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途研究院:2017年国内众创空间市场研究报告

• 作者 速途研究院 •
2018年04月02日19:03 • 速途研究院

  2014年,达沃斯论坛上首次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要借创新之风掀起全民创业的浪潮,以推动中国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之后在政策的春风吹拂下,人人创业成为了新态势。

图片 1

  作为整合了有效资源,服务于创业的载体,众创空间的建设也在全国大规模兴起。虽然名称提出来不久,不过其模式和传统的孵化器相差并不多。1978年,武汉东湖新技术创业中心的成立,可以说是我国最早的创业孵化器模型,之后服务模式一路摸索前进,服务也在与时俱进。

  速途研究院分析师通过对2017年国内众创空间相关数据的收集整理,并配合用户调研,分析讨论国内众创空间的发展趋势。

  众创空间和孵化器的关联

  图片 2

  国务院《意见》中提到,众创空间顺应了网络时代创新创业的特点和需求,通过市场机制和资本化途径构建开放式的新型创业平台。可以简单认为是孵化器的一个延伸,不过两者之间又有一定的差别。

  通常众创空间没有围墙,一张桌子就可以办公,体现的是共享式的创业。而孵化器则要求较高,有完备的设施和体系,能够模式创业环境。其次,众创空间更多的服务于互联网人群,具有创新点子即可。而孵化器多定位于传统的制造业,有严格的项目审核机制。

  国内新登记注册企业数及增长率

  图片 3

  2015年我国新注册企业数量为443.9万家,但是进入孵化的科技型中小企业占比却相当小。随着创业生态环境的逐渐改善,新注册企业数量连年增加,尤其是科技创新型企业的增加,为众创空间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沃土。

  全国众创空间数量

  图片 4

  2016年,全国众创空间的数量已经达到4298家,与3600家科技企业孵化器,400多家加速器形成的企业孵化链,服务了创业团队和初创企业近40万家,提供了近180个岗位。2017年,众创空间的数量仍在逐渐增加,已经达到了5379家,其中也包含不少转型而来的地产商。

  各省市众创空间数量

  图片 5

  根据科技部公布的三批国家级众创空间名单和2017年备案的众创空间名单,广东省众创空间数量位居各省市第一,为235个,其中深圳一市就有91个;山东省以203个众创空间排名第二,青岛占据78个名额;江苏省共有170个,北京市共有168家,也是众创空间数量较多的城市之一。

  2015年11月,科技部火炬中心公布了首批136家国家级众创空间名单,北京创新工场、创业邦、联想之星、微软云加速器、启迪之星孵化器、常青藤创业园等27家单位入选,北京成首批数量最多的省市。天津凯立达创投中心、青年众创空间等20家入选,广东、湖北、浙江各有14家,四川入选10家,众创空间分布多为一线城市。

  2016年2月,科技部公布了通第二批共362家众创空间名单。此次广东省共有60家入选,其中深圳市就达到了30家;山东省入选名单共50家,青岛市占据了20家,而北京有飞马旅、创投圈、C客空间、北大创业孵化营等30家入选。

  2016年9月,第三批共有839家国家级众创空间入选,此次众创空间的地域分布仍以一线城市为主,不过中西部等省份也成发展之势。到2017年12月,再次公布备案的众创空间数达639家。

  众创空间类型及特点

  图片 6

  众创空间发展模式多种多样,有投资驱动型,如创新工场,联想之星为典型。有媒体驱动型,36氪旗下的氪空间,创业邦为代表,通过媒介传播,链接创业者和投资机构。还有大型企业自营型,如腾讯众创空间,微软云加速器等。

  产业链服务型则以深圳柴火创客空间、上海新车间、杭州洋葱胶囊为代表。柴火创客空间会定期举办聚会活动,创客们聚在一起分享各自的经验或探讨最前沿的技术。

  诞生于2010年的3W
coffee,以咖啡馆为经营实体,业务包含天使投资、俱乐部、企业公关、会议组织等,拥有最完善的创业生态圈。不仅解决了企业办公等硬件问题,还衍生了联合办公之外的3W其他服务。

