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上市,这事儿还没完!

B站上市,这事儿还没完!

• 作者 速途研究院 •
2018年04月02日19:12 • 速途研究院

  2018年3月28日,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敲钟上市,这一仪式也在B站进行了直播,直播观看人数达到500万人次。

  B站首次公开募股发行价是11.5美元,但开盘价为9.8美元,较11.5美元的发行价下跌14.8%,B站上市就遭遇“开门黑”,使人略显意外。

  受中美贸易战等因素的影响,不仅是B站,还有赴美上市的尚德机构、格林豪泰等也都遭遇了破发。

图片 1

  此外,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在开盘前声称,B站赴美上市是退而求其次,有机会将考虑回国,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了部分投资人的心态。再加上不排除部分投资人对B站的盈利模式持观望态度,总的来说B站遭遇破发也是有一定的必然性。

  导致B站遭遇“开门黑”的客观因素是不可置否的,但不完美的开盘表现也加深了部分人对B站存有的疑问。而事实上,B站确实面临着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是不会由于上市就自行消失的。

  B站对商业变现仍需探索

  B站招股书显示,B站2018年前两个月平均月活跃用户(MAU)为7600万,其中“Z世代”占82%(Z世代指的是在1990年代中叶至2000年后出生的人),毫无疑问,拥有庞大的年轻用户群体和流量是B站的特色优势。

  但是”Z世代”目前的消费能力还有限,而且这一群体天生对商业化比较排斥,这也使得B站的商业化路程走得比其他视频网站更艰辛一些。

  B站的主要盈利模式还是游戏,2017年B站的游戏收入占总收入的83.4%,明显可以看出的是游戏业务不是B站赴美上市的催化剂,而是必需品。而陈睿在采访中也表示,游戏未来仍然是B站重要的变现方式。

  众所周知的是,游戏具有生命周期短的特征,此外B站用户偏年轻化,也会有监管及伦理方面的风险。总而言之,靠游戏盈利是具有高风险的。

  B站在上市以后,还要继续探索商业变现道路,建立合理的营收结构,找到合适的变现之路,这对B站未来的价值走势具有很大的决定性作用。

  国家的政策监管日趋严格

  3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特急文件指出:要求所有网站不得擅自重新剪辑经典文艺作品。具体包括:所有节目网站不得制作、传播歪曲、恶搞、丑化经典文艺作品的节目;不得擅自对经典文艺作品、广播影视节目、网络原创试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不得截取若干节目片段拼接成新节目播出;不得传播编辑后篡改原意产生歧义的作品节目片段。

  图片 2

  这一政策的发布明显是针对PGC/UGC等创作方式,而B站目前绝大部分的视频观看都来自于PUG视频,另外,B站的“鬼畜”分类也吸引了大部分流量。面对这一政策,大众也为B站狠狠捏一把汗。

  今后,国家对这类平台的监管会日趋严格,B站除了要增强自己的商业化能力以外,还要读懂国家政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毕竟国内对这类文化的接受度不是很普遍。

  B站面临“围剿”之势

  B站在香港和北美的路演顺风又顺水,成功上市风光十足。但是上市只是一个开始,对于B站而言,还有一场和竞争对手的攻防战要打。

  在动漫领域,B站作为动漫群体的核心平台,独家版权也是最多的。但是值得关注的是,备受期待的《命运石之门0》的独家版权已被腾讯拿下,今日头条下的半次元也拿也到了《银河英雄传说》,还有爱奇艺也不甘示弱,《食戟之灵》的新一季续作将在爱奇艺播放,B站在动漫领域被逼上一个很尴尬的位置。

  毕竟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这些财大气粗的大佬都没必要再建立一个二次元平台与B站抗衡,花钱断了B站的版权路就足以对B站造成致命的打击。

  此外,原本属于PUGC领域王者的B站,如今也面临危机,毕竟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的兴起,在PUGC领域也瓜分了不少用户。

