为个人消费者,自然是希望能处于一个良性、干净的电子商务平台,而对这个平台的建设,也希望淘宝能真正做一些切实的工作。对于普通消费者的利益保障,淘宝更应该向“网络打假团”学习,因为这是淘宝本来就义不容辞的责任。(朱翊/文)

本文链接http://zhuyi.org/blog/post/533.html

与任何新生事物新生行业从无到有一样,网购这一新鲜行业在逐步壮大的过程中一样需要不断纠偏。区别于传统商业模式下有消费者协会、有工商局撑腰,网络虚拟世界采购行为的产生,切实给现实消费生活带来不小的影响,消费者如何维权,网购投诉如何处理等等,至今对网购全行业参与者来说,仍是个待解难题。

内容摘要:近日,阿里巴巴CEO陆兆禧出席了阿里巴巴在杭州举办阿里巴巴网络交易平台打假工作汇报会暨《2014网络交易平台打假研究报告》发布会。会上,陆兆禧称,过去淘宝那么多年,因为淘…

马云斥资1亿元来支持打击假货

日前,阿里巴巴在杭州举办阿里巴巴网络交易平台打假工作汇报会暨《2014网络交易平台打假研究报告》发布会。

那个说“举着望远镜也找不到竞争对手”的马云,从去年11月18日淘宝宣布打假的运动开始到今天,已经快两个月了。那天淘宝官方紧急动用了超过200家的新闻媒体,高调宣布将成立打假团,开展新一轮的“全民打假”运动,并斥资1亿元来支持打击假货。

据了解,阿里巴巴ceo陆兆禧出席活动并表示,假货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应该全社会共识,对阿里来说,我们没有把这个当做一个借口,而是当做一个责任。

困惑 网购平台没有“打假”权利

近几年,阿里打假有点孤单,因为作为一个企业,被骂得比较多,所以呢,也虽然做了很多工作,但是有很多地方也有力不从心。淘宝、阿里作为一个公司,我们没有执法权,对环境有侵害的,我们阻挡在淘宝阿里的平台之外,但是他还是在不断的进来,对待假货还是需要很多证据和线下的执法。

不过,直到发稿当天,在淘宝网上搜索LV,还是可以搜到110万件宝贝,最便宜的25元;搜索李宁,可以搜到204万件宝贝,最便宜的只需要1元。

这次,我们得到了国务院“双打”办和各部委的肯定,未来阿里肯定会在新的形势下面全力配合相关的职能部门,打击假冒伪劣,保护消费者权益。

作为国内网上领先的消费平台,淘宝网自身一直有着较为完善的打假流程与体系,包括机器排查、人工排查、页面举报以及和厂商合作等系列举措。数据显示,以耐克为例,2008年,淘宝网帮助耐克进行假冒商品处理16次,下架商品达488360件。据悉,截至目前,淘宝网清理假冒品牌商品1946588件,冻结封杀9834家售假的网店。事实上,针对假冒伪劣等信用缺失问题,淘宝网的“打假”从未间断,并在2007年推出“消费者保障计划”,具体包括“先行赔付”、“7天无理由退换货”、“假一赔三”、“如实描述”等举措。

陆兆禧称,淘宝是2003年建立的,一直在致力于在互联网环境下如何更好的保护消费者的权益,帮助社会治理假货的问题。过去淘宝那么多年,因为淘宝作为一个公司,阿里作为一个公司我们没有执法权,把更多对环境有侵害的,阻挡在淘宝阿里的平台之外,虽然,这么多年下来,我们有很多经验,包括你换了一个马甲我们还知道你就是那个骗子,那个卖假货的人。但还是需要很多证据和线下的执法。

不过,最有意思的是,就在记者搜索出的1元李宁女款板鞋店铺,就有“先行赔付”、“7天无理由退换货”、“假一赔三”、“如实描述”等店铺标识。而在淘宝网上这样的宝贝是不是假暂不去考证,但是这种价格是让品牌商绝对吃不消的。

非常荣幸这些年的努力和广大用户的参与,特别是我们的很多商户,国际的商户,本地的商户一起参与,我们积累了很多经验和方法。同时,这次得到了国务院“双打”办和各部委的肯定,未来阿里肯定会在新的形势下面全力配合相关的职能部门,打击假冒伪劣,保护消费者权益。

