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上市记:场内钟声响亮,场外风声鹤唳

Uber IPO路演视频:2018年毛账单收入达500亿美元

• 作者 明轩 •
2019年05月08日07:46 • 腾讯科技

据外媒报道,Uber日前公布了该公司的IPO路演视频。该视频内容显示,Uber
2018年毛账单收入增长45%,达到500亿美元;Uber平台的出行次数达到15亿次;月活跃用户达到9100万人;平台的专车司机为390万人。

腾讯科技将于周五晚上全程报道Uber上市,欢迎大家跟我们一起见证这一历史时刻!

以下为Uber IPO路演视频主要内容:

使命和愿景

图片 1

图片 2

Uber的使命是通过让世界运转起来点燃机遇。Uber正在改变用户和货物从A点到B点的移动方式,致力于把移动自由和机会自由带给平台上的所有人。拥有Uber,大门永远是敞开的。通过共享出行,Uber革新了个人移动;Uber借助平台重新定义了规模庞大的送餐和物流产业。Uber对打造的产品能够解决全球用户和城市的关键问题感到兴奋。

图片 3

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在18个月前加盟公司,帮助这家从根本上改变了全球移动的一代一次的公司。自此,科斯罗萨西已为Uber设定了新前进路线。Uber始于一个简单的构想:点击按钮,获得出行。通过这一构想,Uber开创性的推出共享出行服务,并逐渐成长为支持全球移动的平台。

图片 4

Uber每天在全球支持超过1600万次出行。

图片 5

Uber的个人移动平台提供包括网约车、三轮摩托车(auto
rickshaw)、迷你公交车和其他交通工具,如电动单车和电动滑板车。

图片 6

图片 7

Uber Eats提供快速而可靠的送餐服务。

图片 8

Uber Freight通过在线市场连接货主和货运公司,提供货运服务。

通过上述平台提供的服务,Uber成为数以亿计的用户每天生活和生意的一部分。

图片 9

Uber在打造自己的网络中通过给予专车司机关键角色,承诺要帮助他们在长期内取得成功。自2015年以来,专车司机在Uber平台上的收入超过780亿美元;自2017年7月以来,他们收取的小费已超过10亿美元。

Uber的平台

图片 10

图片 11

Uber平台的基础是庞大的网络、领先的技术、卓越的运营和产品专业知识。这一有效、智能的网络包括数以亿计的专车司机、消费者、餐厅、货运公司、货主、电动单车和电动滑板车。Uber的战略是在每个市场打造最大规模的网络,让Uber能够获得最大的流动网络效应。Uber认为,这些加上更强大的品牌、执行力和安全履历,随着时间的推动,该公司降火的巨大的利润率优势。

图片 12

Uber已建立了专有的市场、路线和支付技术。市场技术是我们深层技术优势的核心,包括需求预测、匹配和调度以及定价技术。对消费者而言,通过点击按钮约车或是订餐非常简单,但是在这一简单的用户体验背后,是每秒管理数十万现实世界中动态互动的复杂技术。

Uber开发了专有的市场、路线和支付技术。Uber的即时算法决策引擎每分钟预测超过3000万次匹配,来平衡个人移动、Uber
Eats和Uber
Freight服务的供求关系。这些技术能够预测共享出行和送餐服务的高峰期将在何时何地出现。

Uber的规模也让其能够进行创新。Uber借此推出Uber Pool、Express Pool、Uber
Bus等服务。这些产品都增加了每辆机动车上同一路线的乘客数量,从而降低了他们的费用。

图片 13

Uber的业务处于现实和数字世界的交汇处。Uber的区域实地运营团队利用他们广泛的特定市场知识,在城市快速推出和扩展产品,支持司机、消费者、餐厅、托运人和承运人,并建立和加强与城市和监管机构的关系。

图片 14

Uber的产品具有专业知识,可让该公司设定按需移动的标准,为平台用户提供上下文直观的界面,不断发展特性和功能,并提供安全和信任。

图片 15

通过平台的实力,Uber在全球开展运营的每个共享出行市场都建立起领先的地位。

图片 16

Uber在全球4个地区的共享出行市场份额超过65%:美国和加拿大,拉丁美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及欧洲。在中东市场,借助收购Careem,Uber的市场份额同样也超过65%。在印度市场,Uber的市场份额超过了50%。通过自主运营及获得少数股权的公司,Uber目前是全球所有主要地区的领先的共享出行服务提供商。

