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鹿财行出事?其实早有端倪

• 作者 吕佩 •
2016年03月31日19:00 • 速途网

  速途网3月31日消息(报道
吕佩)
今天早上,又一家p2p平台出事了,一家名为金鹿财行的平台出现了延迟兑付问题。据悉昨晚就已经有投资人聚集在平台总部要求兑付,今天早上10点多,金鹿财行董事长特别助理徐琪到达现场应对,组织沟通事宜。徐琪表示,平台现已停止兑付,兑付可能延后3个月。

  据悉,金鹿是《叶问3》票房“操盘手”快鹿集团旗下理财平台,此前,金鹿财行曾被曝出“自担保”造假弊案,母公司又深陷票房造假、重复募资的质疑漩涡,分析人士称可能因为这些事情让投资人产生质疑从而导致集中赎回风波。

  笔者从部分网贷评级机构处获悉,很多平台至今都没有将金鹿财行列入相关评级报告中,例如网贷之家、融360等的评级报告中,都没有将金鹿财行列入其中。

  据悉,在融360最近一期的评级报告中,评级范围涉及100多家平台,融360首先对于平台会有一个初筛的标准,有一些平台的信息披露不充分,没有足够的公开数据来支持评级。

  盈灿咨询高级分析师张叶霞表示,金鹿财行属于线下财富公司,不是P2P平台,一些P2P相关的监管法规对于线下财富公司没有约束性。但是涉及自融、非法集资明确是触犯法律的,但是对于自担保还没有明确法律条款,但是自担保模式存在风险。

  张叶霞研究发现,对于金鹿财行这类型的线下财富公司,在实际运作中普遍存在一些问题:第一、公司运营成本较高,像一些线下大量的门店开设,线下销售地推人员成本,以及广告营销成本都很高。第二、很多线下财富公司瞄准的投资人群体大部分为中老年客户群体,而这类人对于基本的风险缺乏判断能力。其实,最近几个月金鹿财行陆续被爆出了不少负面新闻,例如,“金鹿财行遭新华社点名”相关报道,包括之前《叶问3》票房事件等等。其实,要是投资人多关注新闻的话,很早就能发现端倪。第三、这类平台由于是线下财富公司,并不涉及线上互联网化的平台,这类公司信息纰漏非常不充分,难以确定项目的真实性以及资金投向。

  笔者认为,中老年人对于投资理财方面的知识比较欠缺,他们在做投资理财的时候最好和子女商量再做决定,不要轻信谗言。另一方面,这也反映了一种社会现象,很多年轻人和家里长辈之间缺乏沟通,导致很多老年人遇到问题沟通不及时,听信谗言,上当受骗。

  对于这类公司的营销模式很多都是线下营销,请客吃饭,送礼品之类。张叶霞建议投资人不要相信业务员所说的高收益零风险投资理财产品,收益和风险并存,此外,还应该多关注媒体的报道。

  笔者发现,金鹿财行在广告营销上面和e租宝有异曲同工之妙,平时可能不会和媒体有太多的沟通,笔者我今天第一次听说这个平台,而且问了行业中的媒体朋友很多都表示说没听过,但是看过了综艺节目《了不起的挑战》的同学们,应该就知道金鹿财行吧!还有上海市民也应该在很多弄堂里见过金鹿财行的门店吧!据说金鹿财行在上海开了很多门店,估计在上海生活的人们,肯定有见过金鹿财行的门店。

  据悉,《了不起的挑战》是金鹿财行首次参与的大型户外真人秀栏目,他们希望能够借助央视平台,以及国际专业的制作团队,为广大客户呈现一档精彩纷呈的视听盛宴,也能够将金鹿财行更为多元的增值服务带给广大观众。这个路子真是和某宝有点如出一辙的赶脚啊!

  此外,易观智库金融行业研究中心分析师沈中祥对投资者给出建议:投资者要是对项目了解较多的话,可以适当投一些,要是了解不多,需要谨慎投资。容易出现问题的平台共性:线下地推模式、运营时间较短的平台、平台稳定性较差、借款集中度高(一些标的借款金额占整个平台的交易金额的很大比重)、利息非常高等等。

  截至目前,只是爆出金鹿财行资金链断裂,无法进行兑付,是不是庞氏骗局?是不是触犯法律法规,还需进一步调查。

图片 1

昨晚,一份盖有上海快鹿投资有限公司印章的通知文件在网上流传。该通知中称,因身体健康原因,经决定同意施建祥辞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职务,并任命徐琪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全面负责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的一切公司事务。该任免通知中还特地点出施建祥“香港居民”的身份,并感谢其对快鹿集团所作出的贡献,该通知落款时间为4月2日。

虽然不少人拿金鹿财行来类比e租宝,但与e租宝纯“傻傻地骗”相比,快鹿集团与金鹿财行的“恩怨情仇”,涉及互联网圈、金融圈、电影圈、娱乐圈,不知要精彩多少倍。相比之下,e租宝就太“Too
simple,Too native”了!