  但是B站既然决定并且成功上市,就说明B站有足够的底气去面对风险,也应该有足够的实力去支撑自己未来的发展。

  B站道阻且长

  最开始陈睿担心海外投资人不了解这种在美国鲜见的事物,但投资人表示很喜欢此类健康的模式,认为B站平台建立的不仅是数据的连接,更多的是情感的连接。

  此外就B站自身而言,首先对于国家的监管方面,陈睿表示其观点和政策一样,在自制内容遭到监管之前,就对平台上涉嫌侵犯版权的作品进行了处理,此外还建立了审查系统,定期培训审查人员,以适应监管政策的变化。另外,陈睿也表示,在未来,资金主要会投入基础设施的建设、原创UP主的创作激励以及人才方面。

  在商业化模式这一块,有人戏谑说B站不是正经的视频网站,而是一家游戏公司。这其实是不准确的,市面上的游戏公司一般都是开发游戏,然后宣传找用户,而B站是基于用户的需求,为其提供对应的游戏产品。

  就像陈睿说的,这其实是种供需模式。B站作为情感连接的平台,其定位更像是兴趣社区,而社区最大的优势就是人与人之间有共同的交流点,可以看做是一个社交平台。

  阿里和腾讯这两个大佬都在社交领域的争夺上打的不可开交,是因为具有社交属性的公司都具有更宽阔的商业化拓展空间。
B站具有天生的优势,并且抓住这个机会,在此基础上探索商业化道路。

  针对B站上市,就像陈睿表示,到了一个阶段就做这个阶段的事情,B站需要更大的平台,更高的杠杆,更广的知名度。

图片 3

3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特急文件,要求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频节目的行为,其中被点名的行为包括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篡改原意、以及歪曲、恶搞、丑化经典文艺作品。

北京时间3月28日晚间,国内弹幕视频网站Bilibili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B站的证券代码为BILI。在上市前的连线中,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告诉搜狐科技等媒体,B站拿到了十多倍的超额认购,本次上市后融到的钱,将主要用于带宽等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创作者的内容生态建设。

全世界都为B站倒抽一口凉气。

陈睿表示,之前担心过B站具有很强的中国社区特色,美国人不理解动漫等二次元爱好,但美国投资人认为B站的模式很独特,它的年轻用户群代表着中国未来,属于增长潜力很大的互联网模型。

与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这些以版权节目为主要内容的视频网站不同,B站自豪于他们的PUGC(ProfessionalUserGeneratedContent)内容,也就是由UP主自行制作并上传的视频。许多特色内容,例如鬼畜、MAD、三分钟了解一部电影系列等都是基于其他视频节目,重新剪辑、配音、制作而成的。如果广电总局的这份文件得到严格执行,那么B站上动画区下的MAD、AMV区、鬼畜区、娱乐区、以及影视区的大部分内容都将会消失。

创建于2009年的B站明年即将年满十周岁,上市只是它迈向自己成人礼的第一步,未来B站将从资本市场获得更多帮助,也更有希望丰富更多年轻人的娱乐生活。

特急文件的消息离当地时间3月28日BiliBili在纳斯达克上市不过6天。从更大的范围来看,自从B站3月2日递交招股书,它一个好消息都没遇到。

同时,有两个问题也仍然横亘在这家深受用户喜欢的公司面前,亟待解决。

B站鬼畜UP主伊丽莎白鼠发布微博称:如果真按文件上来看严格执行的话,鬼畜区没了。这条微博现在已经删除。

内容监管日趋严格

伊丽莎白鼠不是一个普通的UP主。在B站发布的招股书中,他们单独辟出两页,介绍B站上的UP主,称他们为用户流量的主要来源,以及用户数量、社区增长的关键动力。其中,罗列出来的5位UP主中,就有伊丽莎白鼠。他最受欢迎的鬼畜视频之一,《黑喂狗》,已经播放超过1200万次。截至2017年12月31日,他在我们的平台上有大约220万个粉丝。

根据B站路演文件显示,B站目前86%的观看量来自PUG视频,2017年B站拥有20.4万月活跃内容创作者,同比增长104%,2017年平均月视频提交量为83.6万部,同比增长133%,截至2017年底拥有1万名以上粉丝的内容创作者数量为2016年底的2倍。

《黑喂狗》的部分素材也是B站招股书中所列的截图选取自老版电视剧《三国演义》的片段。诸葛亮和王朗两军对阵,因为著名的台词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以及王朗吐血跌下马来,而成为了最受欢迎的鬼畜片段之一。这似乎恰恰属于广电总局文件中写明的经典文艺作品的范畴。