  还有从地产转化而来的共享办公室,更多的以收取租金为主,如优客工场、纳什空间,无界空间、WeWork等。

  租金便宜是企业选择的主要因素

  图片 7

  通过对入驻众创空间的企业调查发现,因场地租金便宜能为企业节约不少开支而成为企业的首选。其次是链接大量的投资企业,能为初创公司后续的融资带来方便,也成为企业选择的一个重要因素。当然,提供完善的公共设施、信息咨询、相关的技术支持、创业导师培训和产品宣传等也是企业入驻所看重的一方面。

  众创空间创业者构成

  图片 8

  作为创业载体,众创空间的快速发展,吸引和培养了不少优秀企业和人才。据统计数据显示,众创空间的创业者构成中,多为大学生创业团队,年轻人有一腔热血,敢于创新和拼搏,因此成为创业大军的主力;科技工作者由于积累了一定的行业技术和资源,在条件成熟时也会选择加入创业大军;还有大企业高管离职创业、留学生归国创业等都成为了创业人员的一份子。

  速途研究院分析师认为:在“双创”政策的推动下,众创空间呈快速发展趋势,不过快速的发展的背后也伴随着一系列的问题出现。如众创空间盈利模式单一,多数以政府补助和工位收租来维持自身的发展。对此,可以鼓励运营主体设立股权投资基金,减少短期资金压力的同时通过长期股权收益实现盈利。

  其次,井喷式的增长使不少众创空间的模式趋于雷同,并没有体现出自身的优势,可以引导空间加快与研发设计、科技金融、成果交易等公共服务平台的对接,为入驻企业提供良好的保障。

  当然还有不少地产商看到了商机,为了消耗库存,借着众创空间的噱头,利用场地优势便开始运营。不过依旧停留在提供办公场地和物业等方面,并没有良好的机制培育和引导创业者进行创业,长期来看,并不是初创公司最好的选择。

一边是房价高企后的寸土寸金,一边却是产业升级与城市更新后,中心区域腾出来的上亿平方米的闲置资产。而国家“双创”战略的实施,让创客空间成为了“房地产二次开发”的支点。

(中房网讯记者陈伊颖)“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提出,让2015年的中国进入了一个创业井喷的时期,

“众创空间”的崛起

去年6月,中关村创业大街成立。截止今年6月,一年间,街区已孵化创业企业逾600家,日均孵化创业企业1.6家,其中获得融资的企业超过350家,平均每家企业融资500万元,融资总额超过17.5亿元。

今年3月,“众创空间”的概念,在国务院《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中首次被提出。众创空间成为了众创需求和存量商业之间的一个链接。

按流行的话说:你要没有个创业经历,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尽管与传统的地产开发相比,创客空间的关键词是“众创”而非“地产开发”,但创客空间改造和运营的核心依然是城市闲置资产的再开发。国内知名创客空间——优客工场的创始人毛大庆曾戏言,自己目前干的活就是“二房东”,旨在瞄准如何释放空间资产价值,盘活存量商业。

需求激发市场,创业公司的大增,为创业公司提供摇篮的孵化器也随之被点热。2013年时,科技部预计2015年时国内的孵化器将达1500家,而据不完全统计,在2014年底时,国内的孵化器就已突破这个数字。

有着十多年商业地产管理与投资经验的瑞山资本董事长谢小刚指出,如果说面对成熟型企业的商业项目首先考虑的是商业环境的话,那么“众创空间”这种面对初创企业的项目改造可能需要考虑的是针对技术创新、创业初级或中级阶段创业者最根本的需求,那就是提供高品质空间的同时,价格适宜非常关键。在这个基础上,还要考虑为办公者提供从物业到管理,从软件到硬件的全方位服务。这类城市“二房东”可能要考虑的问题更多。

不仅是专业的孵化器公司,许多做孵化器的公司,从业务主次来看,更像半路出家的“业余选手”,例如腾讯,绿地。

事实上,在地产商这个主体介入之前,国内的众创空间早已经存在,各种“孵化器”层出不穷,诸如产业咖啡馆、孵化器、科技园区、创新工场等等,都是众创空间的代名词。其运作模式和当前大热的WeWork很像,模式主要都是与商业地产基金和开发商合作。

对于众企业来说,孵化器就像一个新鲜出炉的甜美蛋糕,在能寻找新的发展点的同时还能享用到国家大额的补助扶持。

目前很多众创空间实际都联合了地方产业基金、个人投资者、信托基金等,然后通过互联网手段,实现线上和线下的资源整合,打破空间的概念,它不仅仅是办公室,还得是一个社交平台。

