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张不利,印度打车巨头Ola暂停外卖业务并裁员40人

• 作者 王哲 •
2019年05月23日10:32 • 猎云网

据四名知情人士证实,在收购Foodpanda India大约18个月后,ANI
Technologies旗下的Ola暂停了该公司的食品配送业务,解雇了大约40名中低级别员工,并终止了其与1500名食品配送员中大多数人的合同。

现在进入Ola应用,尽管Foodpanda的一个自有品牌广告还可以看到,但Foodpanda平台上的大多数餐厅却无法订餐。但Foodpanda的自有品牌和云厨房还会继续运营。

Foodpanda平台是Ola对食物配送的第二次尝试。该公司曾在2015年推出了Ola
Café,但一年后就关闭了。最近的动作还是在市场巨头Swiggy和Zomato将大量资金投入打折活动,并在各个城市拓展服务之时。另一方面,Foodpanda在过去几个月一直在努力增长,并与Swiggy、Zomato甚至UberEats竞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早些时候曾说:“Ola意识到,他们不能像Swiggy和Zomato那样烧钱,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只想做自有品牌。在过去的几个月里,Foodpanda一直在缩减其市场规模。他们已经推出了几个自有品牌,并计划推出更多类似Faasos的产品。”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早些时候也曾表示,该公司的想法是专注于云厨房业务。去年10月,Foodpanda收购了总部位于孟买的食品科技初创企业Holachef,之后推出了云厨房业务。目前,Foodpanda在云厨房业务下拥有三个自有品牌,包括Great
Khichdi Experiment和FLRT。

Ola和Foodpanda尚未置评。

前面提及的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在早些时候透露:“仅在过去两周,该公司就彻底解散了在地团队。而由高级员工组成的核心运营团队被保留。初级员工首先得知这一消息,随后是在地运营团队。”

随着食品外卖业务的暂停,Ola目前正与Dunzo和Zomato等外卖公司谈判,以重新上市其云厨房品牌。另一位了解Ola业务的人士表示,Foodpanda将只专注于经营云厨房品牌,而不是食品配送业务。

专注于自有品牌是实现更高利润率的一种方式。据食品科技分析师称,一家聚集了各家餐厅的平台必须与合作伙伴分享40%的利润率。然而,如果拥有一个内部品牌,在这种情况下,Foodpanda可以保留全部40%的利润率,从而扩大每笔订单的利润。就连Swiggy也在市场上经营一些自有品牌,包括Homely和Bowl
Company。

Foodpanda于2012年由Ralf Wenzel、Rohit Chadda、Ben Bauer和Felix
Plog创立,自成立以来,该公司经历了三次管理层变动。德国的Rocket
Internet曾是Foodpanda的最大投资者,2016年12月,该公司将已在40多个国家运营的Foodpanda出售给了竞争对手Delivery
Hero。

Foodpanda出售给Delivery Hero之前,Rocket
Internet在印度的业务举步维艰。2016年,该公司出售了其在印度的其他投资,包括Jabong和FabFurnish。

2017年12月,Foodpanda的印度子公司被Ola以4000万至5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与此同时,Ola宣布计划向Foodpanda注资约2亿美元。

另一位知情人士说,Ola首席执行官Bhavish
Aggarwal负责Foodpanda高管的人事安排。

当时,Foodpanda为了吸引顾客,提供了很大的折扣优惠。据行业估计,在2018年8月的高峰期,该公司每天接到的订单接近20万份。现在这个数字大约是5000份。相比之下,行业估计,Swiggy和Zomato每天的订单量约为110万份。