这些内容创作者在B站上被称为UP主,他们被B站在招股书中用较大篇幅进行了介绍。

《黑喂狗》截图

与爱奇艺、视频和优酷这三家大手笔采购内容版权的视频平台不同,B站上的用户自制视频更多,而它们都来自于这些UP主的贡献。

像伊丽莎白鼠这样的UP主是B站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根据B站招股书上的数字,2017年平均每月有20.4万名活跃的UP主,是2016年同期的两倍。他们每月上传83.5万个视频,占到B站每月新视频总量的比例接近七成,播放量则是B站全站播放量的85.5%。

而这些UP主及他们制作的内容,正在受到严格的监管。

《Fate/GrandOrder》,为B站收入15亿元的手游

6天前的3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部门下发通知,要求所有网站不得擅自重新剪辑经典文艺作品。具体包括:所有节目网站不得制作、传播歪曲、恶搞、丑化经典文艺作品的节目;不得擅自对经典文艺作品、广播影视节目、网络原创试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不得截取若干节目片段拼接成新节目播出;不得传播编辑后篡改原意产生歧义的作品节目片段。

过去几年,人们对于B站的关注始终停留在其商业化的前景之上。B站董事长在各个场合被问到最多的,总是B站如何赚钱。二次元文化在年轻人中大行其道,但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变现渠道。作为整个二次元产业中的标杆,B站也因此寄托了整个行业的希望。

上述命令禁止的节目制作方式,无一例外都是B站等PGC/UGC内容为主的平台上内容创作者的典型创作方式,这也一度被外界解读为对B站相当不利的政策。

以往B站总是被看作是一个视频网站,而视频网站在中国并无盈利的先例。2016年,B站的营业亏损高达8.94亿元,似乎坐实了对于B站无法盈利的猜测。

比如鬼畜这个分类,几乎会面临被下架的命运,而当初雷军在印度发布会上的一句Are
U OK,正是借助于B站的鬼畜视频火遍社交网络。

尽管在这期间B站尝试过很多赚钱的方法2014年B站推出新番承包计划;2015年初推出旅游业务;同年11月,B站成立哔哩哔哩影业;2016年B站推出付费会员;2017年B站发布推出绿洲计划,帮助品牌商和UP主做广告但这些都不能称为成功。2017年中举办的B站线下活动BML上,陈睿告诉在座的数十家中外媒体:我觉得B站的变现还处于非常早的时期。

在自制内容遭遇监管之前,B站还对平台上涉嫌侵犯版权的大部头作品进行了处理。

一款名为《Fate/GrandOrder》(以下简称FGO)的手游突然在2017年爆发。这款游戏是日本游戏公司TYPE-MOON发行的文字冒险游戏《Fate》系列的衍生作品。此前动画《Fate/Zero》在B站的热播,使得不少玩家掉进了FGO的大坑。抽卡的内购模式,又能够最大限度地榨取玩家的钱包。2017年一整年,FGO为B站带来的收入接近15亿元,是B站2016年全年收入的接近3倍。

早在2017 年 7 月
,B站就已经下架了大量影视内容,其中日本电影和欧美电影分类的内容几乎被清理干净。B
站在声明中表示,为了维护网站内容的规范性,将对网站内的影视剧内容进行审查工作。

在面对美国投资者的路演PPT上,B站将手游列为自己的核心商业模式。我们的大部分手游玩家,都从我们的社区中转化而来。通过对于用户需求的分析,B站认为自己能够为用户提供定制化的游戏推荐,而这是B站眼中,他们在手游生意上的核心竞争力。

而这只是包括B站在内的众多娱乐公司和视频平台接受政府更严格监管的一个缩影。

至于直播和广告两个业务,他们被形容为具有巨大的商业化潜力。在2017年B站的总收入当中,直播和广告加起来的占比为13.6%,还不到2016的27.8%。

B
站方面对外宣称,已经建立了一套审查系统,能够保证24小时X7天的视频内容审查,并定期培训审查人员,以适应监管政策的变化。

但B站的游戏生意并不稳定。由于极度依赖FGO这一款游戏,而手游的生命周期相对较短,在2018年B站的游戏收入能否维持就成了一个疑问。更何况,游戏作为一种互联网娱乐产品,也会遭遇到监管的难题。

