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反垄断监管不力 英特尔CEO等高管被股东起诉

• 作者 友亚 •
2009年11月18日15:13 • 赛迪网

  据国外媒体报道,英特尔股东查尔斯·吉尔曼(CharlesGilman)近日对包括英特尔CEO欧德宁(PaulOtellini)在内的多名高管提起诉讼,指控他们对英特尔的反垄断行为监管不力。

  被起诉的英特尔高管包括CEO欧德宁、前CEO兼董事长克雷格·贝瑞特(CraigBarrett)、董事詹姆士·普拉默(JamesPlummer)和苏珊·德克尔(SusanDecker,雅虎前总裁),以及前董事卡罗尔·巴茨(CarolBartz,雅虎现任CEO)等。

  指控书中,在过去的18个月中,股东曾多次要求英特尔高管提供相关信息,但这些高管充耳不闻。而且,在清楚英特尔面临各种指控的情况下,审计委员会却不愿采取补救措施。

澳门新葡新京888882,  此外,从2001年至2007年,英特尔的反垄断计划得到了欧德宁和贝瑞特的批准并执行。

  此次诉讼的导火索是英特尔以12.5亿美元与AMD和解。英特尔和AMD上周四宣布,双方已达成和解协议,英特尔将向AMD支付12.5亿美元,从而解决双方之间的全部反垄断和专利侵权诉讼。

Win7之家:英特尔对PC厂商的“潜规则”失灵

英特尔向AMD支付12.5亿美元 以了结全部法律纠纷

日前,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与英特尔初步和解协议的达成,使得伴随着英特尔的一块心病逐渐消散。
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英特尔同意不再收买PC厂商,禁止他们使用竞争对手的处理器产品。对于使用竞争对手处理器的PC厂商,英特尔不能再加以报复。英特尔不打自招的说法,将其原先“胡萝卜加大棒政策”的一贯做法暴露无遗。
虽然在近些年一浪高过一浪的反垄断调查下,英特尔显得有恃无恐。但是,过去十多年来,英特尔通过威胁和利诱PC厂商,加强市场统治优势的手段屡试不爽。
可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包括苹果电脑在内越来越多的电脑厂商选择与AMD合作,而英特尔的新兴对手ARM在移动互联终端产品市场领跑,英特尔面临腹背受敌的尴尬境地。

CNET科技资讯网11月13日国际报道
英特尔将向对手AMD支付12.5亿美元,以了结全部法律纠纷。此举将进一步弱化反垄断机构针对英特尔的调查。

反垄断拉锯战

消息一出,AMD股价周四上涨22%。分析师预计,AMD将利用这笔资金偿还32亿美元债务。英特尔股价也出现上涨。

根据国外最新消息,FTC和英特尔的和解协议仍未达成最终结果,还需要更多时间来讨论反垄断和解协议的细节。

和解也结束了AMD针对英特尔长达12年的诉讼。

英特尔公司高级副总裁兼法律总顾问段明德表示:“和解协议提供了一个框架,让我们继续参与竞争,以最优的价格为消费者提供最好的产品。和解也让我们不再用很大的开支和精力来应对FTC诉讼。”

由于AMD的起诉,亚洲,欧洲和美国的监管机构已经对英特尔采取反垄断调查。英特尔是全球第一大芯片制造商,其中央处理器占领了80%的个人电脑市场。

因为这场诉讼而获利的AMD公司则显得比较淡然,AMD中国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与英特尔和解后,AMD将持续高度关注英特尔通过给予或者拒绝给予价格折扣来排挤竞争对手进入市场的做法。此次,FTC对英特尔上述滥用行为做出了明令禁止,并保证持续对其行为进行监控。