没有人想错过印度这块蛋糕。

原标题:不能再亏了:Uber“退出”印度外卖市场的动作似曾相识
来源:懂懂笔记作者:懂懂笔记,题图来自:东方IC。从在孟买推出外卖业务,到今天体面的“退出”,Uber用了大概两年时间。这个过程,远远低于其在Uber在东南亚共享出行市场的试水时间。据TechCrunch日前报道,Uber决定印度市场,并将外卖服务
UberEats
出售给了其竞争对手Zomato,希望借此达到在全球范围内削减开支的目的。这个时间点,距离2018年3月中旬Uber全面退出东南亚市场,并将出行和食品配送业务出售给了竞争对手Grab,大概相隔了17个月。为了收支平衡:下决心退出印度据知情人士透露,UberEats印度业务的估值约为4亿美元,除出售相关业务外,Uber可能还会向Zomato投资1.5亿至2亿美元,并获得这家成立11年的印度公司相当大的一部分股份。据悉Uber和Zomato仍在就相关条款进行谈判,这项交易可能在今年年底前完成。据报道,在Zomato此次收购UberEats印度业务之前,其最新一轮6亿美元的融资已进入最后阶段。早些时候有国外媒体报道称,蚂蚁金服将对Zomato牵头进行本轮高达6亿美元的融资,并会将该公司的估值推高到30亿美元。如果交易成功,这将标志着Uber将挣脱出在印度市场的长达一年的挣扎。从目前Uber的财报数据来看,其全球业务版图仍处在长期亏损状态,尤其是海外的“外卖”业务。根据11月初Uber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当季总收入增长近30%,达到38.1亿美元,净亏损则扩大至11.6亿美元,同比增加了17.8%。Uber方面预计,UberEats在5个月内(2019年8月至12月)的运营损失将增加21.97亿欧元。报告显示,Uber的食品配送业务的利润率已经低于其核心业务(共享出行业务的损失为16.45亿欧元)。漫长难熬:印度市场的消耗战早在2017年年中,Uber就在印度推出了食品配送服务,当时UberEats印度地区负责人Bhavik
Rathod曾表示“UberEats在印度市场推出,并以孟买为第一个开展业务城市,是我们全球扩张的重要一步,展示了我们对该地区的承诺”。过去几年,随着投资者兴趣和客户信任的增加,印度的食品配送行业出现了重大变化。已经位于领头地位的头部企业,希望通过提供更大的折扣和更优惠的服务,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因此,现金消耗已经成为这些公司成长的代名词。这其中,资金雄厚的Zomato和Swiggy是外卖市场的主要玩家,食品配送一直是两者的主要业务。但其他玩家,如Ola和Uber在这场消耗战中则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尽管Uber为赢得更多用户的青睐,提供了大幅折扣,但是UberEats从未对其竞争对手Zomato和Swiggy构成真正的威胁,第三方数据显示这两家公司每天处理的订单均超过100万份。目前Swiggy已经将其服务扩展到了印度的500个城市,与竞争对手Zomato在印度的业务范围相当。与此同时,Swiggy还在过去6个月新增了6万家餐厅。该公司发言人在10月份曾表示,将在2019年12月前扩张至600个城市。相比之下,UberEats每天的订单量最高时都不到60万份,再加上最近几个季度UberEats的艰难处境,两位主要高管——UberEats印度及东南亚市场的负责人Bhavik
Rathod,UberEats印度中心业务负责人Deepak
Reddy,同时离开了公司。Uber首席执行官科斯洛沙希(Dara
Khosrowshahi)在上季度财报发布后指出,自己是继Sigigy和Zomato之后占据主导地位的第三大玩家。今年10月访问印度期间,科斯洛沙希还表示,该公司仍然致力于印度市场的开拓,但回避了有关食品配送服务UberEats在印度的未来发展预期。在11月初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他也坦言,“公司现在非常清楚,我们要么保证在未来18个月内让UberEats跻身食品配送服务区域的第一或第二名,要么就退出。”该公司当时推算,今年8月至12月期间,UberEats在印度的业务收入将亏损1.075亿美元。尽管Swiggy和Zomato也在折扣、物流和餐厅收购上每月烧掉近3000~4000万美元,但是作为市场较为领先的领跑者,盈利预期似乎更近一些。也就是在上个月,坊间开始传出消息:Uber与Zomato和风投机构Prosus
Ventures支持的Swiggy进行了多轮谈判,希望出售UberEats在印度的业务。不过,由于估值和其他协议没有达成一致,这笔交易没有了下文。Uber海外市场“雷同”的退出举措实际上,如果用水土不服来形容Uber在东南亚及印度市场的状况,是最为简单易懂的总结语。Uber在印度市场虽然没有完全退出叫车市场,但是与其在东南亚市场的遭遇几乎相同,都面临当地强大竞争对手的挑战。今年3月底,多家外媒就曾爆料Uber正在和印度网约车公司Ola进行密集谈判,有可能彻底退出印度市场。而消息传出的时间,与Uber宣布退出东南亚市场仅仅相隔了一周。尽管在4月初Uber方面否认了这一说法,并表示将加倍投资印度市场,扩大其在印度的产品、合作伙伴和技术人员数量,但外界依然认为Uber将会与竞争对手Ola合并,后者也有可能收购Uber的印度业务。此事一直没有下文,反倒是UberEats提前在印度“退出”。显然,Uber在当地的视频配送领域因为不具备先发优势,同时面临多元化经营模式受困、业绩增长缓慢以及现金不足等等劣势。尽管UberEats在2017年就已经推出,但彼时Zomato和Swiggy等玩家已经在食品配送市场站稳了脚跟,并逐步通过烧钱扩大市场范围。这无疑给后来者Uber的业绩增长带来了巨大的压力。Uber在印度市场的核心业务是共享车出行,市场宣传上也是投入了巨资。反观食品配送业务,尽管Uber推出UberEats后做了一些宣传,但关注度却没有其他专注食品配送的竞争对手那么高。再加上资金有限,UberEats无论是扩张还是投资都举步维艰,无法与Zomato和Swiggy的烧钱力度(大幅折扣)以及城市覆盖面相提并论。目前Zomato已经开始降低它的烧钱速度,Zomato的一位投资者在11月中旬的一次财报会议中表示,该公司已经从去年每月亏损超过4000万美元,降至目前月度亏损2000万美元。与此同时,另一个竞争对手Swiggy除了继续在更多城市扩展业务,而且提出将不限于食品类配送服务。预计这一战略在年年底为Swiggy带来7.16亿美元至10亿美元的营收。同时这家食品配送初创企业的服务区域已经从三年前不到十几个城市,扩展到如今的500多个城市。Uber不再恋战,是战略层面的诉求。今年以来Uber公司内部已经裁员数百人,11月份的季度亏损更是超过10亿美元。上一季度,该公司整体亏损约为52亿美元,对此Uber曾表示,目前的主要目标是到2021年实现盈利。退出、参股、追求收支平衡,或将成为Uber等共享经济领域巨头的主题曲。