但猜中开头,却不一定能猜中结尾。花样年总裁潘军笑言,其实很多创客空间的负责人没有创过业。加速器CEO徐勇也认为,做孵化器“专业知识”很重要,并不是有钱有规模,就能“笑到最后”。

近年来的SOHO·3Q、瑞安创智天地、万科云城等,基本上都是这个模式,都选择了与天使基金、风投等合作,扮演融资与孵化的角色。

孵化器“四模式” 服务由浅入深

盈利模式有待创新

根据科技部定义,孵化器是以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培养高新技术企业和企业家为宗旨的科技创业服务载体。它通过为新成立的科技型中小企业提供物理空间和基础设施,以及提供一系列的包括技术、财务、HR、市场等资源支持,可以降低创业者的创业风险和创业成本、提高企业成功率、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谢小刚指出,目前不管是面对成熟型企业还是初创企业的众创空间,对这些城市“二房东”来说,盈利模式过于单一,过于依赖租金收益,很多项目尚在探索盈利模式,其中绝大多数项目处于亏损状态。以WeWork为例,即便是融资最大,但它的盈利点其实也只有两个方面:会员费和租金。除此之外,就是投资种子公司获利等。

目前,国内的孵化器形式多样,有咖啡馆,有联合办公空间,也有规范化的孵化基地。

事实上,对于众创空间来说,租金收入其实只能算作是一个基础收入,要形成一个自足的产业,它还必须形成全要素孵化平台。很显然,仅仅依靠租金这一点,非常难以获利。因为中国的创业者面对孵化器空间的选择是多样的,他们更容易被位置优越、产业聚集、价格又便宜的办公物业吸引。而要全部做到以上这些,投资者要做的就是孵化会员服务。孵化会员服务又是一个需要时间的漫长过程。因为会员服务不仅仅包括硬性的服务,还有一些软性的服务,都会影响到初创团队是否会选择这个空间。比如,资源和人脉圈。

在AC加速器CEO徐勇看来,这几个形式,分别代表了四种孵化模式——联合办公空间模式、创业社区模式、孵化器模式和加速器模式。

毛大庆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优客工场的盈利并不是靠租金,他的期望是,未来一半以上的收入来自于衍生业务。“除了收取物理空间的租金提供现金流外,整合资源、撮合交易、依靠服务会员收取会员费等将是优客工场盈利的主要来源。优客工场的目标是明年租金收益在优客工场总收入中的占比从90%下降到60%。”

第一种是最容易复制、扩张的联合办公空间模式,代表企业是WeWork。这类模式主要以办公空间的租赁为运作模式,以低价收购物业,再以高价转租,赚取房租差价为赢利模式,适合普通的创业者,或较成熟的创业者以及需要利用空间过渡的团队入孵。

毛大庆的设想其实是所有创客空间运营者的梦想,然而现实的情况是,目前不管是SOHO·3Q还是万科,这些大地产商所能想到的盈利来源基本上是围绕物业使用权、产权换租金外,还有的选择换创业公司的股权。这些盈利模式相对来说都是风险和收益双高的投资。初创团队在获得投资后如果上市成功,那么投资者可以稳赚一笔,但是成功的企业又往往是少数,大多数初创团队可能熬不到A轮,就已经销声匿迹了。

第二种是生活与工作结合的创业社区模式,如洛杉矶的1010社区。这种孵化器将生活、工作、娱乐结合在一起,配备上能提供几乎所有生活所需的硬件和软件配套,比如卧室、客厅、厨房、有线电视、宽带上网等等。甚至还可能会有酒吧、健身房等。更适合创意文化产业或注重生活品质的创业者。从赢利模式来看,创业社区的模式除了办公区域的租金收入,还有其他商业服务主体的租金或服务收费,收入来源更多元。

当然,对于盈利模式的探索始终没有停止,国内创客空间自身的创新更是层出不穷。比如以1010社区为代表的创业空间模式,号称在一栋楼里让创业者办所有的事情,从创业到创新,解决一切需要。而以ROCKETSPACE为代表的生态孵化模式,从来不关注入驻数量和股份,而是关注企业的质量,重在打造圈子文化,成为众创空间当中的哈佛、耶鲁。