在淘宝打假行动摩拳擦掌的同时,事实上淘宝网平台也有自己的苦衷。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姚欢庆表示:“交易平台的确有自律和监管的义务,但从法律意义上讲没有‘打假’的权利。”记者了解发现,淘宝网的无奈确实如此。因为一定需要有品牌所有企业或执法部门提供的法律文件,淘宝才能参与打假。

假货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应该全社会共识,对阿里来说,我们没有把这个当做一个借口,而是当做一个责任。假如中国的电子商务做得好,可能跟阿里没什么关系,假如中国的电子商务做得不好,那肯定跟阿里有关系。所以我们把这个责任牢牢的记在心上。

“打击网络假货的根源不该仅仅依靠网上零售平台自身实施的各种打假的方法,而在于从根本上破除假货的现实渠道,因此,更应该从线下的制假源头开始打击,必须要有工商、公安以及假货生产地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才能获得切实成效。”有分析人士指出。

这些年对于假货,阿里人一直非常努力,事实上就是阿里和淘宝是假货的受害者,我们心里是最难过的。为什么呢?我们说成一家公司诚信是我们的dna,每一个消费者在淘宝上买到假货,他可能永远就不会再来了。所以我们最早我们建立了以支付宝为基础,以信用评价为工具,这样的一个体系,来建立了最初的社会的一个诚信机制,让交易可以在网上进行。

质疑 黄相如是“打手”还是“推手”

如今,我们很高兴的能看得到,支付宝已经发展壮大了,也证明了这个体系越来越受到欢迎和关注。另外,每个消费者主动评价,和每一次购物之前主动去看所有之前的消费者的评价,评价在整个诚信体系里面变得越来越重要。而每一个交易,在整个淘宝系统里面都会留下所有的实实在在的痕迹,这些痕迹将会永久保存。一切的违法在互联网在淘宝这个平台上,就像一面镜子一样,让他曝光在阳光下面。

当记者对淘宝打假事件满腹狐疑的时候,一位资深品牌告诉记者:“说马云要打假,浙商们都笑了。”对于一贯喜欢哗众取宠的马云和淘宝来讲,打假是他们永远都要面对的问题:一方面在电子商务高速但不规范的发展初期,淘宝需要数量庞大且资金雄厚的假货商和知假卖假消费者造出这样一个繁荣的景象,以马太效应拿到“中国网民第一网购选择”的战略地位;另一方面,对于淘宝来讲,假货如同“肥肉”,未来几年市场逐渐走向电子商务成熟期,这些假货问题迟早会严重影响到淘宝的健康与发展。“肥肉”能让淘宝看起来很壮,但也会危害到那些品牌企业与正经卖家的合法利益。

所以,所有的售假的这种企业和个人,在网上当他们发生这种行为的时候,他们的压力肯定会越来越大。然后,成本越来越高。其次我们认为消费者权益的保障和打假,不应该只是一个运用式的一个动作,他应该具有持续性。

而这个假怎么打,却是江湖中的传说。虽然淘宝在此前几年也曾过多宣布过进行打假,但其实际行动和声势明显逊色于本次。因为从马云角度来看,淘宝网既无“打假”权利,“打假”也不能给他带来什么利益。用业内舆论炒作的观点来看,本次网络打假团事件到像是在帮淘宝炒作——或许黄相如的幕后老板就是马云。因为之前的反庐舍事件中就有人说黄相如在帮马云炒作。现在,他又站出来质疑淘宝1亿元要怎么花?这不是让公众有理由继续关注淘宝的打假活动么?

这需要我们共同在制度上面和社会管理层面上面,公司运营上面多方努力,之前,我跟一个同事交流,他给我一个数字,他说淘宝在消费者保障方面逐年在提升,2014年淘宝员工介入纠纷的比率再一次创新低。2013年这个时候大概是每一万笔有4.5笔的投诉纠纷,而2014年是一万笔只有3.5笔的投诉纠纷,纠纷率下降22%。这个市场说明反对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反映是正面的,而消费者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保障,我们的诚信环境也越来越好。