即便是拥有这样的规模,Uber估计2018年这些国家的人口在30英里(约合48千米)的短途旅行中总行驶距离达到4.7万亿英里(约合7.6万亿千米),其中在Uber平台上行驶的约260亿英里,占比不到1%。上个季度,Uber用户只占到已开展业务的市场总人口的2%。

Uber的产品

图片 17

Uber的个人移动、Uber Eats和Uber
Freight面向的都是规模庞大而又分散的市场。在个人移动业务中,Uber通过Uber
Black服务涉足共享出行服务,随后又陆续推出UberX、Uber Pool、Express
Pool、共享电动单车和共享电动滑板车等服务。现在,Uber又增加了Uber
Bus服务。Uber当前还在测试把公共交通工具直接整合到应用当中,并随着时间推移在平台上增加更多的移动选择。

Uber庞大的可寻址市场为其继续扩展提供了巨大的机遇,让其能够增加约车数量和毛收入,并替代个人交通工具的所有权。

图片 18

Uber还通过忠诚计划向用户和专车司机提供更大的价值。对消费者而言,Uber的奖励包括更多的弹性取消次数、机场优先乘车、以及可用于支付共享出行费用的Uber现金、Uber
Eats食品,以及其他福利。对专车司机而言,奖励包括汽油和保养机动车折扣,以及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在线课程的全部学费。

图片 19

Uber已在美国20座城市推出共享电动单车服务,并计划快速在其他市场推出这一服务。通过在2018年收购Jump,Uber进军共享电动单车市场,向城市用户提供了弹性、便捷的交通选择。

Uber还在8座城市推出了贡献电动滑板车服务,并计划向其他市场快速扩张。

图片 20

Uber Eats

Uber Eats构建在Uber个人移动基础之上,能够使用该公司原有网络快速推广Uber
Eats。Uber
Eats允许消费者搜索和发现当地的餐厅,只需按一下按钮就可以点菜,并且可以快速可靠地送餐。3年多前,Uber推出了Uber
Eats应用,基于总预订量,Uber
Eats已发展成为世界上除中国以外最大的送餐平台。Uber相信,规模让Uber
Eats的平均交付时间比竞争对手的平均交付时间更快。

图片 21

Uber Eats是一个三方市场,把就餐者、餐厅和外卖小哥联系在一起。

图片 22

Uber Eats不仅利用而且增加了专车司机的供应。例如,Uber
Eats通过在非高峰乘车时间获取额外的出行需求,使专车司机能够提高利用率和收入。Uber
Eats还通过让没有驾驶资格或没有驾驶资格车辆的人在平台上送餐,扩大了专车司机的范围。通过这一方式,Uber
Eats减少了专车司机的等待时间,并提高了送餐速度。

除了让专车司机和消费者受益之外,Uber
Eats还为餐厅提供即时移动服务和高效的送货能力,相信这可以增加需求,提高餐厅的利润,使其能够在不增加现有前台费用的情况下为更多消费者服务。

在2018年第四季度,同时使用个人移动和Uber
Eats的消费者平均每月使用11.5次服务,相比之下,在同时提供个人移动和Uber
Eats的城市,使用单一服务的消费者平均每月使用4.9次服务。同样,拥有多种产品增加了Uber与专车司机的接触。例如,在Uber
Eats,专车司机可以在非高峰乘车时间获得额外的出行需求,以提高他们的利用率和收入。Uber相信,随着其进一步将Uber
Eats从500多个城市扩展到近700个已经提供个人移动服务的城市,这些趋势将会持续下去。

图片 23

货运服务Uber
Freight是Uber最新推出的服务,代表着巨大和不断成长的机遇。利用Uber的品牌、技术、产品创新和运营经验,Uber开发出了支持许多美国大型货运公司的物流按需平台。

Uber Freight正在彻底颠覆物流业。Uber
Freight利用Uber的专有技术、品牌意识和行业革命经验,创建一个透明的按需市场,无缝连接托运人和承运人。

当前的货运业高度分散,效率低下。托运人可能需要几个小时,有时几天,才能找到卡车和司机完成运输,大部分过程都通过电话或传真完成。Uber
Freight通过提供端到端自动化和加速物流交易的按需平台,极大地减少了物流行业的摩擦。Uber
Freight将货运公司与Uber平台上可用的最合适的货物联系在一起,并为他们提供了前期、透明的定价以及轻触按钮预订货物的能力。