这批审查员工超过 200 人,占 B 站全部员工总数的比例超过 10%
,这也显示出B站对版权问题和内容监控的重视。

2018年1月,文化部查处网游中的低俗内容,名单中B站运营的FGO赫然在列,原因是多个女性游戏角色形象暴露,大面积裸露身体,含有违背社会公德的内容。此后,B站联系游戏的日本开发商对于相关内容进行了修改。

对于视频平台来说,优质内容是吸引新用户和留住老用户的重要因素。在未来很长的时间内,B站面临的内容监管力度会继续加大,如何保持活跃用户数和停留时长的增长。

审查与自我审查

商业变现仍需努力

B站将政府监管列为公司的风险要素。

B站需要解决的另一个问题是,如何提高其商业变现的能力。

中国政府和监管机构时不时加强对于互联网内容的管制不能符合这些监管规定可能会导致,互联网内容牌照或其他牌照被吊销,相关网站被关停,以及名誉上的损害。网站运营人也可能会被要求为网站上的受审查的信息负责。

招股书显示,B站2018年前两个月平均月活跃用户(MAU)7600万,其中Z世代占82%,2017年每活跃用户在线时间76分钟。

事实上,随着B站在手游上的收入暴涨,监管在过去一年逐渐取代商业化前景,成为B站最令外界担忧的因素。就在陈睿告诉外界B站的商业化还在早期的场合上,最先被提起的问题之一是,B站如何回应此前几周内发生的大规模下架视频事件。

在这里,B站将出生于1990年-2009年的人群成为Z世代,并称全球Z世代人口数量约为3.28亿,其中24%位于中国。

2017年7月12日晚间,大量影视内容陆续从B站上下架,日本电影、欧美电影几乎被清空。国产影视内容方面,也有《我的团长我的团》、李少红版《红楼梦》等一批国产电视剧被下架。次日,B站发布声明称:为了维护网站内容的规范性,我们将对网站内的影视剧内容进行审查工作。

B站称,Z世代是推动中国在线娱乐市场的核心力量:2017年,中国在线娱乐市场规模约为484亿美元,Z世代贡献了其中的55%;到2020年,中国在线娱乐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997亿美元,Z世代预计将贡献其中的62%。

当天大量影视内容下架后,影视区的样子当陈睿再次被问起这件事情时,他的回答是:我们公告发的审查是我们自我审查,其实这一次我们对于内容的审查以及对于部分影视剧内容的下架,纯粹是因为出于我们自己对于内容运营的策略性的调整。但他并没有解释具体是什么样的调整。

毫无疑问,这个庞大的年轻用户群体和流量是B站有别于市面上很多公司的优势。

放在过去一年整个娱乐业和政府之间的关系的大背景下,B站只不过是或主动或被动进行调整的众多娱乐公司和社交网络中的一个而已。仅2018年迄今,就已经有了嘻哈被整体封杀,MC天佑被封杀,新浪微博热搜、热门话题下架一周,知乎应用下架一周等多起事件。就在3月23日,新浪微博公布了一批名单,包括电影收藏狂、神秘电影在内的一批微博账号,因为发布色情影片,违规节目资源链接,而被处以彻底关闭,或禁言一个月的处罚。一时之间,微博上风声鹤唳,各大影视账号纷纷表示要消停一段时间,以避风头。

B站从2014年开始尝试过多种变现方式:2014年B站推出新番承包计划,2015年推出旅游产品,11月成立哔哩哔哩影业,2016年B站推出付费会员业务,2017年发布绿洲计划帮品牌商做广告……

招股书中,B站详细解释了他们为了应对政府监管而采用的审查系统。这是一个双重的系统,第一道关卡由一个人工智能系统把关,新上传的视频会与B站自己的黑名单库进行比对,从而识别出其中可能侵犯版权,或者含有非法以及不合适内容的视频。通过第一层测试的,会被送往人工检查。他们会进行轮班,以保证一天24小时,一周7天都能及时对视频进行审查。B站会为这批工作人员提供定期培训,来适应不断变化的监管和政策。这批审查员工超过200人,占到B站全部员工总数的比例超过10%。

