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威组合亮相 BAT首轮押注截止

将获腾讯新一轮融资?威马要与蔚来、小鹏在汽车领域呈三足鼎立之势

• 作者 吴佳馨 李楠 •
2017年12月14日19:16 • 速途网

  编者按:蔚来ES8将于后天上市,阿里投资小鹏汽车,腾讯将领投威马汽车新一轮融资,互联网汽车行业瞬间变得热闹起来了!

  图片 1

  这个冬天,资本的望而却步让众多共享单车厂商感受到了寒潮,转而向互联网汽车送去了温暖,也让该行业的局势变得明朗。

  互联网汽车之所以成为风口,一方面得益于特斯拉在20141开放一系列专利,传统车企与互联网企业嗅探到该领域存在All
in的机会;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国家政策的支持。据相关资料显示,去年年底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年会上发布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其中规划显示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年销量有望达到210万辆,渗透率达7%,到2025和2030年,年销量将达525万、1520万辆,渗透率达到15%、40%。

  伴随着时间的发展、资本的进入,各家的发展情况也就有了不一样的结果。某知名汽车科技圈人士曾公开指出,新造车企业最终淘汰率可能非常惊人,未来能够活下来的可能仅剩三四家。

  基于此,IT内参根据创始人出身以及资本力量等大胆预测,蔚来汽车、小鹏汽车以及威马汽车,将在互联网汽车领域呈三足鼎立之势。

  创始人的出身,能够为企业的发展铺路

  对于汽车企业来说,资本与供应链可以说是两个重要的环节。纵观蔚来、小鹏以及威马三家创始人的背景,不难发现此前的工作经验为他们在这两个环节中积累了优势。

  蔚来创始人李斌与小鹏创始人何小鹏均为互联网行业从业者,但与何小鹏相比,李斌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出行教父”。

  图片 2

  图注: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

  无论是易车网、还是易鑫集团、摩拜单车、车和家、嘀嗒拼车、优信二手车、首汽约车等项目,这些他创立、投资的公司,都与汽车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术业有专攻,这样的经历,让李斌在创办蔚来汽车时要比其他公司能够吸引到资本的进入。

  同时,李斌对于市场的营销能力,对于蔚来汽车的销量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事情。

  图片 3

  图注: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

  何小鹏原为阿里UC联合创始人,与俞永福、梁捷共同构建了UC优视“三驾马车”的领导结构,推出的UC浏览器至今仍被人熟知,后转任产品总裁,并于今年从阿里退休,转行新能源汽车,创办小鹏汽车。阿里校友的身份,意味着小鹏汽车获得阿里注资更加容易。

  图片 4

  图注: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

  而威马创始人沈晖则是传统车企出身,在他的主导下,沃尔沃由零起步,在中国建立了完善的经销商网络和供应链体系。那么,威马在供应链方面显然是不用发愁的。

  资本青睐有加,资金有保障

  上文中,我们有提到资金是汽车企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尤其是新能源汽车,资金堪称重中之重。

  图片 5

  以特斯拉为例,据彭博社报道,特斯拉每分钟就会“烧掉”8000美元。按照这个速度,特斯拉将会在明年8月6日耗尽所有现金。而售价35000美元的Model
3看起来不太可能在短期内产生回报。

  有望成为中国版“特斯拉”的蔚来、小鹏与威马,近期内频繁获得资本青睐,也让互联网汽车成为了这个冬天最为“吸金”的领域之一。

  12月13日,小鹏汽车获得阿里巴巴的战略投资,占股10%。

  图片 6

  同一天,有媒体报道称,威马汽车现在筹划的融资中,腾讯将领投2亿元人民币,红杉资本会跟投数千万元人民币。

  而就在不久前,威马汽车刚宣布完成B轮10亿人民币的融资,由百度领投。据威马方面称,这一轮融资后,威马融资总金额将超过120亿人民币。

  至于蔚来汽车,一直是三家中最频繁获得融资的,目前已经到C轮。其中,百度与腾讯均当过它的领投人。

  图片 7

  注:融资表

  资本的助力让蔚来、小鹏以及威马汽车成为了行业中最被看好的企业,BAT纷纷抓住这一风口,为其研发的车联网技术寻找更加优质的落地场景。

  造车已成三足鼎立之势,BAT与车企合作也在持续升温

  蔚来、小鹏与威马依靠强大的资本方以及创始人背景,成为了互联网汽车中的不折不扣的佼佼者,但BAT的步伐并没有停止,它们还在寻求更多的合作方将研发的技术落地,传统车企成为了他们合作的对象,而“无孔不入”似乎是对于合作最贴切的形容词。