Uber为从中小型企业到全球企业的托运人提供服务,让他们只需点击几下鼠标就能创建和交付货物,通过前期定价确保按需容量,并从提货到交货实时跟踪这些货物。Uber认为,所有这些因素都代表着相对于传统货运代理提供商的显著效率提高。自Uber
Freight于2017年5月在美国发布以来,Uber
Freight已经与超过3.6万家承运商签订了合同,这些承运商总共拥有超过40万名司机,并为超过1000家托运商提供服务。在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Uber
Freight的营收已经超过1.25亿美元。

市场机遇

图片 24

根据Uber的使命、全球网络的规模、产品的宽度,Uber未来有着巨大的机遇。

图片 25

Uber认为,个人移动代表着一个巨大的、快速增长的、未被充分渗透的市场机遇。该公司目前在63个国家提供个人移动服务,总人口为41亿。根据MAPCs的数据,通过Uber的个人移动服务,在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季度,Uber的平台为这些国家2%的人口提供服务。Uber估计,2018年,这些国家的人口在30英里(约合48千米)的短途旅行中总行驶距离达到4.7万亿英里(约合7.6万亿千米),其中在Uber平台上行驶的约260亿英里占比不到1%。

Uber的个人移动市场份额和共享乘车地位是Uber走向巨大市场机遇的关键指标。Uber通过把个人移动里程除以我们对该地区可寻址市场的估计里程,来计算在特定地区的个人移动市场份额。Uber通过将每个国家的乘用车数量乘以该国每辆车的平均行驶里程估值,来估计可寻址市场的规模。Uber估计还包括估计的4.4万亿公共交通里程,Uber根据这些地区在可寻址市场中的人口份额来分配这些里程。基于上述预计,Uber的个人移动市场份额尚不足主要业务开展国家市场规模的1%。

Uber短期内计划优先在6个国家扩展业务:阿根廷、德国、意大利、日本、韩国和西班牙。

图片 26

2017年全球消费餐饮服务市场的规模为2.8万亿美元,Uber
Eats服务的可寻址市场规模为7950亿美元。此外,Uber认为该公司还能够服务好家庭烹饪市场。

图片 27

全球卡车货运市场在2017年总规模为3.8万亿美元,其中欧美市场的规模为1.3万亿美元。Uber
Freight主要面向美国卡车货运经纪市场,当年的可寻址市场的规模为720亿美元。

Uber先进技术集团(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

图片 28

使用无人车的下一代交通是Uber的主要投资领域之一。Uber认为无人车在向消费者提供更安全、更有效、更便宜的出行和送货方面有着长期的潜力。Uber
ATG已经开发出超过250辆无人车,通过数百万英里的测试里程中收集到海量的数据,并已完成数十万次的乘客出行。

Uber认为自动驾驶的未来由三个主要因素构成:包括硬件和软件的自主驾驶系统、规模制造无人车、以及部署在这些无人车上的关键的共享出行网络。

Uber预计,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无人车将与司机驾驶车辆共同存在,Uber将会根据天气、路线条件等因素向用户提供无人车或专车司机服务。

Uber目前通过三种方式与汽车制造商展开合作,把自动驾驶技术整合到Uber网络当中:携手沃尔沃打造无人车队;把自动驾驶技术整合到丰田专用车当中;携手戴姆勒,把该公司的无人车整合到Uber网络中。

财务情况

图片 29

2018年,Uber的毛账单收入增长45%,达到500亿美元。

图片 30

在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Uber平台的出行次数达到15亿次;月活跃用户达到9100万人;平台的专车司机为390万人。

图片 31

Uber各平台的毛账单收入均呈高速增长之势。2018年,Uber包括Uber
Eats和共享出行的核心平台的毛账单收入增长44%,达到494亿美元。其中,共享出行毛账单收入达到415亿美元,同比增长32%;Uber
Eats毛账单收入同比增长168%,增至略低于80亿美元。

Uber的其他业务(包括Uber
Freight和新移动),2018年毛账单收入达到3.67亿美元。

图片 32

Uber
2018年核心平台净营收约为100亿美元,较上年的约70亿美元增长39%。其中,共享出行净营收为90亿美元,同比增长约40%;Uber
Eats净营收为10亿美元,同比增长108%。

图片 33

Uber
2018年核心平台的利润为9.40亿美元,利润率达到9.5%;好于2017年的利润3300万美元,以及0.5%的利润率。

图片 34

Uber
2018年调整后EBITDA(即未计入利息、税费、折旧和摊销前利润)为-18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为-26亿美元。Uber预计,因为在2019年对全球各项业务的持续投资,该公司今年调整后EBITDA的亏损将进一步扩大。