据此,众多因素让相关人士猜测,未来半年内,淘宝很可能“收购”这个民间网络打假团,长期为淘宝打假,堵住消费者的嘴巴。当然,如果淘宝收购网络打假团,黄相如开价也不会少于千万。因为淘宝的名声实在是太值钱了——如果消费者都觉得淘宝上都是假货,那么好不容易蓄积的“肥肉”会被暴露在公众之下,那最终必然会把淘宝带向病床。

如今,我们看到网购的蓬勃发展,正好印证了这一点。但是我们同时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假货的根源在线下,仅靠一家企业,仅靠在线上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是没有办法彻底节制假货,我们非常高兴看到在国务院“双打”办的领导下公安、质检、工商等部门运用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和阿里共同合作,对线下假货进行打击,同时相关各个部门对我们的工作给予了大力的指导和帮助。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姚欢庆分析指出:“交易平台本身在交易过程中虽然并不是利益受害方,但必须履行自律和监管义务。”

我们借此呼吁,希望更多的社会力量能够加入到打假的协同中来。阿里愿意贡献出自己这方面的经验、能力、技术和资源。所以在发改委的同志提出的我们共建信用体系,我们非常愿意,刚才邵晓锋已经代表集团表达了我们的意愿,我们肯定是全力支持。我们希望打假不仅是曝光,更要支援、共治,只有真正打下去,假货才有可能被消灭的一天。

方法 品牌商积极维权助力淘宝

最后我想再次感谢“双打”办,国家各部委对阿里的指导和肯定。我们深知打假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只要假货存在一天,阿里和打假的对抗就不会停止,我们真心的希望在社会各方的共同努力下,终有一天消费者不会再为买到假货也担心,品牌商不会再为假货商品而头疼,诚信的商人能够获得更多的市场,消费者能享受到更多的购物的乐趣。

最近,淘宝网公布了打假的近期成果。淘宝网打假官方邮箱一个月共接到462封举报信,法国香奈儿、百丽集团、鄂尔多斯羊绒衫、上海安塞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数十家品牌企业加入到淘宝打假行列中。

有关专家认为,打击网络假货的根源不仅依靠网上零售平台自身实施各种打假的方法,而在于从根本上破除假货的现实渠道,因为当前市面上有太多的假货制造商,而且打击力度较轻,假货才会卖到网上。

以纯集团董事长助理,打假负责人陶德富说:“没有淘宝网的帮助,这些是无法做到的。正因为有淘宝网这样的网购平台站出来,我们正牌生产企业的合法权益才能得到保障。”原来以纯此前一直在与淘宝网联动打假。淘宝网从一开始就派专人联络,为厂商提供证据。因为淘宝网的帮助和提供的证据,以纯顺藤摸瓜,对线下制假售假者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据悉,以纯的淘宝商城店在去年11月11日活动中单日交易就超过100万元。

李宁公司也希望在今后能更多地配合淘宝进行下一步动作。李宁公司建议,打假要打源头,通过淘宝网上的线索,延伸到输出假货的大型假货集散地直至生产基地;同时,工商、公安等机构一定要参与进来。李宁呼吁能有更多的品牌和网民一同参与到网络抵制假货,齐推正品的行动中。

据悉,广州贞观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作为阿迪达斯有限公司的品牌代理人,也向淘宝发来函件支持打假行动。据悉,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淘宝已为贞观删除售假链接数万条,处理侵犯上述国际知名品牌之商标专用权的多个假冒商品。

建言 先立法再扩大网购监管

对于网上购物存在的问题,专家建议,最根本的对策是立法立规,建立一整套规章制度,辅之以先进的技术手段,从各个方面予以规范。首先,运用现有法律法规加强监管。网上购物中,买家卖家具有合同双方关系,交易过程是一个合同要约、承诺的履约过程。建议有关部门制订具体政策或司法解释,规定网络平台商有义务对交易过程电子数据加以保全和管理,以此作为间接证据,并规定其仅适用于网上购物争议纠纷处理的依据。

其次,发挥电信部门管理职能。网上购物的基础是网络,而网络的基础则在于空间的大小和速度的快慢。建议电信部门加强与涉及网上购物投诉处理部门和组织的信息互通,对于严重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采取技术措施,限制其网站运行,迫使不负责任的网络平台商不得不建立解决投诉机制,加强对卖家的管理,更好地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诚然,打“李鬼”还需借“李逵”的力,对于传统品牌商家来说,维权、竞争、责任实在是压力重重。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