然而,这些传统视频网站的广告和会员业务没有给B站带来理想的变现效果,甚至一度遭到众多资深B站用户的抵制。

即使是这样也并不保障百分之百的安全。中国的法律和规定,最终解释权归相关部门所有。要在所有情况下都鉴别出我们作为平台运营方需要承担责任的内容,也许是不可能的。

他们中的很多人担心B站过于强调商业化,会失去原本的理念和初衷,破坏这一片净土,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豆瓣等文艺倾向明显的公司身上。

Z世代

陈睿甚至在上市后时报广场的连线采访中,对众多B站用户表示,B站还是他们喜欢的那个平台,会为用户和UP主做更多的事情。

B站可能忽略了一件事,对于内容审查的压力并不只有来自于官方,也有可能来自于用户,而这正是这段时间B站疲于应付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B站变现乏力的状况在2017年四季度迎来明显改变,当季B站的营收为2016年一季度的10倍,B站将原因归结为平均月活跃用户数的增长:2017年第四季度用户数量为2016年第一季度的2.5倍。

3月10日下午,一位自称是单亲妈妈的用户在以讨论网络游戏《魔兽世界》为主的论坛NGA社区上发表帖子,言辞激烈地控诉一位15岁的初中生,指责他引导她10岁的女儿参与文爱,即用文字做爱,教唆离家出走、甚至自杀。而将B站推向风口浪尖的,则是单亲妈妈指出这位15岁的初中生,是一名B站的UP主科里斯。

但如果分解B站的营收结构会发现,2017年B站游戏业务收入为近20.59亿元,游戏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为83.4%。如果参考2015年和2016年,游戏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为65.7%和65.4%。

对于B站的批评逐渐演变成了B站纵容儿童色情。知乎网友学写作的丧失指出,B站上有部分视频涉嫌幼女色情,并给出弹幕、评论截图。尤其是一句相关的网络流行语三年血赚,死刑不亏,来源则是刑法中对于强奸罪的规定。

显然,游戏业务是B站能够赴美上市的重要推动力,陈睿在采访中也对搜狐科技等媒体表示,游戏未来仍然是B站重要的变现方式。

风波最终以B站致歉收场。在永久封禁了科里斯的账号之后,B站在一份声明中写道:B站坚决反对任何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言论和行为我们将尽全力重视青少年的教育与保护工作。

目前B站运营8个独家分销手机游戏,63个联合运营手机游戏和一个自主研发的手机游戏。相比2016年的3.42亿元,B站游戏收入增长超过5倍。

B站以拥有一大批青少年用户为荣。在面对美国投资者时,他们淡化了自己身上二次元和ACG的标签,转而讲起了一个关于Z世代的故事。他们强调,在B站7600万的月活跃用户当中,有82%属于Z世代,也就是出生于1990年到2009年的一代。2018年,这一代人从9岁跨越到28岁之间。

不过,从最新的2017年四季度数据来看,B站月度活跃用户数、月度付费用户数和游戏月度付费用户数,均出现了下滑趋势。

选用Z世代这个标签,固然有讨好美国投资者的意思。在美国,Z世代也被称为后千禧一代或者i世代。《福布斯》估计Z世代占到美国人口比例大约为25%,超过婴儿潮一代和千禧一代。仅从人数上来看,Z世代就成为了商业公司刻意追捧的一代人。

同时,B站的游戏业务较为依赖Fate/Grand
Order这款单一产品,具备较大的不确定性:2017 年FGO为 B 站带来接近 15
亿元收入,是 B 站 2016 年全年收入的接近 3 倍。

Z世代也有自己的特点。他们被称为互联网原住民,对于虚拟产品的消费欲望强烈。将这个概念直接拿来使用,对于身为互联网公司的B站来说,显然更容易让美国人理解。在B站路演的PPT上,他们第一页就写着愿景是:丰富中国年轻一代的日常生活。

上述两个现象,都让目前在亏损的B站面临营收上的诸多不确定性。

B站以Z世代为中心画出了一个看上去完美的商业模型。他们从小上网,因此对于虚拟产品的消费意愿更高;他们对于娱乐的需求更高,也更愿意自己参与娱乐,所以成为了B站主要的PUGC视频内容的生产者和消费者;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形成了属于自己的文化,并因此对于B站有了更高的粘性。