图片 35

Uber的长期目标,是让核心平台调整后的净营收保持20%的年增长率;调整后EBITDA占毛账单收入的比例达到7%;调整后EBITDA占调整后净营收的比例达到25%。

时代财经APP记者 陈媛、黎文婷

图片 36

图片 37

本文看点

北京时间5月9日凌晨,Uber公布IPO发行价为45美元,拟发行1.8亿股普通股,将以交易代码UBER在纽交所上市,预计筹资81亿美元。尽管此规模比预期的100亿美元缩水近两成,但仍是今年以来美股规模最大的IPO。


就像Amazon在不同的市场领域确立统治地位一样,Uber的CEO科斯罗萨西认为,Uber在交通领域也可以做到这一点,而Uber和Amazon的区别在于Uber自己不研发技术,而是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Uber上市堪称创投圈的一场资本狂欢。按45美元发行价,总股本16.77亿股计算,Uber总市值约754.65亿美元。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持股情况,日本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持有Uber16.3%的股份,价值约123亿美元。愿景基金一共投资Uber约80亿美元,这意味着,Uber上市将为软银带来53亿美元的投资收益;于2016年6月投资Uber35亿美元的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在本次至少账面浮盈5亿美元。


即使Uber在首次公开募股中获得了81亿美元的投资,Uber的目标仍受到财务和监管的双重夹击,Uber四处碰壁:被迫退出多个共享出行市场,试图成为多功能超级App却被捷足先登,食品配送市场接近饱和,“微出行”市场受到监管困扰,飞行汽车仍有诸多技术问题未解决,无人驾驶汽车领域的安全和技术问题并存,在数字货运市场持续亏损等。今年第三季度在收入增长30%的情况下,Uber净亏损为11.62亿美元。

图片 38

▪ Uber在细分市场面临激烈竞争。共享出行领域有Gojek、
Grab和滴滴出行。外卖市场有Foodpanda、Grubhub、Deliveroo和Just
Eat。空中交通有Airbus。无人驾驶汽车有Tesla。货运有DAT
Mobile和新晋独角兽Convoy。

Uber的“低价”上市操作,与竞争对手Lyft上市后的槽糕表现不无关系。作为“网约车上市第一股”,Lyft
IPO定价72美元,筹资额和估值都远高于预期。但第二天不仅跌破发行价,而且直接跌进技术股熊市。截止发稿,Lyft股价为52.91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6%,总市值157.7亿美元,对比上市之初缩水近120亿美元。


Uber需要在支付系统中建立主导地位,由此打入金融服务领域。而且,Uber需要开发更多对人类生活至关重要或使生活更便捷的产品,像超级App的前辈们一样成为日常生活的代名词。

场内钟声响亮,场外风声鹤唳。Uber45美元的低价IPO,是对Lyft的惨痛教训的深刻借鉴,更是其应对外界质疑的保守姿态。烧钱扩张、增速放缓、持续亏损、丑闻缠身……从2009年创立至今10年间,Uber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估值动荡。Uber敲响上市钟声,是“网约车一哥”扩展业务版图的明智之举,还是烧钱亏损耗尽资方耐心的无奈选择,外界诸多揣测,而Uber的招股书和近年财报暗含的信息,充分解释了其“低价”IPO保守姿态背后的顾虑。

原文来自Medium,作者Andy Chan

1

就像Amazon不仅仅是一家网上书店,Uber也不只是一款网约车软件。

野心与资本博弈

这是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在纽约经济俱乐部的演讲所提出的愿景。

Uber扩张之路困难重重

科斯罗萨西认为,就像统治不同市场的Amazon一样,Uber在交通方面可以达到相同的地位,包括私人租赁汽车、出租车、电瓶车、地铁、货运甚至是飞行工具。

凭借强大的资本撬动能力,Uber的野心不断进阶,主要表现在市场份额及业务领域的扩张上。如今,Uber业务已经覆盖全球63个国家,超过700个城市,覆盖人口数达41亿;其中,Uber在美国、加拿大,拉丁美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及欧洲等地区的共享出行市场份额均超过65%;同时,在印度和中东市场也表现不俗。

