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聊天厂商Slack将通过直接上市融资2亿美元

企业聊天厂商Slack将通过直接上市融资2亿美元

• 作者 承曦 •
2019年05月21日08:43 • 腾讯科技

图片 1

在过去几个月中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中,两大网约车巨头Lyft、Uber出现股价暴跌,令华尔街感到失望。接下来还将有另外一家互联网公司上市,即提供企业员工聊天和内部协作服务的Slack。据外媒最新消息,周一,Slack科技公司表示将在上市过程中融资大约两亿美元。

据国外媒体报道,Slack科技公司是企业聊天工具Slack的运营方。该公司上市将不进行首次公开募股,而是采取直接上市的方式,即通过纽约证券交易所直接挂牌交易过去已经发行的“旧股票”。

该公司表示,将通过A类普通股转让融资1.965亿美元。

在最近一波科技公司上市浪潮中,除了两个网约车之外,还包括以图片为特色的社交网络公司Pinterest,以及华人创办的视频会议服务提供商Zoom公司(在中国拥有多家从事开发的分公司)。

据报道,Slack公司已经向监管机构注册了1.17亿股A类普通股,这相当于在股票开始挂牌交易时总体流通股票的大概估计。

Slack公司选择的直接上市模式,在科技公司中并不多见。一般而言,科技公司会在初次上始中发售大量新股以及转让旧股票,筹集公司运营和业务扩张所需要的新资金。比如谷歌或者脸书公司,以往上市中均筹集了大量资金。

据国外媒体报道,选择直接上市的科技公司在现金流方面更加健康,他们并不需要通过上市获得大规模新资本,但是上市将让公司的员工或者早期投资人获得退出机会,增加员工财富。

四月份,Slack曾经表示将通过直接上市融资大约一亿美元。另外在纽约证券交易所,该公司的股票交易代码将从过去的“SK”修改为“Work”,这一交易代码也体现了该公司企业内部聊天系统的特色。

在五月份的一份文件中,Slack公司表示股票有望在6月20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另外根据最新的财务报告,在截止四月底的一个财政季度中,该公司预计销售收入在1.338亿美元到1.348亿美元之间,高于上年同期的8090万美元。

据称,截至今年一月底,企业聊天工具Slack已经拥有1000多万用户。

Slack相当于企业版的“WhatsApp”,不过除了简单的聊天沟通之外,该软件还能够完成许多协作功能,比如了解各个项目团队的业务进展,共享文件数据。

除了A类普通股之外,该公司的B类普通股每股拥有10个投票权,给创始团队提供了控制公司的方式。

若干年前,同样关注企业IT服务和软件市场的微软公司曾经希望收购Slack,但是遭到了拒绝。后来微软斥资数百亿美元,收购了白领社交网站LinkedIn。

解释最新科技进展,报道硅谷大事小情

继Uber、Lyft等大型科技公司上市之后,百亿估值的硅谷新贵Slack也上市了。

图片 2

与传统IPO不同,北京时间6月20日晚,Slack通过直接上市的方式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是第二家直接上市的大型公司。截至第一天收盘,Slack
股价报 38.62 美元,较 26 美元的上市参考价格上涨 48.54%,总市值达到
194.84 亿美元。

Slack CEO表示:“尽早为员工提供选择更为重要。”

路透社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Slack选择直接上市的原因一是在于公司认为这是一条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的上市途径,二是这家公司不需要通过IPO来获得资金或宣传。

文 | CJ 编辑| Vicky Xiao

图片 3

一群失败游戏开发者意外做出的工作通讯软件,造就了今年美股最快套现的科技股。

硅谷新贵

资料显示,Slack成立于2014年,向企业提供商业通讯功能,与中国的钉钉和商务版QQ类似,被视为作为硅谷最有价值的创业公司之一

Slack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斯图尔特·巴特菲尔德(Stewart
Butterfield)多年前就开始了在硅谷的创业生涯。他曾创立图片分享平台Flickr,并于2005年出售给雅虎。

Slack创立的契机是在2009年,巴特菲尔德创办游戏公司Tiny
Speck时,由于内部使用的一些IRC工具不能满足需求,巴特菲尔德及其团队就开始开发自己的“类IRC”工具,而这就是Slack的原型。

2014年2月,Slack的正式版对外发布。

巴特菲尔德希望能开发一款能够让人们的工作更简单、更愉快、更高效的工具。因此“少忙点”(Be
Less Busy)也成为了Slack的口号。

不同于其他企业协作沟通工具单调实用的界面,Slack界面生动多彩,还有轻松活泼的商标和表情符号,树立了独特的品牌视觉。这些成功吸引了早期的种子用户,而这些用户又成为口碑传播的推手。

图片 4

此外,据记者了解,集中化也是Slack的特色。Slack目前对Trello、微信等超过100款第三方通信或办公协作软件开放,集合聊天群组、大规模工具集成、文件整合、统一搜索等功能,成为分散的沟通方式的聚集中心,帮助用户在工作场景中实现信息聚合。