AMD表示,将撤回全部针对英特尔的上诉。两家公司还达成了一项为期五年的专利互换协议。

去年12月16日,在英特尔竞争对手AMD和显卡制造商英伟达的催促下,FTC起诉英特尔,指控其在过去十年中滥用市场统治优势,排挤竞争对手以扩大垄断。

FTN Equity Capital Markets公司的Joanne
Feeney表示,此举将促使美国联邦商务委员会撤销针对英特尔的调查。她说:“和解消除了存在于两家公司身上大量的不确定因素。12亿美元是一笔很大的资金,我相信AMD将用这笔钱去偿还债务。”

当时,FTC指出,英特尔采用威胁和利诱等手段,迫使戴尔、惠普和IBM等各大PC厂商不采购竞争对手的芯片。此外,该公司还采用了独家协议或排他性协议,阻止PC厂商推广安装了非英特尔芯片的产品。

联邦商务委员主席Jon
Leibowitz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的机构将评估和解协议,由于对英特尔的调查还在进行,因此他并不能进一步对此事进行评论。

随后,英特尔发布声明表示,FTC的各项指控不实,且新的监管规则将不利于技术创新,从而最终使消费者利益受损。

美国反垄断机构负责人Bert
Foer说,和解并不意味着FTC会撤回调查,他说,除了AMD,还有其它公司也对英特尔提出了上诉。

FTC与英特尔的这场反垄断拉锯战正式拉开帷幕。其间,英特尔对指控进行了否认,并且坚称只是向PC厂商提供了一些折扣。

纽约首席检察官Andrew
Cuomo上周发布了一份83页的起诉书,宣称,为了对付AMD,英特尔采取了威胁与贿赂行为。消息灵通人士指出,AMD和英特尔的和解并不会改变纽约首席检察官的态度。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电脑厂商戴尔近日遭到了美国证交会1亿美元的处罚,而SEC所披露的信息显示,在2008财年之前的多个财季,戴尔涉嫌将来自英特尔的“回扣”计入公司运营利润,粉饰财报欺骗投资者。

AMD表示,将撤去全部针对英特尔的起诉,包括一桩在特拉华州地方法院的案子,两桩日本的起诉。

SEC表示,英特尔公司支付给戴尔公司大笔回扣以换取戴尔不使用其竞争对手AMD的处理器,而戴尔公司将这些回扣计入运营利润。

AMD说,尽管尚存在一些小问题,和解增加了市场的竞争性,是从“战争走向和平的重要举动”。

数据显示,随着英特尔给戴尔的这笔额外款项的不断增加,其占公司的利润额不断扩大,2003财年,额外款项占戴尔运营利润的10%,2006财年则为38%,而2007财年第一季竟然高达76%。

AMD已经连续12个季度亏损,与英特尔的和解为AMD成为一家真正的“无工厂”的芯片制造商扫清了障碍。

近年来,美国、日本以及欧盟等国家和地区围绕英特尔的反垄断诉讼一浪高过一浪。面对这些诉讼,英特尔显得有恃无恐。英特尔一直津津乐道的一个例子就是,1969年,着名的IBM反垄断诉讼,耗费资源无数,长达13年,最终以FTC撤诉告终。英特尔也准备将反垄断的诉讼案变成一场耗时极长的资源战。

AMD已将制造工厂分离到GlobalFoundries公司,不过,按照现行规定,AMD对其保留大部分拥有权。

“反垄断与专利诉讼可以说是美国最高端的诉讼。”美国硅谷Agility IP
Law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龙翔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反垄断调查具有高度的技术性,极其复杂,并且非常耗费资源,一般都会持续几年时间。

GlobalFoundries有望与新加坡的特许半导体公司合并,因为两家公司均获得了阿布扎比财富基金的大量投资。一旦GlobalFoundries

他认为,反垄断诉讼往往事关一家企业的命运,所以企业一般都会倾尽全力,在英特尔的这宗诉讼上,英特尔做出了一系列的妥协,这是双方都愿意看到的结果,因为如果开庭审理,最终结果如何,无法预料。