在他的构想中,大家共享交通工具,不仅人人都负担得起,而且还能解决交通拥挤,所有的外卖都能在30分钟之内送达。

图片 39

Uber和Amazon的区别在于实现目标的手段:科斯罗萨西不想自己构建技术,而是想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这要求Uber与Amazon有“不同的态度”。

除了强势争夺市场份额,Uber还在业务领域上持续扩张。目前,Uber的业务主要分三大类:个人出行(Personal
Mobility)、送餐服务(Uber Eats)和货运服务(Uber
Freight)。其中,个人出行业务包括了网约车服务(Ridesharing)和新出行(New
Mobility)。

不幸的是,这个家喻户晓的网约车平台很难建立起这样的生态系统。

在多元业务的探索中,Uber当前的营收有着来源集中度高的特点。从收入结构来看,网约车依旧是Uber最大的来源。2018年该业务实现营业收入92亿美元,占全部收入的81.5%。

即使Uber在首次公开募股中获得了81亿美元的投资,科斯罗萨西的“高瞻远瞩”还是受到了监管和财务方面的阻碍。在收入增长30%的情况下,公司还是亏损了75%的IPO收入:上一季度亏损超过50亿美元,本季度又亏损10亿美元。

图片 40

作为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独角兽,自Uber革新交通业、进行IPO之后,发展之路却突然阴云密布、前途未卜。

送餐服务(Uber Eats)迅速发展,逐渐成为亮点。Uber
Eats于2016年上线,类似美团外卖和饿了么。2018年覆盖了全球500座城市的22万餐厅,收入达到14.6亿美元,营收占比13%,仅次于网约车业务。这刺激了Uber高管为其增加预算进一步扩张。

Uber不再盲目寻求增长和寻找规章制度的漏洞打击“坏透了的出租车司机”创造了这种表达):

图片 41

1、Uber可能要支付19.7亿美元的增值税账单,尽管它认为这应该由司机承担,而不是公司。

此外,Uber其他业务收入大幅增加,这主要与Uber货运业务的扩张有关。

2、伦敦在发现14,000起Uber司机伪造身份接客后再次禁止Uber运营业务。

图片 42

3、芝加哥通过了对打车服务征收拥挤税的提案,在高峰时段私人打车服务需加价3美元。

尽管Uber在这场野心与资本的博弈中势头强劲,但扩张之路依然困难重重。一方面,在美国主场上遭遇Lyft竞争,海外也不断有地头蛇崛起挑战,挤占其市场份额;另一方面,Ube发展的新业务领域,如个人移动、外卖和物流等行业,都存在进入壁垒和转换成本低的特点,无法回避激烈的竞争。

4、西雅图推行“车费分成”计划,司机有了最低工资标准,同时对Uber加征税款。

可以预见的是,Uber将持续把扩张作为核心发展手段。Uber曾对外表示:
“我们打算继续增加更多的司机、用户、餐馆、托运人、运营商、无人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摩托车。我们还希望加入自动驾驶汽车、无人驾驶飞机和直升机以及其他未来的创新。”

5、新泽西州方面称,Uber司机不是独立承包人,所以Uber需缴纳价值6.4亿美元的税收和罚款。

但是,Uber也为实现这一野心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6、对于没有实现盈利的初创公司来说,又到了裁员季,Uber也不例外:除了大量人事调动,另有350名员工将被解雇。科斯罗萨西承诺这将是“最后一波”,但现实和资产负债表早已暗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

坏消息接连不断,Uber深陷泥潭,好在科斯罗萨西仍然乐观。

庞大规模是盔甲,巨额亏损成软肋

光凭乐观就能改变现实吗?

烧钱扩市场,亏损保增速,独角兽企业以庞大的体量“流血”上市,在资本市场已屡见不鲜。对于Uber而言,虽然扩张策略收效明显,营收大幅增长,但整体增速已呈现放缓趋势;持续十年的亏损在近三年有收窄迹象,却被扒出是依靠“资产剥离”的操作产生的“盈利假象”。同时,新业务拓展竞争激烈,在全球范围内都没能垄断市场攫取利润。纵观Uber近几年的数据,可见端倪。


图片 43

共享出行竞争无处不在

Uber营收从2014年的将近5亿美元,迅速增长到2018年的113亿美元,但营收增速放缓趋势明显。

Uber的确颠覆了交通业,但并非举世无敌。除了定价、会员特权以外,打车App之间几乎毫无差别。消费者可以自由地在Uber和其他租车服务商之间切换。

图片 44

因此,Uber大部分支出都花在了抢占市场,特别是在亚洲。2018年亚洲的总出行次数超过11.2亿次。根据科技研究公司ABI
Research的最新研究,亚洲市场占全球乘车市场份额的70%。