今年4月底,Slack提交了IPO申请文件,寻求采用直接挂牌的方式上市,计划融资1亿美元,并将其股票代码从“SK”改为“WORK”。

招股书显示,Slack
2019财年营收达到4.006亿美元,与2018财年的2.205亿美元相比大幅增长82%。亏损额从上年同期的1.81亿美元收窄至1.407亿美元。截至今年1月底,Slack的每日活跃用户数达到1000万人以上,其中付费用户人数仅为8.8万人,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近50%,与2017年的3.7万人相比增长一倍以上。

Slack此前已经从软银、Google Ventures和Kleiner
Perkins等投资者中融资了超过十亿美元资金。

目前,公司对于亏损情况在上市文件中作出了说明,“在可见的未来,公司可能还是会亏损,也可能不会盈利。Slack所在的市场,它的特性、集成和功能都是在快速变迁和发展的,还没有被广泛使用,所以对我们来说,现在很难去预测未来的运营结果,也很难预测我们的市场界限到底在哪里。”

此外,Slack也面临外部的威胁。微软、脸书等公司都希望从企业社交领域分一杯羹,微软和脸书分别在2016年推出了Teams和Workplace。

当地时间6月20日,企业沟通协作工具Slack跳过路演定价、发新股募资,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直接挂牌交易,代码“WORK”。

直接上市

Slack是继Spotify之后第二家避开传统IPO,选择直接上市的公司。

直接上市是指,不会通过上市流程发行新股或筹集资金,不需要承销商,只要简单地登记现有股票,便可在资本市场上自由交易。

彭博社表示,如果不需要筹集更多资金、拥有知名品牌的公司,选择直接上市可能会产生较好的效果,这些公司花了更多的时间发展壮大,并在上市前筹集私人资金,这意味着它们对新资金的需求减少,现有股东基础较大。这些公司的投资者想要公开市场交易所带来的流动性,但他们并不一定希望公司通过发行更多股票来稀释他们的股票价值。

上海一位私募基金经理陈东此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一家企业准备在美国上市时,公司需聘请一家或多家投资银行作为承销商,与其共同磋商股票发行方式、日期、发行价格、发行费用等相关事宜,时间较长,一般为1到2年,费用也较高。股票发行后,先给早期投资者或机构投资者进行认购,之后才面向公众。在传统的承销过程中,承销商根据机构投资者对首次公开上市的实际需求制定发行价格,并由承销商按照发行价格开始向公众股东出售股票,而一般承销商会在这个过程中压低发行价,如果该公司股票实现了超额认购,承销商的费用就更高。直接上市可以让公司的股票直接面向公众发售,过程简单,节省可能高达上亿美元的承销费用,也能防止出现股票摊薄等问题,减少上市成本。”

此外,直接上市还有一点好处就是可以避免传统IPO的“锁定期”,对公司现有股东所持股份没有限制,股东可以一次性卖出所有股票。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规定,传统IPO后原始股东在一定时期内不得出售其持有的股票在二级市场套现,纽交所和纳斯达克规定“锁定期”为6个月。6个月过后,股东每3个月可以出售的股份数额不能超过同类已发行股份的1%或4周内平均交易量的最大者,且要事先向SEC报备。

另外,传统IPO需要将整个财务情况交给投行处理后再向公众公开,但直接上市只需在正式上市15天前对外公布即可。SEC还规定,在传统IPO中,公司必须保持一段时间的静默期,直接上市却不同,公司高管在上市前可以公开讨论公司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直接上市有很多优势,但由于没有投行做承销商,缺少“询价圈购”流程,意味着上市没有了传统的开盘价格发现机制,发行价将由市场供求状况来决定。

(国际金融报记者 李曦子 )

在上市前夕,纽交所为Slack做出了每股26美元的参考价格。Slack开盘股价即上涨接近40美元,经过一天的平稳交易后,以每股38.65美元的价格收盘,涨幅超过48%,市值超过200亿美元。其上一轮融资估值约为71亿美元。

图片 5

Slack的市值已经超过了Lyft。在今年一众上市的科技独角兽中,Slack、Zoom这样服务企业的公司似乎更受市场欢迎。Slack采用了华尔街罕见的“直接上市”方式,其现有股份可以在挂牌后随时出售,而不必熬过股价波折的禁售期。

创立十年以来,Slack占据了通讯协作软件市场的先发优势,近年也迎来了微软、Google、Facebook等巨头推出的竞争产品,以及他们背后的Office
360、G Suite等生态。在完成了上市里程碑后,Slack很难免于和巨头直接竞争。

Slack成功上市,美国企业协同工作软件竞争日趋激烈,证明这一市场需求仍未得到满足。在海内外市场,尤其随着远程协作和移动办公的趋势加强,人们都需要一款能够在电脑、手机等多种终端流畅运行,高效便捷美观的协同工作软件。尽管各家科技企业推出了不同的工具,用户仍对界面美观、沟通合作、文件分享、集成视频邮件等功能的便捷程度的要求仍然没有获得充分满足。

