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Mobi正式获得TAG反作弊认证

• 2018年06月25日14:08 • 速途网

  近日,全球最大的独立移动广告平台InMobi正式获得了TAG(Trustworthy
Accountability
Group)的反作弊认证(Certified Against
Fraud),成为其反作弊、建立信任纽带道路上的重要里程碑。

图片 1

  TAG由美国广告代理协会(4A)、美国全国广告主协会(ANA)、美国互动广告局(IAB)等机构联合牵头创办,是数字广告行业中首个致力于打造透明业务关系和交易的监测项目。它主要关注4个核心的领域:消除作弊的数字广告流量、与恶意软件斗争、打击广告支持的互联网盗版以促进品牌的完整性,以及通过提升透明度促进品牌安全。

  要想获得TAG
CAF证书并非易事。候选公司必须接受包括BPAw在内的全球领先的媒体认证组织的审计,以确认其是否符合TAG的高反欺诈标准。目前,除了InMobi之外,全球仅有包括Facebook、谷歌、亚马逊等巨头在内的80家公司通过了该机构的反作弊认证,而今年初被InMobi收购的AerServ也是其中一员。

  据此前InMobi发布的《移动广告反作弊白皮书》显示,仅在2017年,作弊给广告主带来的损失就达到了164亿美元,而且这一数字还在持续增长。而从数据来看,这些通过TAG
CAF认证的公司的整体无效流量率仅为1.48%,比行业平均水平(8.83%)低了83%。因此,对于广告主来说,TAG
CAF认证可以说为其提供了明确的选择,帮助其找到最正确的投放渠道,最大程度上减少广告作弊带来的损失。

  相对于广告主对媒体进行流量直采,通过InMobi这样的知名第三方移动广告网络进行投放或许更能保障流量的“干净”。因为一方面InMobi会通过SDK集成的方式,来加强对流量的规范,通过先进的底层技术让作弊流量无处遁形,这也是最彻底的反作弊技术手段。另一方面它与第三方监测机构,如MOAT、IAS等,达成了深度的合作,能够实现对流量的有效监测。同时,InMobi还具有丰富的反作弊经验,对作弊的常见形式有着全面的了解,并形成了一套高效的应对方案。此外,相对单个媒体,像InMobi这样的知名移动广告网络拥有更强烈的反作弊动机,因为平台上任何一家媒体的作弊行为,都会直接损害整个广告平台的口碑,而这个口碑,是任何一家知名的广告网络都极为重视的。因此,通过InMobi这样的知名移动广告平台对媒体的广告流量进行过滤和投放,尽可能将广告作弊流量减少到“零”,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趋势。与之相比,广告主的媒体直投,就缺少了这极为重要的一步。

  所以,要想彻底根除广告作弊,广告主、广告网络和监测方必须联合起来,在整个渠道和广告投放生命周期中,积极主动地保护流量的干净。而TAG
CAF认证,也将继续成为广告主进行投放时选择平台的重要参照标准。