此外,平台总预订额、营收和核心平台调整后的净收入增长率在最近几个季度增长情况低于预期,放缓明显。这意味着十年不曾盈利的Uber,在可以预见的短期之内还没有探索出明确的盈利模式。Uber曾坦诚地表示:“未来可能依然不会盈利。”

但不幸的是,Uber的发展战略让公司“大出血”。

用户增长是Uber撬动资本的法宝之一。Uber招股书显示,月活跃用户数呈现稳定上升的趋势。2018年第四季度达到9100万人,较上年度同比增长35%。

新加坡的交通网络公司Grab在2018年3月26日收购Uber旗下东南亚业务,这促使一大批竞争对手涌入东南亚,试图打破Grab与印尼共享出行服务平台Gojek形成的“垄断”局面。

图片 45

Uber在中国输给了竞争对手滴滴出行,不得不黯然退出;在印度陷入了与独角兽企业Ola
Cabs的缠斗;在俄罗斯不敌,同样退出当地市场。

随着不断在全球扩张,Uber已经烧掉了来自风险投资的逾100亿美元。恰恰是用户数量的持续攀升和市场份额的稳定扩大,使风险投资家给予Uber的巨额赤字现状更大的宽容。

虽然Uber在这些竞争公司中拥有股份,它的价值会随着竞争对手的升值而提升,但这也意味着它在许多主要市场上失去优势。

巨额亏损依然困扰着Uber,甚至整个共享出行领域。烧钱在共享经济领域已成为共识,其背后的商业逻辑是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Uber烧钱补贴用户抢占市场的商业模式,导致高昂的运营成本以及对现金流的高度依赖,这为其带来巨大的财务压力。

Uber IPO招股书显示公司如今仅在美洲、大洋洲、欧洲、印度和中东有业务。

而在Uber
CEO科斯罗萨西看来,持续亏损不仅是为了在竞争对手面前捍卫现有市场份额,更是为了投资Uber的未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涌入市场,在新兴市场中崭露头角,Uber本就摇摇欲坠的市场霸主地位愈发岌岌可危。

图片 46


Uber的成本和支出主要是折旧摊销后收入成本,以及销售和营销支出。2018年折旧摊销后收入成本同比增幅达35%,2017年达到87%。Uber表示,业务版图内的某些市场竞争压力增加,策略上也相应提高对用户的激励和促销支出,以捍卫竞争优势地位。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Uber对司机的激励支出超过7亿美元。

超级App的竞赛

图片 47

两年前,广州公布了一项试点计划,为市民配备虚拟身份证,关联微信帐户后,可以充当网络身份证。

显然,Uber在盈利和市场份额间中做了明确的取舍。值得注意的是,近三年来Uber同比亏损幅度有所收窄。

腾讯于2011年推出微信,如今已成为众所周知的超级App,整合了多个核心功能,从打车租车到汇款等等。微信开创了一个便利的新时代,成为数十亿用户生活工作的一部分。

图片 48

在东南亚地区,印尼有一半的人在手机上安装了Gojek。与微信的超然物外不同,Gojek和Grab正是棋逢对手,后者也在有条不紊地部署自己的超级App发展战略。

虽然Uber运营利润录得负数,但净利润却有近10亿美元的盈利。分析招股书可知,高达49.93亿美元的其他收入(Other
income, net)功不可没。Uber
2018年最大收益来自于“资产剥离”,共计32.14亿美元,很大程度上抵消了运营亏损。

正如科斯罗萨西设想的那样,Uber旨在成为每个人的日常必备系统。Gojek的功能之丰富,早已不仅仅是“东方的Uber”,而Uber必须再接再厉,争取成为西方的Gojek。幸运的是,Uber有亚洲的“老师们”言传身教。

2018年,Uber将俄罗斯和东南亚地区业务合并给了当地公司,以此获得巨额的剥离受益。此举与Uber
2016年将中国业务卖给滴滴的做法如出一辙。针对撤离东南亚的决议,Uber
CEO达拉?科斯罗萨西在给员工的信中说道,“Uber全球战略中一大潜在的危险是,我们在太多地方与太多竞争者进行了太多战斗。通过出售这些业务,我们可以加码我们的核心市场,并在这些市场与对手进行竞争。”


Uber试图通过净利润增长强化投资者信心,以便成功上市后获得更多支持。但市场会看好吗?