第三种是服务功能更全面的孵化器模式。除了提供办公空间外,这类模式赢利能力一般来源于租金收入以及创新服务收入,且部分孵化器会有自己的基金。与前两种孵化模式相比,这类孵化模式更注重服务,比前面两种孵化模式对创业者提供的服务要多很多。此外,这类孵化器的规模一般不会太大,但对企业的甄选门槛较高,入孵企业融到下一轮资金以及成长的能力,一般优于前面两种孵化空间,例如孵化了Uber的RocketSpace。

加速器模式,它能够为企业提供加速成长的实际手段,具有实际导师系统,与大公司进行资源对接,让创业者在大公司里面得到更多的资源和支持,更加注重效力。

最后一种是五位一体的加速器模式,也是AC加速器正在尝试的模式。徐勇表示,在国人的认识中,孵化器主要针对企业的子期和初创期,而加速器主要针对处在成长期内,但发展到了一定阶段的企业。“但这种分类方法和现在硅谷主流观点理解的加速器并不相同”,徐勇介绍说,“从形态的区别来讲的话,孵化器提供空间、活动,对接第三方资源,国内的孵化器简单概括就是物业管理+服务,往往只是提供一些对接互联网资源的单点服务。而国际顶级的‘五位一体’加速器会从空间、系统、基金、生态直至后台,一路覆盖,给创业者全方位的帮助”。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切美好的愿景,在缺乏强力资本和资源的支持下,一切都可能只是水月镜花。同时,因为盈利模式的不明确和不确定,对于这些“二房东”来说,还有另一个让他们感到头疼的就是融资问题。

虽然运作模式和经营模式上各有特点,但空间、技术服务、导师辅导是几个模式的共同点。

谢小刚表示:“一些投资者可能在融资过程中因为物业产权问题和盈利问题,比较难以顺利融资,导致整个项目入驻企业服务体系建立打折扣。”

对于新入门的创业者来说,导师和资金一样重要。他们需要有创业经验的导师,为他们提供技术、商业以及融资等方面的使用培训。

从众创空间面临的各种问题不难看出,金融支撑与运营模式的创新成为了众创空间发展的核心问题,而我们也试图在本期对一些代表性的孵化器和众创空间的调研中,寻找到金融、地产开发与运营之间的平衡点。

联合办公模式和创业社区模式的导师模式,更多是采取定期的多人面对面交流的沙龙模式,甚至可能面向社会公开报名,而孵化器和加速器的导师辅导,则面向范围相对较小。

徐勇认为,创业孵化已不能仅仅提供VC和资本的初步对接,必须要有更加深入和重度的服务,甚至要能为创业者提供一对一的辅导,“这也是AC加速器和前三种孵化模式的本质区别”。

国家倾力扶持 掀起无门槛孵化热潮

据了解,目前,要入驻中关村创业大街的项目或企业,得先和孵化器谈妥,才能办理工商注册事宜。

国家对于孵化器的支持,是孵化器热潮的主要推动力。

今年两会期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提出将对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工作,在公共服务、财政支持、投融资机制等8个方面予以支持。

中关村发展集团总经理周云帆告诉记者,其所在集团是北京市委市政府于2010年成立的,目标就是利用基金推动中关村创业企业发展,包括与其他孵化器合作。“目前我们大概自己手里有接近20万平米的孵化空间,未来我们还计划和其他孵化器合作,一起在中关村软件园建立一个至少10万平米的孵化空间”。

广州则在6月提出实施科技企业孵化器倍增计划和孵化器发展意见。按照该计划,到2016年,广州全市孵化器达到120家,孵化总面积达到800万平方米。而《意见》则提出从土地出让、资金支出、服务能力等各方面给予孵化器大力扶持。

重庆市发改委也在6月时提出,到2016年,各区县至少打造3-5家众创空间,各高等院校至少打造2-3家众创空间,全市众创空间达到500个以上;2020年,全市众创空间达到1000个以上。并提出将创新驱动发展成效纳入区县考核范围。

除了政策支持,还有资金扶持。

河南省今年制定了《孵化器三年发展计划》,对新认定的国家级孵化器、省级及以上大学科技园,省财政给予一次性300万元奖补;对新认定的省级孵化器,给予一次性100万元奖补。