如果要选出2018年前三季度印度创业圈最热闹的赛道,非食品科技领域莫属。从2月到9月,资本的脚步从未停歇。

接踵而至的投资人,将食品科技行业的“双子星”Zomato和Swiggy相继送入独角兽俱乐部。

澳门新葡新京888882,有趣的是,中国资本在这场融资热潮中担纲了主角,阿里巴巴、美团、腾讯、携程相继现身。阿里和美团分别向Zomato和Swiggy注资,腾讯传出有意站队Swiggy,携程也和Zomato传出了绯闻。

▲中国投资者支持的三家食品科技平台

若腾讯的投资落地,印度外卖行业的格局则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下一个中国”——腾讯和美团抢到了行业龙头Swiggy,阿里支持市场份额居次位的Zomato,滴滴则通过持有Ola股份也在外卖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中国投资人的入局,将给印度的外卖市场带来什么?

钱从东方来

研究公司Tracxn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印度食品科技行业已经吸引了4.73亿美元的资本,其2017年全年的净利润仅为1.34亿美元。

但重要的是食品科技市场的潜力。咨询公司Red Seers
2017年的报告称,按商品总价值计算,到2021年,印度食品技术产业的规模预计将翻一番,达到25亿至35亿美元。它正在以每年15%的速度迅速增长。

在2015-2017年的短暂停滞之后,今年,投资者对食品科技的兴趣突然复苏,与此同时,整个行业的格局也正在趋于稳定并走向市场整合。

▲印度食品科技行业融资情况

数据背后还隐藏着另一个有趣的现象:中国的科技巨头正在印度的外卖行业暗暗较劲。

2018年上半年,印度的食品科技领域筹集的大部分投资可以追溯到三大中国巨头企业——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以及刚刚上市的美团点评。

2月,在线食品配送平台Zomato从阿里巴巴的金融部——蚂蚁金融筹集了1.5亿美元。6月,美团点评在Swiggy的G轮融资中追加投资2.1亿美元。

9月,打车平台Ola从中国的帆船资本和中欧经济合作基金筹集了5000万美元,此前,Ola也从腾讯和滴滴处获得投资。而它则在去年12月收购了Foodpanda
India食品配送平台。

近日还有媒体报道称,曾于2016年投资印度线上旅游网站MakeMyTrip的携程,计划向Zomato投资约1亿美元。

“食品科技领域在过去的8-10个月里持续获得大笔资金,并非只是一个企业,而是所有企业。”主要关注食品技术产业的RedSeer咨询公司的项目经理Rohan
Agarwal对志象网说。

“食品科技领域目前的繁荣吸引了众多外国投资者,其中就包括中国巨头。”他补充说。

为什么是食品科技?