根据B站的路演PPT显示,B站已经任命前腾讯OMG副总裁刘曜为副总裁,主管商业运营,这也意味着B站未来会加强商业运营。

B站强调自己是Z世代社区,更早前他们用下一代的文化乐园来标榜自己。但B站没有提及的是,他们与Z世代的关系并不总是那么融洽。

所以在B站上市后,如何搭建更加合理的营收结构,找到适合B站的变现方式,直接关系到B站未来的价值走势。

早些年,B站还被认为是一个二次元社区的时候,用户对于B站的反感来自于他们对商业化的天然厌恶,以及对于社区文化的改变。2015年,记者联系A站和B站,但采访请求均被拒绝,其中一位员工的说法是:对于用户来说,商业是件很邪恶的事。

随着B站一点一点朝着商业化目标推进,用户也在日复一日的改变中逐渐习惯了商业的存在。2018年1月,B站第一次大规模将新番转为付费用户独家观看或者提前观看。此举引发了一些争议,但相比起以往,声浪已经大不如前了。

现在,用户对于B站的要求更关乎于道德。他们要求B站为Z世代树立标杆,而不是提供有害的内容给Z世代。在这个过程中,Z世代自己成为了捍卫道德的先锋。

2018年2月,爱奇艺购买的一部动画《DarlingintheFranxx》下架。此前就有用户因为这部动画涉嫌软色情而感到不满。事件升级的导火索则是B站的一位专做动画吐槽的UP主LexBurner在他的一期视频中也吐槽了这部动画。顺带一提,他也是B站招股书中被提及的5位UP主中的一位。

此后,在该视频下的B站评论区中,有一些用户利用LexBurner的吐槽。其中一位名为你挑着蛋的用户向国家相关部门进行了举报,并在评论区贴出了举报信息码。没过多久,爱奇艺宣布《DarlingintheFranxx》下架。LexBurner随后发布微博:一切的事件来源于视频,已删除。一切的连锁反应来源于当时欠考虑的口嗨,锅我的。不管是谁,举报番剧都是一件很蠢的事情,求求大家千万别做,求求大家了,对任何人都没有任何好处。

科里斯事件也并没有因为B站封禁相关账号而结束。对于儿童色情的担忧,促使一部分用户举报B站上各类涉嫌擦边球的视频,例如各种出现小女孩身穿泳装的MMD视频,以及一部描写同性师生恋的动画。

Z世代的个人偏好从未对一个网站的运营产生如此强烈的影响。除了他们善于利用网络,制造出足够的影响力以外,政府部门对于有害内容的监管正在不断加强,也让平台变得更加谨小慎微,毕竟监管的后果并不是他们愿意承担的。

中国传统文化的有力倡导者

科里斯事件发生后,B主动表示将在共青团中央的指导下,设立青少年维权站,开展针对青少年的心理辅导、自护教育和法律服务。

去年11月,在成都举行的互联网视听大会上,陈睿以《年轻的动能》为主题讲解了B站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

为什么传统文化会在B站如此流行呢?是因为我们的运营团队专门去做了一些什么吗?当然对于好的内容我们的运营团队会推荐、会引导。但是本质的原因还是跟B站的用户结构相关。

最近我总听到挺多人在谈咱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如何在中国复兴,如何去振兴中国自己的文化。我认为其中的关键点是什么?我认为其中的真正关键点在于年轻人。如果年轻人不喜欢不接受中国的传统文化,如果只是中老年人喜欢传统文化,那么中国的传统文化肯定传不下去。所以如何让年轻人去喜欢,让年轻人自发的去传播中国的传统文化,这个才是中国传统文化复兴的关键。

至少在B站上我看到中国的这一代年轻人,他们是真正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的,对此我也感到很欣慰。

在招股书中,B站也写道:我们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有力倡导者,并有意识地通过我们的内容,来帮助我们的用户发现和理解中国丰富而又深远的历史以及文化传承。

B站没有过多提及他们与二次元之间的关系,仅仅是说B站从ACG内容社区起家,目前已经发展成为全方面的在线娱乐世界,覆盖一大批类别和媒体形式,包括视频、直播、以及手游。

3月22日消息之后,一些人已经开始主动调整。做电影解读的自媒体阅后即瞎发布声明:为了遵守相关的政策和规定,现在我们决定将《阅后即瞎》所有的电影解说节目视频暂时撤下,进行自查,清理,和改进。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