青岛对孵化器的房租给予补贴。其中国家级孵化器房租补贴总额年最高不超过150万元,市级为100万元。

这些全方位的支持,让企业都“打鸡血”般涌向孵化器领域。

2013年时,科技部曾作出规划:到2015年我国各类孵化器数量将达1500家,孵化场地达5000万平方米以上,孵化资金总额50亿元以上,在孵企业10万家以上,其中国家级孵化器达到500家,并实施国家级孵化器的动态管理和退出机制。

但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年底,我国的孵化器数量就已突破1500家。

今年以来,各个领域的企业打造自家品牌孵化器的新闻更是层出不穷,其中不乏其他行业的知名大鳄“伸手抢羹”。

4月,腾讯宣布将于年内在全国建立25个线下众创空间,总面积超过50万平方米。其中,首批城市落地的城市为北京、上海、天津。腾讯在这三个直辖市与政府开启了战略合作,首批腾讯众创空间将超过15万平方米。

腾讯方面还表示,自己的众创空间将携手地方政府、金融机构、法律服务机构等合作伙伴,为创业者提供多方面支持,且目前已邀请的导师包括新东方董事长兼总裁俞敏洪、长江商学院副院长刘劲、搜狗CEO王小川、猎豹移动CEO傅盛等。

5月,京东“JD+智能奶茶馆”开业,刘强东赋予了它创业孵化器的作用,并采取项目集中招募制,面向国内外招募并组织评审。

地产商做孵化器地产标签仍过重

对孵化器垂涎欲滴的还有地产商。

SOHO中国推出SOHO
3Q,绿地建立房山孵化基地,华夏幸福在硅谷开业高科技孵化园,毛大庆离开万科创办“优客工厂”……

与其他孵化器相比,地产商做企业孵化业务的手笔,来得更为阔绰。

绿地在北京房山打造的是一个三盘联动的“绿地智汇产业城”。据绿地京津事业部产业发展中心负责人王硕向中房网介绍,这个“成长型企业孵化平台”将提供从创业者所需的5平米工位到初创团队50平米对应办公空间,直至成长为成熟企业后所需的700平米办公空间。同时在产业城内为入驻企业设置有“绿地一站式政企服务大厅”,开设有招商、政策、资金、物业四大服务窗口,并有政府相关人员驻站提供咨询。

而SOHO中国借助自身拥有的办公资源优势,将其在北京、上海的部分写字楼库存转型成SOHO
3Q移动办公产品。据其2015年中报显示,截至2015年7月末,SOHO中国已开设5个3Q中心,拥有逾3000个座位。其中,第一个试水项目——北京望京SOHO的3Q项目建筑面积达5091平米,包括655多个座位。

而包括SOHO 3Q项目在内的联合办公模式,也是地产商的最爱。

AC加速器徐勇对中房网表示,联合办公空间和创业社区模式,其核心都是地产,都属于创业地产。

而地产商在落地这两种模式方面就有了先天优势。一方面地产商懂得“地产”,空间成本较低,另一方面他们对空间的布局、办公空间的装修也更具心思,。

徐勇认为,因为当前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告别了高增长、高利润时代,企业都在积极寻找新的盈利点。刚好创业热潮来临、国家支持力度又大,联合办公空间需求大增,因此现在许多房地产企业都在做这类联合办公空间产品。

但所谓术业有专攻,隔行如隔山,懂得开发的地产商,在创业经验上则相对匮乏。徐勇表示,多数房企在做创业孵化产品时,往往“财气粗,志向远”,导致了对于规模的过度追求,忽略了创业细节。

且其认为,创业有风险,对于规模的过度追求也容易令企业陷入泥潭。“一般决定创业企业存活的期限大概是3年时间,我们这一轮大跃进创业的热潮,大概是从2014年底开始,尤其是2015年初达到了高峰,可能2016年初的时候,我们会看到比过往多得多的企业失败,如果创业的声势退潮的话,各方面对于孵化单位的支持没有现在这么多,企业需要提前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针对房企做孵化业务,徐勇还特别提到,其实创业地产对区域是有特别强的要求的。在美国,孵化器更多集中在创新要素比较集中的城市,甚至城中心,他坦言,“如果做孵化的地方离市中心、离高校、离创新集中地特别远,只是因为能拿到一个优惠政策,能拿到很低的租金价格所以在那选址开发,这样的孵化空间我个人还是高度存疑的”。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