对此,澎湃新闻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新闻发言人胡伟伟处核实了这一消息。据胡伟伟透露,除了徐琪,快鹿集团还组起一个新的领导班子,将会在6日宣布构成。

与王石“不爱江山爱美人”惹“祸”不同,快鹿这场大戏源于新华社的一次点名;而导火索竟是快鹿集团的一次“索赔”。对,你没看错,这是一次快鹿集团自己“招来”的挤兑!

这一事件的导火索还要追溯到3月4日《叶问3》的上映,快鹿集团是该片投资方,这部号称“单日票房最高华语功夫片”的电影,被曝出“幽灵票”现象,即午夜场等冷门时段电影票售罄,甚至部分电影票价格反常高达203元。卖出大量电影票却无人观影、异常票价、短时间内连续排片等被曝出之后,广电总局随后展开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叶问3》确实存在非正常时间虚假排场的现象,查实的场次有7600余场,涉及票房3200万元。同时,该片总票房中含有部分自购票房,发行方认可的金额为5600万元。广电总局电影局随后对电影发行方、相关的院线进行了处罚。

序幕:签协议“套连环”规避监管,新华社点名批金鹿玩花样

在电影饱受票房造假质疑的同时,一个纷繁复杂的资本运作链条逐渐揭开了面纱。神开股份控股股东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母公司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被指通过互联网金融非法融资和重复融资,深陷“庞氏骗局”质疑。

虽然金鹿财行、当天财富在上海比较有名,其门店装修远比银行豪华、发展速度堪比e租宝,但是其知名度真正走出上海、走向公众视野,是源于新华社2016年1月20日发表的文章《有些“理财公司”背后藏着哪些“名堂”?》。

在票房造假事件持续发酵之后,日前,快鹿集团旗下理财平台金鹿财行遭遇兑付危机,数百名投资人聚集到金鹿财行总部要求兑付。金鹿财行是理财融资服务类机构,是“快鹿系”中的一员。同时,受此影响,快鹿投资集团涉及的A股、港股多家上市公司也股价急跌。

在文章中,新华社记者指出,当天财富和金鹿财行两家公司签协议“套连环”,“合同上除了消费者是甲方、第三方理财公司是乙方之外,还出现了一个‘丙方’”。

自3月25日当天财富、金鹿财行等理财公司现兑付危机以来,至今近两周,施建祥并未露面或是发表过公开声明。观察人士透露,施建祥辞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职务或是由于舆论风波所作出的“表面文章”。

金鹿财行业务经理表示,这么做目的是为了规避监管。因为资产管理公司没有债权出让的经营范围,直接签合同可能被定义为“非法吸储”。引入“丙方”,让丙方从小额贷款公司买到债权,投资者从丙方那里购买债权,这样乙方就只是“中介”。

此外,郎咸平父子也被曝卷入了“快鹿风波”。公开资料显示,快鹿集团的经营得到了知名学者郎咸平的支持,涉及该公司旗下多条业务线。快鹿集团的核心子公司“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上,公司简介里提到郎咸平担任指导工作。快鹿集团与郎咸平之子郎世玮投资的上海哲珲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也有紧密的合作关系。

这样从法律层面上来说,完全符合监管要求,没有任何违规。但是对于这种为规避监管耍花样、签协议“套连环”的行为,有律师表示,“丙方出让的债权并非原始债权,债权多次转让,真实性存疑。而且从现有的交易模式来看,有可能存在赚取多重利差乃至利用交易形成资金杠杆的可能,一旦发生资金断裂,资金风险相较于正常P2P资金风险是成几何级扩大的。”

前日晚间,郎咸平在其个人微博发布声明,称他本人从未担任过任何公司的任何职位,也不给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代言。其儿子在上海从事金融工作,因此他们和上海的金融公司有正常的业务往来理所当然,但从未参与金鹿财行以及快鹿集团旗下其他P2P平台的任何业务。