  上汽集团与阿里巴巴于2015年3月各出资5亿元人民币,合资成立了斑马网络,目前斑马系统已经搭载在互联网车型荣威RX5和荣威i6上。此外,上周阿里巴巴与福特汽车公司宣布了一项长达三年的全面战略合作计划。

  百度自今年4月发布Apollo计划后动作不断,在7月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宣布其自动驾驶开放平台与奇瑞、一汽、长安、长城、博世、大陆等超过50家生态合作伙伴达成战略合作,此后还与金龙客车、北汽以及首汽约车达成合作,共同推进Apollo计划。

  腾讯则于上月广州车展上与广汽进行战略合作,广汽自主研发的ISPACE智联电动概念车采用了腾讯为下一代智联汽车打造的“All
in
car”系统。

  可见,BAT在造车之外,依旧动作频频,寻求更多应用场景的它们正在与传统车企磨合,未来传统车企会扮演蔚来、小鹏以及威马汽车的挑战者吗?

  小结:

  目前看来,与其他企业相比,获得BAT青睐的三家,显然已从行业中突围,但BAT对传统车企的青睐也不容忽视。想要成为中国版特斯拉甚至超越特斯拉,蔚来、小鹏还有威马的路还很漫长。

    注:文章来自IT内参

图片 8

图片 9图片 10

商业圈从来不缺赌注戏码。

12月11日,威马汽车在上海正式发布了首款量产车EX5,并推出了全新品牌LOGO。12月5日,威马汽车宣布完成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由百度资本领投,百度集团跟投,跟投机构还包括SIG海纳亚洲、阿米巴等战略及财务投资者。至此,威马汽车累计融资金额超120亿元。

2020年刚开年,美团创始人王兴和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的赌局就刷了屏。

在威马公布量产样车并高调放出融资消息后,已意味当下的新造车势力格局中,百度+威马、腾讯+蔚来、阿里+小鹏的BAT首轮电动车押注截止。

打赌的起因很简单,王兴认为未来中国车企的基本格局中,造车新势力前三不会有威马,沈晖却不服气地邀请网友作见证:“如果2020年威马销量进入造车新势力的前三名,王兴要为他送一份美团外卖。反之,他愿意送王兴一辆车。”

百威组合尚待磨合

一个是互联网大佬,一个是汽车圈的老将,两者看起来“井水不犯河水”,但因王兴将理想汽车纳入到未来造车新势力格局的前三中,而把当前势头正猛的威马排除在外,这让沈晖有了为荣誉而战的冲动。值得注意的是,王兴是理想汽车的投资人。由此来看,这场赌局似乎是理想与威马的较量。

巧合的是,在威马发布样车的6天后,蔚来汽车也将于12月16日开始新一轮的品牌和产品攻势,而在12月3日,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第一次驾驶京牌小鹏汽车,开上了北京街头。真的是巧合吗?巧合的背后是一场资本市场的全力背书。

目前,威马已推出两款量产车,理想汽车则刚刚开始交付。威马仍在推行D轮融资,理想则准备赴美IPO了。一年之后究竟是怎样光景,目前结论难下。但可以肯定的是,特斯拉开始国产成为“价格屠夫”,造车新势力的日子不会太过轻松,洗牌已经开始。

今年3月,百度与腾讯联合投资了蔚来金额达数亿美元。但在蔚来近期公布的新一轮融资中,领投的却只剩腾讯,百度再未出现在那一长串跟投名单里,而威马在此之后成为了百度二次重点牵手的对象。

一场赌局

12月11日现场,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表示:“我们看中威马团队管理层的能力,高度认可威马的产品理念,百度阿波罗计划会开放给威马。”与百度的心态存在差异的是,无论在陆奇站台之前,还是在之后的媒体吹风会上,威马汽车副总裁陆斌都信誓旦旦:“威马的技术路线始终只能由威马确认,却并不能强迫威马使用百度的服务。”

众所周知,王兴的标签不止是美团网,他还是人人网、饭否网的创始人。从饭否网成立之初,王兴作为超级大V,十年键盘不辍,活跃得像个高仿号。网友都说饭否网是他的自留地,他常常会吐露真实想法。王兴在饭否网上的言论范围十分广泛,从时装到电影,从商业到生活,这次又聊到了汽车。

以传统车企一辆车3—5年研发周期计算(就算按造车新势力思维时间减半),刚刚投资威马的百度想要给EX5施加过多的定义和干预权,确实也不太可能。

本次赌局缘由就是王兴在饭否网上的发言:“中国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角逐下两轮,三家央企是一汽、东风、长安,三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三家民企是吉利、长城、比亚迪(行情002594,诊股),三家造车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小鹏。”