外卖可以多快?

Uber不仅烧钱亏损争议大,盈利前景堪忧,从2009年成立至今丑闻缠身,品牌和声誉持续受损。其中包括屡次被指发“灾难财”——在纽约暴雪灾害期间临时涨价、伦敦突发事故趁火打劫涨价;对司机性骚扰、袭击乘客等行为监管不力;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争议不断,高管连续离职;破坏竞争对手Lyft的内部文件;旗下业务无人驾驶车辆撞死行人等,Twitter上甚至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删除Uber”运动。如今,场外浩浩荡荡的司机罢工事件更是压在Uber肩上的大山。

在福布斯30岁以下30强精英峰会上,Uber推出了小型白色无人机,旨在帮助Uber旗下餐饮外送服务Uber
Eats的司机更快地运送食物。

这位“硅谷的宠儿”屡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市在即仍临四面楚歌。Uber如何打破“烧钱圈地,持续亏损”的资本困局?丑闻之下能否洗白翻盘?

听起来不错,但Uber的每笔订单都在亏钱。

上市是一个起点,但Uber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规模达1,258亿美元的外卖市场与交通市场一样拥挤,拥有大量的配送公司,如Foodpanda、Grubhub、Deliveroo和Just
Eat。Grab和Gojek等也提供自己的送餐服务。

外卖服务猛踩油门为顾客配送食品的同时,它们的业绩增长也一样马力十足。公司争先恐后地提升平台黏性,因为不同App的差别极小。消费者可以根据价格和食物类型自由地切换App。

自行车和电动车市场的饱和

出行市场规模巨大,Uber甚至想要在“微出行”分得一杯羹,其中包括自行车和电动车。

到2030年,仅美国市场预计就能达到2,000亿美元至3,000亿美元的规模。为了占领这一市场,Uber以近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提供共享自行车初创公司Jump。

几个月后,Uber在圣地亚哥和亚特兰大的电动车业务被叫停。洛杉矶表示不接受Uber出租电动车的请求,Uber对此提起上诉。但同时,共享出行公司Bird和Lime在这个城市运作良好。

行业竞争也很激烈。Uber赢得竞标得以在华盛顿特区部署多达10,000辆电动车,但是交通网络公司Lyft、Skip和Spin也同样赢得竞标。市民对数量众多的电动车并不感冒,而且立法者有严格的安全法规要求。

“微出行”并非十全十美。不同的市场带来不同的挑战,有些出行方式甚至被完全禁止。法国已禁止在人行道上骑电动车。在新加坡,一辆电动车撞死一名行人,导致全国范围的禁令。

所有问题都会给Uber带来更大的损失。尽管Uber可以“巧妙地顾左右而言他”,寻求合作关系,但这只能扩大名义上的市场份额,有名无实。Uber可以将“微出行”车辆部署在城市中,但前提是得到城市的支持:没有许可证,一切都是纸上谈兵。



**

空中之战

根据2023年的飞行出租车服务计划,Uber现在正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深入探讨如何有效管理空域。

目前,Uber一直在使用直升飞机,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公司坚信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会取代直升飞机。

Uber并不是在唱独角戏:实际上,有许多初创公司竞相开发飞行汽车,飞机制造公司Airbus、甚至Google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都在准备“下一盘大棋”。

问题是:如果飞行出租车成为常态,Uber实际上会产生更多收益吗?

这个领域有这么多参与者,肯定会受到监管方面的关注,要弄明白如何能够在周围有车的情况下安全驾驶。从本质上讲,这是飞机世界的缩影。

Uber的野心令人钦佩,但这也是一场高风险的赌博。除了国内激烈的竞争,还必须调整未来的扩张战略,以面对不同国家的竞争对手,这也意味着需要面对更多的法规、法律和政府部门。


无人驾驶的惨剧

3月20日清晨,在亚利桑那州坦佩市,一辆无人驾驶的Uber汽车夺走了49岁的行人伊莱恩·赫兹伯格的生命,引发了有关Uber自动驾驶汽车的一系列调查。

Uber显然没有正式的安全计划。根据美国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的研究,Uber没有对车辆进行相关编程,使其对乱穿马路的行人做出反应,但原因不止于此。

这对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计划是致命的,他们不得不放慢步调:300名操作员被解雇,亚利桑那州的业务被暂停。匹兹堡的无人车研发中心有更多员工遭到解雇。