京纬数据:反作弊之战打响,数字广告该如何走向‘阳光化’?来源:中国广告|作者:|时间:2017-08-31

品牌方坐不住了,苹果、天猫等广告被投放到违规网站21世纪什么东西最贵?流量最贵。这是每一个广告人都清楚的事实。随着数字网络的普及,人们沉浸网络的时间越来越久,线上广告投放也因此变得越发重要。之所以说流量贵,是因为投了大量的广告预算之后,回报却远远低于预期。而在这背后,很可能是虚假流量横行导致的。数字广告投放基本是按照媒介平台上的用户点击量计算费用的,如果点击量不足,平台也会给广告主补上。看似对广告主有利,不浪费每一分钱预算,实际上却给了流量作弊的机会。据数字广告搜索引擎公司ADBUG近日所发报告来看,单单红眼(RedEye)这一家嵌套作弊⽹络,嵌套网页日均展示量就已经达到了35~50亿。红眼是由ADBUG公司发现并且命名的,是目前为止中国数字⼴告界所发现的最⼤的嵌套作弊⽹络。ADBUG公司的报告显示,遭到红眼嵌套,广告主们每日投放的费用损失总和或超2千万。(来源ADBUG)红眼是怎么操作虚假流量的?简单来说,红眼就是一个“流量中间商”,通过在不同媒介平台上的互相嵌套,让流量进行虚假转换。举个例子,A网页布局到B网页,B网页每加载一次,A网页上的广告就计数一次;如果B网页再布局到C、D两个网页,那么C或者D网页每加载一次,也都会让A页面的广告再计数一次(这时候对A网页来说相当于叠了2层,最高可以叠到99层)。如此一来,A网页的流量就会呈现几何数增长,而实际上并没有多少用户真正访问过A网页。(来源ADBUG)在这种情况下,点击量再高,广告主购买的广告位也很可能从来没有被展现过,这是程序化购买才会出现的问题。不过即使不是程序化购买,也有可能逃不掉“红眼”的这张大网,通过直采方式购买广告位的,还可能对品牌形象带来危害。这些品牌广告经过红眼的嵌套,很可能被投放到一些色情或暴力网站上,对品牌形象带来的损害可想而知。从ADBUG的报告中可以看出,包括苹果、香奈儿、麦当劳、达能、护舒宝等在内的数百家知名品牌,他们的部分广告都曾被投放到一些色情、极端的网页上。(来源ADBUG)经过红眼的嵌套,广告要么观看数量虚假,要么被投放到违规网站。前者可怕,白白浪费预算;后者更可怕,不但投放到不对应的目标群体,还可能极大破坏了品牌形象。(来源ADBUG)事实上,数字广告出现以来,广告欺诈就成了广告主最困扰的现象。2017年宝洁公司就曾炮轰数字营销造假这一问题,随后宝洁公司及时减少了1个亿的数字广告预算,结果业绩并没有出现任何影响。宝洁的案例可以看出,数字广告背后的虚假流量使得广告主遭受了多大的损失。世界广告主联盟
WFA曾这样形容虚假流量:如果没有有效措施,2025 年虚假广告花费可能高达 500 亿美元,仅次于毒品交易金额,将成为世界第二大非法营收。(来源ADBUG)红眼这类作弊网络能够发展得这么壮大,根本原因就是抓住了媒体平台流量短缺的痛点,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有这些虚假的数据支撑,就能吸引更多广告主来投放。相对于平台自己刷量,利用红眼的技术能够更加节省成本,而且红眼的技术还能够规避第三方监测。媒体平台缺流量,红眼有强大的反作弊技术,这是双方合作的原因,而归根结底,终究还是因为数字广告不够透明。红眼的造假数据虽然令人惊叹,不过在整个数字广告上,估计也只是冰山一角。抛开红眼这家欺诈网络,这些年发生的其他流量造假事件也并不少见。去年10月份,国内某知名旅游平台虚假流量的事情就曾闹得沸沸扬扬,有人调取该平台上的用户评论数据之后,发现其中大部分所谓的“真实评论”,都是该平台从其他竞争对手直接拷贝过来的。除了国内,国外渠道流量造假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去年某全球性电子竞技平台也因为涉及广告欺诈被搬上台面,这家公司用新兴的广告诈骗技术,利用合法用户的流量来产生虚假点击。这些技术无需人工干预就能完成网页加载,是一个用于生成网络流量和广告点击量的永动机。复杂、不透明、欺诈,数字广告的问题导致不少品牌商开始退却。土巴兔这家基于互联网的家装平台,反而不喜欢投放数字广告,他们把广告主力放到了公交、地铁上。其负责人表示,他们在互联网渠道上做过投放,但是效果不佳,所以在数据没办法被客观反映出来之前,数字广告不会是他们的考虑对象。除了土巴兔,宝洁、联合利华等众多品牌这些年都在逐渐减少数字广告的支出,去年丰田公司更是花费重金跟广告分析公司合作,就是为了减少广告欺诈。以前大家都说“消费者在哪里,广告就投哪里”,但是现在渠道多了,消费者真正在哪里反而搞不清了。流量造假问题把整个数字广告行业都陷阱了不可预见的信任危机中,对此中国广告协会也表明态度,义不容辞地发挥行业职责,举全行业之力打击黑产,推动数字媒体价值衡量的真实性、有效性。中国广告协会表示已经出台了多项措施:联合了组织媒体、代理公司、第三方检测公司、广告主等多方力量,共同制定行业标准;利用区块链等新兴手段过滤无效流量黑名单;联合MMA中国推出行业开源SDK;推出数字媒体价值评估体系;组织国内外数字广告行业交流和培训。虽然流量欺诈的问题严重,但是随着互联网的持续发展,数字广告的潜力无疑还是巨大的,只要将流量欺诈问题解决,想必数字广告的投放总量会有质的提升。协会会长张国华认为解决互联网数据造假是全球行业的共同问题,如果流量不真实,互联网广告将没办法长久地健康发展,整个广告生态都会受到损害。由此可见,应对流量欺诈问题,是全球广告行业正在合力处理的事情。

从业界多份数字广告反作弊白皮书的相继发布,到宝洁在上周MMA论坛上的再度发声,数字广告的安全性,透明性又一次成了风口浪尖。“我们的广告是被真人看到吗?我们的广告有没有投放在安全的页面?我们的广告真的有被消费者看到吗?”宝洁提出的三大问题,这也正是帮助行业思考如何回归到广告本质的问题。

数字营销,特别是程序化营销,对于大多数营销人而言,除了知道DSP,DMP,营销云等这些名词外,这些广告被谁看到了,起到了哪些效果,又有多少转化率,品牌方依旧一无所知。究竟为什么宝洁等品牌主一直在呼吁行业透明,而作弊现象有屡见不鲜?怎么做才能真正实现到透明?