国内的协同工作软件如钉钉和企业微信,已经打开了大规模的市场。腾讯企业微信发布的《2018智慧企业数据报告》显示,其注册企业数达150万家,活跃用户数达到3000万。2017年底,成立不满3年的钉钉宣布用户突破一个亿,用户已经覆盖195个国家和地区。CBNData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到近500亿元,这一风口领域还有更多的增长潜力。

直接上市模式

Slack是一家不想借由上市筹集资金的企业。CEO Stewart
Butterfield在上市当日接受CNBC采访时解释,不希望发行新股稀释现有股东的股权,Slack现金充足无需融资,其账上还有近8亿美元现金类资产。

Slack把非主流的“直接上市”模式再次推入公众视野。在这种模式下,公司不发行新股,而是现有高管、员工、早期投资人直接出售手中股票与投资者交易。

这种上市方式的优势是股东没有锁定期,可以直接售出股票;公司不需要通过股票承销商发行股票省下费用;不会发行新股稀释股权;机构和个人投资者也可以平等购买股票。

其风险则在于,直接上市不能发股募集新的资金,也没有锁定期和机构投资者维持股价稳定,可能会出现股价动荡的情况。

虽然理论上Slack所有的股票都可以直接交易。但在上市首日仍对主要持股人限制出售,以防出现大规模股票抛售引发震荡。根据Slack提交的S1文件,数名高管都有近期出售部分股份的计划。

不过Slack也仍旧在亏损。据其向美国证监会更新的文件,其2019年第一季度收入为1.34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67%,亏损为3180万美元。截至2019年1月31日,其财年亏损为1.389亿美元,营收为4.6亿美元。相比之下,前一财年的收入为2.25亿美元,亏损1.41亿美元。

图片 6

在2018年,音乐流媒体Spotify也采取了直接上市的方式。

Spotify彼时也表示没有募资需求。但除此之外,Spotify还借有可转债,如果不尽快上市,这些可转债就会以折扣价转换成大量的股票。据英国金融时报,2016年,Spotify通过可转换债券从TPG和Dragoneer投资集团筹集了10亿美元。

上市耗费的时间越长,债转股的折扣就越大,此外两家投资集团可在IPO后90天内自由出售股票,早于标准的180天锁定期。

哈佛法学院对Spotify直接上市的案例做出了研究:2018年4月3日,当Spotify开始在纽交所上市交易时,纽交所的初始参考价格为每股132美元,而该股票的开盘价为每股165.9美元,比纽交所的参考价格高约25.7%。Spotify的股票交易以每股149.01美元的价格收盘,比开盘价低约10.2%,比参考价高出12.9%。

Spotify的股价在上市5个月后出现下跌,无禁售期的确为上市前的持股人提供了更好的套现机会。据TechCrunch,Airbnb也在考虑于2020年直接上市。

与巨头竞争

Slackd的创始故事有几分传奇:它本来只是一款主创游戏的副产品,主创游戏倒闭,通讯软件却成功上市,这大约是意料之外的好结局。

Slack创立于2009年。连续创业者Butterfield向雅虎出售其共同创立的Flickr之后,转而开发大型在线多人游戏Glitch。由于其员工分布在温哥华、纽约、旧金山等不同地区,他们为团队沟通开发出内部通讯软件,最终成为了Slack。

Glitch这款画风魔性的游戏没能吸引到足够玩家,开发者们最终对这款网页游戏失去了兴趣,反而副产品Slack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图片 7

游戏Glitch人物

Butterfield在游戏领域的运气向来不好,图片分享平台Flickr同样是他在游戏领域失败后,做出的转型产品。

据Crunchbase统计,Slack上市前共完成了10轮融资,总额为14亿美元。与此同时,Slack还进行了6次收购,以及25次投资。

投资者对于Slack的担心在于,这并不是一个准入门槛高的领域。Slack正在迎来更多的竞争对手,微软发布了同类软件Team,Google发布了Google
Hangouts,Facebook则有Messenger,这些企业都背靠有更为强大的生态。

不过Slack也拥有自己的知名客户,比如英国BBC、美国打车平台Lyft等等。小型企业和媒体公司仍旧喜欢Slack轻松愉快的界面和表情包。在国际市场,产品体验还能够与资本推手做一番竞争,比如Google有很多产品尽管背靠大树,仍旧黯然收场。

图片 8

Slack CEO

虽然可能会面临微软、Google、Salesforce的竞争乃至收购,但是Butterfield表态希望保持独立。

Slack称目前全球日活跃用户超过1000万,分布于150多个国家,一半的用户来自美国之外,服务的组织数量超过60万个。

据彭博社,Butterfield也想避免股票锁定期。“特别是在你在股票锁定期内……对心理的影响可能是一个很大的负面因素,”Butterfield表示,“尽早为员工提供选择更为重要。”

喜欢这篇文章?

1)点击右下角的“好看”,让更多人看到这篇文章

2)分享到你的朋友圈和群里

3)赶快关注硅星人吧!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