新华社的点名,律师的风险提示,引发了人们对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的关注。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到底是什么样的平台?有着什么样的背景?其产品是否违规?……这些激起了人们强烈的“好奇心”。

文/本报记者 朱开云

曝光:网帖起底当天财富金鹿财行,背后老板快鹿集团浮出水面

新华社的点名批评,引起了不少媒体人对当天财富和金鹿财行的关注和深挖。不久,多个微信群和自媒体公众号疯传一篇题为《网曝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东虹桥小贷可能是上海开埠以来最大的庞氏骗局了》的网帖。

该网贴曝料称,“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东虹桥小贷都是从属与快鹿集团,股权下面都是代持,但老板都是同一团体”,都从属于上海快鹿投资有限公司。“如今三家平台每个月的入账量至少有30亿元,大多以小贷债务转让为主,但所有的小贷债务均为东虹桥小贷提供,但东虹桥小贷的注册资本仅为5亿,依据法规存款规模最多为15亿,整个集团目前融资额从去年至今已超越400亿元”。

该网帖还表示,集团老板“施健祥超级会包装,手法和e租宝的丁宁如出一辙,把旗下金鹿财行的总裁张伯伟、当天财富的总裁程静悦两个80后的高管打形成帅哥、美女理财专家,甚至还不惜本钱请了黄晓明作为东虹桥小贷的抽象代言人”。

……

面对如此激烈的“指责”,位列上海私营企业综合实力“百强”第25位、连续六年被评为上海市“先进民营企业”、获得一系列先进称号,号称资金规模突破1000亿的快鹿集团,会善罢甘休吗?网帖的指责是否属实呢?

反击:快鹿发布会澄清网帖“谣言”,证清白索赔千万却遭啪啪打脸

面对网帖爆料,快鹿集团于2月24日在其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就网帖“传言”进行了澄清,公布了金鹿财行、当天财富和东虹桥小贷的营业情况,称“这些虚假报道在网上被肆意转载后,对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的个人名誉造成了无端的伤害,引发投资者恐慌,同时也对快鹿投资集团及其相关公司的品牌形象、商业信誉和正常生产构成了严重的损伤,相关业务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同时表示,目前已收集相关信息网页截图并进行公证,以此为证据向公关机关报案,透露根据集团和相关公司法务部门初步评估,拟向事件责任人索赔人民币1000万元。

资产规模上1000亿,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澄清“谣言”,敢走法律程序要求索赔1000万,至此,快鹿集团给人的印象是正面且不畏“谣言”“大义凛然”的。但果真如此吗?

2月29日,网易财经发表《快鹿投资被曝涉庞氏骗局
发布者遭千万索赔》一文,文中指出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两家公司均由快鹿集团间接参与发起与设立,而且两家公司与快鹿集团的关联企业东虹桥担保、东虹桥小贷有着密切业务往来。

文章认为“两家公司与东虹桥小贷的合作是一种循环借贷模式”,并援引律师的话说“相关债权并非原始债权,多次转让,真实性存疑。而循环借贷,则将放大资金杠杆风险”。

开发布会澄清“谣言”却被媒体啪啪打脸,这让快鹿集团始料未及。而更让快鹿想不到的是,这只是一个开始。

围攻:推出“幽灵场+冥币”特惠 《叶问3》票房疯狂注水惹众怒

3月4日,快鹿集团投资的大片《叶问3》上映。有甄子丹、张晋等强大明星阵容、号称投资2亿元的《叶问3》,上映4天票房突破5亿元,连续3天稳坐单日票房冠军座位,号称“单日票房最高华语功夫片”。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超级IP,却被曝出票房注水严重,疯狂造假。根据多名微博网友爆料,《叶问3》票房出现种种反常:

1.
票价“能屈能伸”,最高相差近200元。有人买到了只有3.7元的团购电影票,而不少电影院显示票价高达203元,比IMAX票价还贵!

  1. 火爆前所未见,午夜每隔10分钟一场、周一工作日票两天前就全场卖光。

3.
已购买座位“队形”神奇统一。不是每一场第7、9、11排中间的8个座位都被整整齐齐地买走,就是不管大厅还是小厅,最前面的3排和第6排都被买走……

4.
观众争抢不宜观影位置,素质之高世间罕见。影院第一排是最不适宜观看电影的位置,竟能齐刷刷地均被买走,而中间更适宜观赏的座位,却被留下,这是何等的精神境界!