首先我们来谈谈,为何作弊行为层出不穷?

在今年上半年发布的《广告反欺诈研究报告》中,AdMaster利用广告反欺诈技术识别出2016年全年无效流量整体占比高达30.2%;而京纬数据的数据科学家团队通过论证和分析投放效果以及媒体属性后认为,中国的移动端流量中,40%为疑似非人类流量。

而在流量快速变现的利益驱动下,流量造假越发猖獗,流量造假形式和技术手段也逐渐‘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移动营销时代,流量作弊的根本原因和途径有哪些?

1.媒体方造假量。一些短视的媒体为了增加广告收益,创造更多收入,故意夸大数据流量。华尔街日报就曾披露Facebook向广告主或代理公司宣称的用户平均观看视频广告时间比实际情况高了60%-80%。而在国内,从公号到“刷量”卖家,数据造假,已经形成一条较为成熟的黑色产业链。

2.广告代理商良莠不齐。业界一些以次充好的代理商,广告作弊的一般思路都是围绕着检测规则而进行的各种Hack,用虚假或低值的流量完成订单,骗取广告主的预算。

3.广告主KPI不合理。一些广告主会对广告代理、广告技术平台提出极为苛刻的KPI和成本要求,对于不合理且通过正常途径难以实现的效果,广告中间商只能靠造假实现目标。但由于造假流量带来的转化率极低,广告主对于中间商产生信任危机,从而导致KPI进一步抬升,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恶性循环。

4.广告投放公司或代理机构层层盘剥利润。在程序化购买中,由于中间商过多,子渠道,二级渠道等复杂的代理路径,投放各个环节的不透明,让可供作弊的灰色区域越来越多。

5.三方监测不够中立。以CPM为例,广告主按照第三方提供的曝光数据与媒体进行结算,而第三方的数据来源于用户端接收到的广告展示,广告展示又是通过第三方的检测代码统计来的。从数据到展示,从展示到检测代码。只要检测代码认为广告确实被展示了一次,那么不管该用户是否真的见到了广告,广告主都要为此次曝光付费。

这些原因都会导致从流量,到最终效果过程中,出现各种各样的作弊。无论什么形式的作弊,最后损失最大的永远都是为流量买单的品牌主。

那么,如何才能彻底规避作弊行为?

在数字广告持续走热的情况下,广告主及各参与放需要严格甄别和选择合作伙伴,挑选最具资质、最可靠的技术供应商和媒体方,通过与他们的合作提高流量安全、广告可见度的标准,打造一个透明、公正、安全的广告生态圈。

京纬数据首席运营官赵品权也表示,‘虚假流量、数据造假等乱象是精准数据行业从无到有发展过程中的产物,京纬数据的价值,就在于提供最公正、最智能的广告技术,让广告主能够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智能营销枢纽平台,如此,通过这个平台进行投放时,涉及到的策略执行,广告交易数据,以及最后的效果及反作弊监测,都能公开、透明地积累在广告主自身的平台上。’

这些行动无疑都将积极地推动行业朝着更健康、更阳光的方向发展,除此以外,我们也呼吁广告主、技术平台、广告投放平台、媒体方以及监测方制定统一的规范标准,通过打造安全的广告生态圈,全面提高广告投放效率。打击广告欺诈绝非一日之功,而是各方共同长期努力的结果。


关于京纬数据

京纬数据是亚洲领先的智能数据营销枢纽平台,拥有业界最先进的广告技术,同时具备强大的系统服务能力与顶尖的大数据分析能力。京纬数据基于云端的SaaS营销平台能根据代理商及品牌主的自身需求,独家定制Quadas数据管理平台
,Quadas图灵人工智能优化平台、以及Quadas投放管理平台等一站式广告技术平台,让客户能够自主操作媒体资源、投放策略、出价设定,实现清晰、可控、精准的广告投放。

京纬数据创建于2014年,核心团队来自于IBM, Google, Yahoo, 腾讯,
华为等业内知名企业。并拥有多位高等院校数据专业教授与博士。目前京纬数据在上海、台北设有分支机构,服务的客户包括Uber,大众,携程,欧莱雅,万豪等国际一线品牌。京纬数据不断提供和推动业界具有前瞻性的解决方案,并在最近的2017年度金鼠标评选上荣膺年度最佳数字营销平台。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