一场以我为主的发布会,陆斌的言辞完全可以理解为一种公关表态,威马在造车气势上没有输给金主百度,但在其背后的深层逻辑是否尽然?众所周知,百度未来的战略是ALL
IN
AI。Apollo立志要成为自动驾驶界的Android,就一定需要找到一家车企,成为实现其未来雄心的载体。百度当下的需要,是一家既可以满足其战略要求,又能协调发展步调一致的车企。

随后就有网友质疑称,为何三家造车新势力是理想而非威马。王兴反驳称:“我确定理想在12家里,大概也能进下一轮6家,再下一轮不好说,得很努力。”

无疑,以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沈晖为首,威马的创始团队在产业链的整合以及传统制造上的优势,更为百度看重。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百度为什么二次押注

王兴的话或许伤了沈晖的心,这位威马汽车的掌舵人不玩饭否网,毅然发了条“宣战”微博,要和王兴打赌,“威马一定会是造车新势力的TOP
3之一”。沈晖的底气也许来自威马的交付量。根据公开数据,威马在2019年完成了约1.7万辆的交付量,排在造车新势力的第二位。

威马何以成为百度新欢,在这之前,有两个人的话需要听明白——蔚来创始人、董事长李斌曾不止一次地说,“造车就是一个很烧钱的事,新创企业想要造车至少需要200亿以上的资金准备,否则别想做好。”而另一个奋战在车坛一线的老兵,吉利董事长李书福更明确地表示:“今后主导汽车工业的一定是汽车公司,而不会是互联网公司。”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李斌和李书福的表态,恰恰点中了造车新势力的核心课题:第一,要真正造出好车,充沛的资金造血能力不可或缺;第二,互联网思维说白了,只解决了弱连接部分的用户迁徙,如餐饮、中小企业税负与销售成本的难题;而强连接行业的用户关系,比如汽车售前、售后,千亿级的大市场,却远未被互联网攻破,至今是试错无数,一张白纸。

沈晖对打赌是认真的。在1月8日威马全球首台全新5G智能汽车下线仪式上,沈晖又补充了与王兴赌约的赌注。他表示:“如果威马汽车能挺进造车新势力前三名,希望美团创始人王兴能充当外卖小哥亲自送一份外卖上门,地点由我指定;如果威马进入前三失败就送一辆车给王兴,可在所有品牌中随便挑选,不一定非得是威马汽车。”

这才是百度和腾讯加码蔚来,敢于试错的真实原因,而故事演绎到现在的分水岭,李斌及其创业团队,首先长于营销,而在车联网和自动驾驶层面,具有极强的独立性和自主发展意愿,眼下的蔚来,显然不愿其产品成为某家公司的战略捆绑载体。

目前,王兴还未对这场赌约表明态度。

而沈晖及其团队基于传统行业的整合能力,表现出了与蔚来不同的特质——在12月11日会后,沈晖的话很有启发性:“我心理比较脆弱,只要想到交给用户打着我们LOGO的产品不是自己做的,我就睡不着觉。”排除沈晖话里有话的说辞,威马创始团队基本来自传统汽车制造业,其汽车研发、设计、集成能力和供应链体系的整合能力恰恰是能够打动百度的动因。

背后是BAT之战?

而从另一层面来说,蔚来在经历数次融资造血后,已可划归腾讯体系(包括李斌投资的摩拜),既成事实;而阿里系出身的何小鹏,在资本和技术层面又与阿里有着千丝万缕的姻缘,最后,留给百度投资的可选项委实不多。

沈晖赌约一出,网络上一片哗然。有网友认为“什么时候外卖大佬也能对造车这事指手画脚了?”

威马潜在谜团

事实上,王兴和沈晖并非是“井水不犯河水”。

截至记者发稿前,业内已有消息称,北汽集团党委常委、北汽集团新技术研究院院长李峰将离职,即将加盟蔚来资本并担任合伙人。与此同时,主导上汽新能源、云计算车联网、互联网汽车、大数据管理以及电桩业务的上汽集团总工程师程惊雷也已于上月末离职,去向成谜。

“王兴是有一定倾向性的,没有投资人会在外面说自己投的企业不好。”一位汽车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2019年8月,王兴和美团点评旗下产业基金龙珠资本领投了理想汽车的C轮融资,其中王兴个人领投近3亿美元。当时有报道称,王兴非常看好新能源汽车,对李想评价很高。