……

面对网友的种种质疑,快鹿集团3月9日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上海快鹿投资有限公司严正声明》,否认票房造假,对非法融资进行辟谣。并表示出现这些“谣言”是由于自己“树大招风”,是“无中生有、歪曲事实、捕风捉影”,“目的是要让《叶问3》、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死掉、要让董事局主席施建祥扒一层皮”。

电影票房“注水”,《叶问3》不是第一个。但是这么明显、这么猖狂的造假,而同时又能做到这么义正辞严,《叶问3》如果敢称第二,估计没人敢称第一。拿观众当傻子,无视广电总局,快鹿集团《叶问3》票房造假引来了众怒。

3月19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经查,《叶问3》确实存在非正常时间虚假排场的现象,查实的场次有7600余场、涉及票房3200万元。同时,该片总票房中含有部分自购票房,发行方认可的金额为5600万元”。

对此,电影局做出以下处罚:“对该片发行方大银幕(北京)发行公司暂停新的电影发行业务1个月,责其进行整改;对参与不实排场、情节较严重的73
家影院提出严重警告,由所在地电影行政管理部门进行诫勉谈话,名单在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网站曝光;对73家影院所属20家院线公司通过中国电影发行放映
协会网站进行通报批评;对虚假场次出票相对集中的三家电商提出严重警告,由电影局诫勉谈话。”

对于《叶问3》的票房造假,电影局已给处罚,此事是否就此了结、告一段落了呢?并不是!反而这仅仅是一场大戏的开始,真正的高潮还是后头。

起底:快鹿系隐蔽资本迷局遭深挖 复杂股权资本运作“亮瞎眼”

俗话说“众怒难犯”,更何况这么嚣张无视同行和监管。于是,公众和媒体一起扒开《叶问3》票房造假背后的资本迷局,快鹿集团错综复杂、让人眼花缭乱的股权关系和资本运作谜团逐步被揭开。

依据当前公开报道及业内人士分析来看,快鹿投资集团将电影《叶问3》作为一个项目进行资产证券化,然后再进行分拆交易,这其中包括众筹消费权益分拆、融资债权分拆以及收益权分拆。

具体来说,2015年10月,《叶问3》项目在苏宁众筹、当天金融、大管家理财网、玖那里金融、玖影通、宝驼贷等平台,众筹资金数千万元。2016年2月23日,香港上市公司十方控股以1.1亿元买下《叶问3》55%的票房收益权。2月24日,内地上市企业神开股份(002278,股吧)以4900万元认购了《叶问3》的票房收益权投资基金;同时,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承诺为该基金项目提供10亿元保底。据悉,该基金年化收益8%,如果票房超过10亿元,投资者还将获得超额收益;如基金收益小于或等于0,中海投金控将补足本金和预期收益。

超强明星阵容、2亿资金投入、超保险运作方式推出的超强IP……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完美,资本市场对《叶问3》抱有极大信心,快鹿集团入股的神开股份也于2月24日当天涨停。

可是这些都随着《叶问3》票房造假一浪高过一浪的质疑声,以及媒体的深挖而烟消云散,快鹿集团的资本迷局、错综复杂的关联企业浮出水面。

对于《叶问3》错综复杂的资本运作模式,以及让人眼花缭乱的关联企业,第一财经和融360理财频道分别做了下面两张图,大家不妨一看。

在快鹿投资官网首页,该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用“我们将用快鹿独创的‘互联网+电影+金融’模式,让中国好电影拥有好票房”这样的话语阐述着自己的情怀。

可是,在业内人士看来,《叶问3》的操作手法,是以影视投资公司为融资方,私募基金、资管公司等理财平台为中介,投资管理公司为债权方,再吸引进大量的散户投资者进入组成的融资游戏。“最终目的是为了将票房净收入‘装入’上市公司,票房越高,越是能带动上市公司股价攀升,而提前布局相关的股票将带来更大的收益”。

“纵观《叶问3》可以将快鹿投资集团的资本操作分为3个方向:利用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吸纳资金、利用资本市场对赌从而对下属上市公司扩容以及利用多个电影项目进行连环操作借旧还新。”

“快鹿投资通过自己旗下的影视公司、自己的担保公司、自己的P2P平台、自己的财富管理公司,通过吸引散户为自己投资的影片募集资金,陷入自融谜局中。”是一场“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

“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股权关系背后,实质是通过互联网金融自己融资和重复融资。”

……

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创新”的“互联网+金融+电影”盈利模式,先后利用了资产证券化、私募、众筹、债权交易、收益权转让、资本参与票房保底等多种金融操作手法……快鹿集团果真让人大开眼界!相比之下,x租宝、泛亚之类绝对相形见绌,自叹弗如!