满足一定的技术要求,两家公司即可合并。

厂商踢爆英特尔潜规则

AMD公司CEODirk
Meyer说:“这项和解将对行业产生变革,这一行业不会变成你死我活的地方。人们理解芯片制造行业的变化需要时间,不过,这一行业确实已经发生改变。”

英特尔在美国与欧洲的麻烦还没有解决,在中国市场上又遭遇了国内电脑厂商的炮轰。此前,因为无法忍受被英特尔降级的七喜电脑公司董事副总裁毛骏飙主动向媒体大倒苦水。

股价上涨让AMD市值从36亿美元上升到了44亿美元。

今年7月初,由于与AMD在笔记本电脑上的合作,七喜与英特尔的矛盾升级。七喜也被英特尔降为Channel
OEM客户。

对英特尔来说,和解减轻了司法纠纷上的压力。

据毛骏飙向国内媒体透露,英特尔合作伙伴主要分为三级。第一级是MNC,一线PC厂商惠普、戴尔、联想等企业属于这一级,这一级客户很多直接与英特尔总部合作,拿货价格优惠,返款比较高,越高端的芯片,优惠幅度越大。

英特尔CEO Paul
Otellini表示,和解消除了因为法律纠纷引发更大赔偿金的危险。他继续重申,英特尔并未做任何违法事情。他说:“我们并未做那些事情,我们未来也不会做违法的事情。我们对纽约首席检察官的指责完全不赞同,该指责毫无根据。打折与返现是标准的商业活动,完全符合法律规定。”

第二级为Local
OEM,像本土的神舟、方正、同方、七喜等国产厂商都属于这个级别。该级别一般跟英特尔大中华区进行合作。英特尔对其的支持力度不及MNC,但会优于Channel
OEM客户。第三级为Channel OEM,主要为一些区域性品牌。

由于和解,英特尔调整了第四季度的收入预期,企业费用开销从原来预计的29亿美元增长到42亿美元。

据毛骏飙透露,由于有着价格以及返款等优惠,因此,英特尔对客户的降级,有时就变成一种惩罚手段,而合作模式调整后,七喜将享受不到从英特尔直接采购的政策优惠,也享受不到以往英特尔专门团队提供的技术支持。

欧盟发言人Jonathan Todd说,欧盟已经注意到了英特尔和AMD的和解。

事实上,英特尔也在控制下游厂商使用竞争对手AMD的处理器。

这些并不是英特尔控制产业链的全部手段,毛骏飙还向媒体表示,由于在市场上处于绝对垄断地位,英特尔拥有绝对的CPU定价权,原本成本是20美元的产品,英特尔却一定要卖60美元的价格,当厂家把60美元的货款给了英特尔后,英特尔再拿出20美元,根据Local
OEM客户的忠诚度进行不同的“赏赐”。

此外,还有业内比较“知名”的“市场基金返款”政策,根据这个政策,厂商使用英特尔的芯片,并在PC机器上贴上“INTELINSI-DE”以及帮助其市场推广便会获取英特尔相应的广告报销或者返款的支持。

据某PC厂商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几年前AMD势头比较猛的时候,英特尔返款有时能达到50%。

神舟电脑产品中心副总经理余军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神舟仍然与AMD有一些合作,但只在台式机方面,而笔记本电脑暂时没有使用AMD的芯片。但对近期国内电脑厂商爆料英特尔潜规则一事,他表示不方便发表意见。

8月9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毛骏飙,毛骏飙拒绝接受采访,随后,他向记者发送短信称,“不想再就此事发表看法。”

一个月内,态度发生180度的转变。外界猜测,七喜在与AMD合作后,受到了英特尔强大的压力,无奈,七喜只好兵行险招,通过媒体向英特尔施压。

尽管这些传言并没有得到证实,但是英特尔上季度的强劲财报与国内PC厂商的生存状况却出现了鲜明的对比。

财报显示,英特尔今年二季度营收108亿美元,运营利润40亿美元,毛利润率为67%,而一线PC厂商如惠普、戴尔、联想的毛利率只有10%左右,七喜、方正、同方这些企业毛利率仅在6%上下徘徊。