时至今日,Uber仍在测试自动驾驶汽车,计划在2022年之前运营无人驾驶服务,但这项业务每月会导致2,000万美元的亏损。

在Uber降低期望的同时,世界各地的公司却不惜血本研发无人驾驶汽车。科斯罗萨西可能需要面对Tesla的竞争,埃隆·马斯克也打算开发无人驾驶的打车服务。

在这一阶段,Uber需要突破。在无人驾驶领域没有取得成功的情况下,其他人可能捷足先登,率先实现无人驾驶汽车的梦想。这些公司所需要做的就是简单地复制Uber的App,反正已经有人这么做了。

对抗货运巨头

面对货运巨头DAT
Mobile,再加上货运服务公司Convoy已成功融资4亿美元成为独角兽,Uber
Freight每1美元的业务都要损失1.36美元。

问题是,Uber将总收益的99%都分给了运货商,把自己逼到了绝境。Uber
Freight采取的是典型的早期初创企业成长方法,承担了巨大的风险。

当盈利能力成为关注焦点时,Uber和运货商的合作关系可能会变得疏远。

诸如Coyote
Logistics和等老牌物流公司推出了自己的数字货运匹配服务。测量公司CarrerLists统计,它们是运货商最常使用的几个App。Convoy更是榜单的第二名。

当然,与现有的主流货运市场不同,数字货运匹配是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的游戏。但是,正因为其门槛低,App之间大同小异,用户可以轻松切换。这意味着争取市场的控制权需要激烈的斗争。

Uber可能不得不调整策略或加倍努力,这使得本来盈利困难的他们更加捉襟见肘。

这是资本之战。Uber需要找到自己能承受的投资极限,同时还要不断加速扩张。

和其他独角兽公司一样,共享办公服务公司WeWork也是一个典型案例,Uber必须时刻将公司资产负债调整在可控范围内,以免落入被投资者收购的境地。

走到这一步,可以很清楚地发现华尔街就是这么残酷,投资者们不会在意估值——本质上来说,估值就是投资者对公司的信心。鉴于令人失望的IPO和IPO后不尽人意的表现,“独角兽之年”可能会走向终结:

1、亏损的相机公司Snap可能已经超过了他们IPO的估值价格,但是时间有限,距离现金流耗尽还有三年。

2、加拿大制药和大麻公司Tilray的股价曾飙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峰180美元——而如今,其股价不到当时的十分之一,更多的监管问题在等着他们。

3、美国交通网络公司Lyft可能是唯一被视为完美运营、走向盈利的公司,但现实是,他们仍在亏损,股价不到IPO发行价格的一半。

4、主打幸福观念的健身器材和媒体公司Pelton需要踏上盈利之路,而非“天花乱坠”,其IPO招股书显示盈利说法毫无根据。

5、图片分享类社交网站Pinterest的股价也受到财务报表的严重影响,当报表出现净损失时,股价暴跌20%。

虽然与上述公司处于类似的境况,Uber仍然在走超级App路线。如今的挑战是向亚洲公司学习:Uber如何利用大量活跃用户和嵌入式支付系统?

如今,Uber的送餐、电动滑板车和自行车服务都被整合在一个App中,但他们仍然急于实现产品多样化。

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成为银行,Uber也必须如此。即使像Robinhood和Social
Finance这样的金融科技公司不再试图转型成银行,初创公司仍在积极与支付平台合作,或者自行构建支付技术。像Gojek、Grab和微信一样,Uber需要在支付系统中建立主导地位。Uber需要在数字钱包、信用卡和借记卡业务上加倍努力。在这一点,Uber是金融服务领域的后来者。

Uber需要开发更多对人类生活至关重要或使生活更便捷的产品。Uber和Gojek的产品相似之处在于,它们都提供外卖配送、票务、叫车服务和“微出行”,除此之外,还有移动数据、包裹递送和账单支付等。Uber需要像超级App的前辈们一样成为日常生活的代名词,同时不造成经济负担。

Uber的超级App之路将是一段漫长而艰巨的旅程。每种产品领域都有强敌环伺。

Uber的劣势在于它处于一个独特的位置,需要与“专家”和超级App进行对抗。

Uber最初是专家,如今已发展成为一个“迷你”超级App。由于市场对Uber的最新计划反应不佳,因此Uber迫切需要突破和创新。

如果其他方法都失败了,
Uber至少可以先尝试实现盈利,这会让前路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