坍塌:快鹿网站升级关闭重启日期未知 旗下公司股价下跌P2P遭挤兑

3月29日,有媒体打开上海快鹿集团网站,显示的是《网站系统升级通知》。通知指出为了“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官方网站将于2016年3月29日起进行网站服务器系统升级”。不过令人意外的是,作为一个资产规模高达1000亿元的知名企业,其《网站系统升级通知》中并未说明网站升级的终止日期。

旗下P2P平台签协议“套连环”规避监管被新华社点名批评,票房疯狂造假、《叶问3》资本运作被曝涉嫌自融和重复融资,旗下多达13家P2P平台……现在网站又打不开,这难免引起不少投资者的恐慌。

3月30日晚间,快鹿集团旗下理财平台金鹿财行遭遇投资人围堵挤兑,众多投资人齐至金鹿财行,要求兑付。

31日早间,超过300名投资人聚集现场要求兑付。上午,金鹿财行董事长特别助理徐琪出面,对投资人表示,因资金链出现问题,影视宝产品确定出现兑付问题,可能延后兑付2~3个月。目前快鹿已筹集资金30亿元,快鹿资产足够偿还债务。但现场的投资人对此将信将疑,不肯离去。

同日,快鹿旗下的另一家“战略合作伙伴”当天财富表示,仅兑付已到期的投资产品,对尚未到期的不予兑付。

31日快鹿集团涉及的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以及3家港股上市公司十方控股、明华科技、大中华金融,股价均出现下跌。

31日,曾以4900万元认购《叶问3》的票房收益权投资基金的内地上市企业神开股份,在此前公告解除《叶问3》票房收益权投资相关协议的基础上,紧急发补充公告称,公司退伙无需向合伙企业支付任何费用。

被曝自担保、信息不透明、平台和母公司扩张迅猛、包装手法和x租宝如出一辙……金鹿财行会不会是下一个x租宝?

反转:官网正常开放承诺兑付拖底 快鹿系安全无虞?

在投资者夜不能寐、业内人士激变快鹿系到底是下一个x租宝还是德隆的时候,事情出现了大反转。

4月1日早间,证券时报发布消息称,金鹿财行现场工作人员称其“战略合作伙伴”快鹿投资集团已经给出了短期、中期、长期三个方案,未来2~3个月内,快鹿投资集团可能会将房产以及所持公司、上市公司股权变现,以应对此次兑付危机。

上午,金鹿财行官微发布《金鹿财行关于近期兑付时间调整的公告》,称自3月25日以来,其陆续出现部分客户资管类产品到期后,未能按期兑付的情况,资金缺口在3亿元左右。

下午,融360理财频道曝光快鹿集团官网已正常开放。随后不久,快鹿集团旗下P2P平台当天财富公布最新的兑付方案,称截至本月底即4月30日,当天财富到期兑付总额为15亿元左右。经当天财富与快鹿集团沟通后,快鹿集团承诺,对当天财富平台发售的相关投资产品以其全部资产做兑付托底保障。

4月2日下午和3日上午,当天财富和金鹿财行分别在其官微中发布快鹿集团的“承诺函”,显示快鹿集团承诺对两个平台的“投资款本金、利息、违约金等所有对投资人的应付款进行拖底”,即以快鹿集团的全部资产和企业信用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并由快鹿集团以自有资金进行兑付安排。

也就是说,如果数据属实的话,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共需兑付的金额约18亿。如果资产规模高达1000亿的快鹿集团肯出手,资金应该不是问题。可是,快鹿投资集团和金鹿财行、今天财富早已在股权上“撇清关系”,双方此前对外的宣传口径一致是“战略合作伙伴”。对于此次金鹿财行面临的兑付危机,快鹿集团真的会“出手”吗?

即便真的出手,受《叶问3》票房造假的影响,在旗下上市公司股票大缩水的情况下,快鹿提供的资产以及股权能顺利转让变现吗?此次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遭遇挤兑,是“无辜”遭受踩踏,还是风险暴露?快鹿系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以及眼花缭乱的资本操作手法,到底是否合规?这都需要时间来回答。

网站地图xml地图