食品科技领域究竟有什么魅力,让中国投资者趋之若鹜?答案可能并不复杂,即该商业模式已经在中国得到了验证。

业内专家指出,印度在食品配送市场的消费者行为与中国类似。

2017年,中国的食品配送市场估值达到370亿美元,比2016年的250亿美元同比增长48%。在中国,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和腾讯支持的美团外卖两分天下,共享约85%的市场份额。这也与印度“双子星”的情况也非常相似。

美团点评9月的成功上市,也为印度的外卖平台提供了一个发展样本。

美团从团购起家,2013年开启外卖业务,后成功与大众点评合并,不断吸附更多线下品牌商家入驻,进化为中国最大的一站式本地化生活服务消费平台。

从上市多披露的文件来看,美团最强的依然是用户消费最高频、商家数量最大的大餐饮事业部,其收入占了六成左右;从“吃”进而拓展至住、游、购、娱、行等多个领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一站式平台”。

▲美团的业务布局及其竞争者

美团的业务模式,让其与打车领域的滴滴、酒旅的携程、外卖领域的饿了么都存在竞争,甚至在线下新零售领域,直接与阿里争夺消费场景。

美团的成功证明了这一商业模式的可行性,也使得中国投资者对印度食品技术产业的扩张信心十足。总部位于香港的智库Digital
Hub Asia的研究助理Dev
Lewis认为,中国企业对印度食品科技行业的投入,是因为他们在中国看到了增长。

在中国,在产生品牌价值和客户保持的高重复订购行为的驱动下,许多公司正尝试一站式解决跨地域配送。食品之外,杂货、药品、住宿、出租车预订和电影票务等服务都加入了业务格局。

▲Swiggy进入药品和杂货配送领域

Swiggy目前的发展路线就很类似,它计划在印度开始跨地域配送服务。

“印度契合中国市场的所有条件——一大群在城市工作的移动网络用户,几乎没什么时间,所以中国式的食物配送服务能完美契合这种情况。”Dev
Lewis对志象网说。

Dev进一步补充,中国企业已经对用户行为、需求模式以及其他有关中国市场的信息有所了解,而这些商业经验同样适用于印度市场。

“依据他们在中国的经验,中国公司的投资会带来数据、经验和算法,将其应用到印度,没有人想要失去印度这块蛋糕。”Dev说。

印度离下一个美团还有多远?

然而,与中国相比,印度的食品配送市场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仅就订单量而言,二者的差别还十分悬殊。美团每天处理的订单量接近2200万单,而据Agarwal估计,Zomato和Swiggy每天的订单不到100万单。

从印度食品科技领域的发展轨迹来看,它也明显落后于中国。

上一次食品科技领域的融资热潮出现在2014年到2015年,当时,包括Zomato和Swiggy在内的外卖平台接连出现。

但资本的热情很快退去。2015年到2016年间,食品科技领域仅吸引了8000万美元的投资。在2015年到2017年间,食品科技领域经历了一段停滞期,十多家食品配送创业公司倒闭,包括TinyOwl、SpoonJoy、Eatlo、Eatonomist、Yumist、EatFresh、Dazo、Zupermeal等。

甚至Zomato也经历了波折,它在2015年2月开始食品配送业务,在2015年12月就裁员300人,约占其员工总数的15%,但最终它度过了危机,和Swiggy一道成为了幸存者。

食品科技行业融资开始复苏

2017年中开始,行业重组告一段落,外国投资者又开始对食品科技领域产生兴趣,食品科技领域开始出现复苏的迹象。

在重组和整合之后,印度的食品配送领域由5家公司主导——Zomato、Swiggy、Foodpanda
India、Google Areo和UberEats。

据印度媒体LiveMint引用RedSeer的一份报告称,Swiggy以35-38%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Zomato以25-30%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二者共享了70%-80%的市场份额。

这五家公司中,就有三家背后站着中国投资者,中国公司之间的战争已经在印度的食品科技领域打响。

“在这场数据争夺战之后,当印度市场成熟时,中国投资者都想成为持有大量股份的早期投资者。”Dev
Lewis总结说。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