在没有得到当事方认可前,任何主观的推断都是臆测,唯有一点,李斌、沈晖们的项目吸引力已开始影响当下传统造车势力在新一轮电动车战役中的步速。

王兴和李想的交集要追溯到2017年7月,美团推出无人配送开放平台,而帮助美团打造这款无人小车的公司,正是李想参与投资的新石器。

当业界将所有的眼光着眼于EX5的450公里综合工况续航性能,“车窗交互”科技时,一个隐藏的细节无法忽略,辽宁曙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威马汽车技术有限公司于2016年12月28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之核心条款》注明,大连黄海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方之一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法人沈晖,公司名称为——威马汽车技术有限公司。

也许是利益相关,同行相轻。也许是因为王兴所提到的三家造车新势力掌舵人李斌、李想与何小鹏和王兴一样,都是互联网行业出身,拥有相同的互联网思维。而沈晖不同,他是传统汽车企业出身。

截至2016 年11月30 日,其公司总资产120578 万元,净资产85768万元;2016
年1-11月实现营业收入0万元,净利润-3115 万元。

如果再往下深究,资本层面或许是另一层原因。

沈晖通过一人有限公司,全资控股曙光旗下的黄海汽车,或将一举拿下新能源客车未来资质难题,而面对媒体,威马方面在回答何时获得电动车生产资质时,其明确表述是2018年三季度。怎么拿,靠什么拿,沈晖及威马高层没有明确。同时,曙光股份之前收购并控股的亿能电子,在动力锂电池BMS领域国内市占率在30%以上,但经营效益不尽如人意。至今,威马还从未透露过其电池供应商的任何信息。

王兴的美团在2011年获得由阿里领投的5000万美金B轮融资,从此在“百团大战”中脱颖而出。但后续因支付方式的分歧,阿里在2016年抛售了美团9亿美元的股票,双方“分手”。再后来,美团投入了腾讯的怀抱。过程的精彩起伏,按下不表。回归本题,显然王兴与阿里、腾讯都发生过“故事”。

王兴所提到的三家造车新势力,除了自己投资的理想汽车之外,蔚来与腾讯关系密切,曾获腾讯领投的10亿美元。小鹏则与阿里渊源颇深,在小鹏A轮、B
轮融资中,阿里均以领投方身份出现。再反观威马,B轮融资获得了百度资本领投,由百度集团、海纳亚洲和阿米巴基金投资。

有人说,王兴言论背后的本质上是瞧不起B。看得起蔚来和小鹏,本质上是瞧得起AT。造车新势力的背后就是BAT的江湖。

造车新势力混战

“造车新势力最终只会剩下2~3家”,持有此观点的人不在少数。究竟谁能留下来?

目前的造车新势力中,进入交付赛道的有蔚来、威马、小鹏、哪吒、零跑等10余家。其中,仅蔚来、威马、小鹏交强险上险量突破了万辆。2019年,蔚来一共交付新车约2万辆,排在第一位;小鹏交付了约1.6万辆,位居第三。据记者统计,2019年蔚来、小鹏和威马三家造车新势力新车交付总和约为5.3万辆,占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的5%。

目前,蔚来已经有ES8和ES6两款量产车,也在近期宣布了第三款量产车EC6;威马和小鹏都已推出两款量产车,而王兴看好的理想汽车刚正式开启交付一个月。在此过程中,有多位车主表示理想新车出现问题,问题涉及车辆售前检验不到位、系统故障以及动力电池故障等。除此之外,中信银行(行情601998,诊股)日前也宣布终止与理想汽车的金融合作。

近期,理想汽车因计划赴美IPO成为焦点。据路透社日前最新报道,理想计划筹资至少5亿美元,最早于2020年上半年上市,同时聘请高盛作为牵头此次IPO的主要银行。

“理想的产品现阶段是可行的,因为市场上还有一部分群体认可混动是成熟且靠谱方案,对纯电动车还比较抵触。理想的定位和该群体体验一致,前期可以消化一些订单,但后续表现如何要看产品口碑以及竞争对手的产品情况。”上述汽车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事实上,除了国内造车新势力玩家之间的“争斗”之外,国产特斯拉的到来应该是它们的共同“噩梦”。

特斯拉国产之后,Model 3的售价已经下探至29.9万元,Model
Y的售价区间则在44.4万~53.5万元。相比之下,理想ONE的售价为32.8万元;蔚来ES8价格区间为44.8万~62.4万元之间;蔚来ES6价格区间为35.8万~54.8万元;小鹏P7价格区间为24万~27万元。从价格上来说,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压力巨大。

商业不是赌局,更像是一场长跑。但汽车圈却从不乏商业赌局,前有李斌和何小鹏的交付之战,如今是王兴送外卖还是沈晖送车?也许年底,吃瓜群众就会知道答案。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