更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二线PC厂商的电脑业务根本不赚什么钱,很多企业的利润都来自其他业务。

8月9日,在广州大学城的一次会议上,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英特尔执行董事戈峻。对于此前国内电脑企业踢爆英特尔“潜规则”、挤兑竞争对手AMD一事,他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价格决定市场选择

在英特尔与AMD多年的竞争中,虽然有英特尔对产业链的种种把控,但最终其实还是“市场说话”,如PC业资深分析人士孙永杰所言,“在PC已经同质化的今天,价格从某种程度上决定着市场和用户的选择。”

7月底,七喜电脑与AMD举办了一个非常高调的战略合作仪式。

几天之后的8月6日,索尼也与AMD携手发布了首款基于AMD新一代主流笔记本平台的EE系列笔记本电脑。据了解,除七喜、索尼外,近一段时期,还会有更多的AMD处理器笔记本推向市场,主打中低端市场,包括联想、惠普等国内外厂商。

几年前,AMD已经纷纷与国内外众多PC厂商开始了在台式机上的合作,但笔记本电脑仍是偏高端的产品,英特尔仍牢牢把握着笔记本芯片这一市场。

然而,市场的变化已经由不得英特尔自作多情了,笔记本日益走向中低端市场,电脑厂商的价格战也越打越激烈,消费者也希望有更多的选择、更好的性价比。

面对众多笔记本电脑厂商开始选择AMD产品这一事实,AMD全球副总裁潘晓明也把原因归结为“市场的选择”。在与七喜的合作仪式上,潘晓明说:“双方的合作是水到渠成,可以为广大消费者提供多元化的选择,以实现更出色的使用体验,带来更实惠的产品。”

目前,在英特尔与AMD的竞争中,英特尔面临着不小的压力。一方面,AMD从蚕食台式机芯片市场,到开始杀入笔记本电脑平台领域,而且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与AMD合作;另一方面,过去电脑厂商因为英特尔的原因,在与AMD合作时,也显得比较低调,但现在越来越高调。

除了AMD,英特尔还有一个更大的难题,就是英国ARM公司。

“英特尔面临的来自ARM阵营的冲击更大。”BDA分析师张宇认为,英特尔不愿意再耗下去了,从而避开垄断指控和由此而带来的巨大的人力、财力消耗,可以集中精力解决凌动芯片的“功耗”难题,从而占据智能芯片市场,把握未来的移动互联走向。

来自ARM阵营的冲击是如此之大,甚至于Information
Network公司总裁罗伯特·卡斯蒂拉诺称,英特尔应该收购ARM,并提出两大理由:ARM不但垄断了智能手机市场,而且在上网本和智能本市场对英特尔的威胁日益增大。“英特尔将别无选择,只有收购ARM。”

今年初,联想发布了联想移动互联网战略,在其第一代移动互联网终端产品—智能本Skylight、智能手机乐phone中,都采用了基于ARM架构的高通芯片。

在这场面向移动互联的新战役中,英特尔那些牢固的合作伙伴也开始出现变化,与ARM签署许可协议的公司越来越多,包括阿尔卡特、Atmel、博通、飞思卡尔、LG、高通、三星、夏普和台积电等。

ARM高级副总裁lan
Drew曾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ARM在PC市场无法取代英特尔,但英特尔也无法在智能世界挤走ARM。”

据英特尔公司执行副总裁马宏升称,“突破”正是英特尔当下的重点,而突破的领域则为笔记本与手机之间的“缝隙”地带,在这一新兴领域中,英特尔想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拥有更多的发言权,但来自手机阵营的基于ARM架构的芯片,已然成了英特尔最大的威胁。

当下,英特尔可以说腹背受敌,传统的老对手AMD杀入笔记本电脑市场,新兴的对手ARM在移动互联终端产品市场领跑,英特尔会如何面对?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